Now Reading
【熟龄网红】新闻主播陈嘉荣:愤怒的Uncle来说主播的独白

【熟龄网红】新闻主播陈嘉荣:愤怒的Uncle来说主播的独白

接近不惑之年,如果跟朋友提到想开个YouTube频道或当直播主,很容易得到这样的质疑:“都一把年纪了,还学人当网红?”但对今年48岁陈嘉荣来说,所谓的网红绝对没有年龄限制,他幽默说道:“老Uncle也能在网络世界闯出一片天。”

他在电视台报新闻报了23年,去年因为行动管制令长时间待在家中而感到‘寂寞’,便索性建立《荣兄主播》直播专页,原本想法是希望透过平台分享一些较为感性课题,包括人生价值观、好书推荐等等。

按捺不住的新闻魂

直到有段时间,接二连三有病患未如实告院方曾与新冠肺炎患者接触,导致自己被感染病毒之余,也把所有当天曾接触他的医护人员的生命置入危险边缘。“我真的很生气!”针对此事,他的‘新闻魂’终究按捺不住,在直播上直斥病患很自私。没想到,观看率一夜飙升!“之前的观看率只有300、400个人,但这天的观看率竟达到1万。”随后,直播内容就开始转向以报告疫情信息,以及其他时事资讯,包括邀请相关的嘉宾上线等等。

截至目前为止,直播最高观看率达到19000人次,当晚的内容是政府毫无预警宣布再度全面封锁(FMCO)。活在网络世界,很容易就会被数字绑架,因为反应的好坏,立马就会知道。“说完全不介意是不可能的,倘若反应真的太差,那就检讨是不是哪里做到不好。”但他认为,数字只能作为参考,并不代表一切。“节目的好与坏也非常取决与时间段,课题性等等。”比方说,早晨时段的收看率不会比晚间时段来得好,因为晚间大家才有时间看新闻或视频。

制作《荣兄主播》完全是陈嘉荣一个人独立完成,从打灯、录影、写稿、看稿、报新闻,再到读观众留言。“我不会觉得辛苦,我反而很享受。”这感觉就像是当年他刚入行媒体行业的时候,一个人被派到印尼採访,从拍摄、写稿到现场直播……“我很享受这种挑战。”

《荣兄主播》完全是陈嘉荣一个人独立完成,他享受这种挑战。

至于如何应付酸民文化,虽然他至今没有收过太过分的评语,不过他最不能接受大家一竹竿打翻一艘船,认为新闻主播就是假惺惺的人。他续说,每次开播之前,他都会习惯性先播放一首名为《永不停止的愿望》作为片头曲,然后趁着这短短的几分钟,为直播做准备。

“有网民会开骂说道:还没准备好,就不要开播啦!甚至有人表示,不喜欢看我报新闻。”他无奈表示,网络是一个非常自由的世界,你不喜欢看,就不要点击进来。不过他说,不少观众因为他的推荐而到Youtube搜寻这首歌。“因为有不少人在这首歌留言‘谢谢荣兄推荐’。”

荣兄烧厨房笑着进步

除了开播大谈时事热门话题,他的直播专页还有一个名为《荣兄烧厨房》的单元。创建此单位的出发点,他说:“也是因为寂寞。”为避免不必要的接触,他现在都会尽可能待在家里解决日常三餐,一个人开煮无聊,那就开播和大家一起煮吧。“我平时也爱煮,但就是家常菜,不是专业厨房。”

他指出,因为自己不是专业级别,所以过程中一定有不对的地方,观众有时也会忍不住调侃或揶揄他。“对于他们的嘲笑,我不会介意,而这正是我想要的,这样我的厨艺才会进步。”他指出,之所以会把单元取名为《烧厨房》也是因为要带出厨艺不专业,随时都会把厨房烧掉。

《荣兄烧厨房》呈现了陈嘉荣随性轻松的另一面。

《荣兄主播》经营了将近一年多的时间,累积粉丝超过19万。陈嘉荣笑说,追踪人数比自己的个人专页来得多。对于自己吸粉的原因,他认为主要有3大原因。第一,规律的直播时间,每逢二、四、六,晚上10点准时开播,对观众而言,这是一种心灵的陪伴;第二,解答疑问,无论是报章或是电视新闻的用词都较为深奥,很多人其实是看不懂,也听不懂,而来到《荣兄主播》,透过互动性,陈嘉荣会给予观众们解答;第三则是人格特质。

在这个人人都可以直播说话的年代,我们不缺发言的管道,因此在众声喧哗的情况,一般人渴求权威人士来釐清真相和廓清迷局,而电视新闻主播一向给观众具有这方面的形象,他所说出的每一句台词都是经过深思熟虑层层把关才会把正确的信息告诉观众和粉丝。

新闻主播的OS

《荣兄主播》以更轻松的形式和大家分享时下新闻课题。“这就像是新闻下半场,8点至9点是正规的播报新闻时段;而10点至11点时段则是‘主播OS’。”他说,在报新闻的时候,很难有自己。因为新闻是客观公正的,所以不能把自己太大的情绪通过新闻播报展现出来。于此同时,新闻就是要据实地播报,所以很难有加注自己的一些意见等在里面,比较难让观众看到这个人的立场、个性等。“在直播中,我就像是一个愤怒的Uncle,经常会对不公不义的事情发表意见。”

陈嘉荣自认现在他是一个对不公不义的事情发表意见的Uncle。

不过,即便转场至网络世界,但他不赞成以低俗或不堪入耳的形容词的方式吸引粉丝,而是会保有一贯严肃的模样,但又不失幽默的语言来表达不公不义的事情。“这就是我!”他认为,在网络世界,最舒服的就是可以做自己,没有框架的约束。

陈嘉荣的时间表被排得密密麻麻,因为他除了经营《荣兄主播》,同时也是八度空间的新闻主播、偶也文创公司的创办人,近期更积极与筹办《荣兄主播直播培训课程》以及《Sinilah 这里啦》直播带货平台。

身为偶也文创公司的创办人,他经常办与乡情有关的活动。

问他不累吗?“累啊,但我会给自己腾出休息的时间。”比方说,一周只给自己安排3天的直播时间,其余时间他都会给自己安排休闲活动,包括运动。因为他认为,有健康的体魄才能让他有力气应付自己想做的事。“每天晚上我都会追剧,因为那是我最放松的时候。”他认为,一个人除了要有output(输出),也一定要给自己安排input(进入),生活才会平衡。

最想为国家做两件事:教育与新闻

从过往的《校园主播培训营》到近期的《荣兄主播直播培训课程》,陈嘉荣和教育似乎脱离不了关系。“我当初从新加坡回来,就是想回到自己的国家做两件事情:第一,做教育;第二,做新闻。”对于接下来想做的事,他说:“我还有太多想做的事,但主要以创建内容为主。”他透露,《Sinilah 这里啦》直播带货平台的性质虽然会很商业,但仍会为它创建一些内容。“因为我不能忍受没有内容的平台。”

推荐

训 练校园主播。教育是另一件他想做的事。

不欣赏没有营养的内容

陈嘉荣从新闻主播走向网络KOL是无心插柳。“疫情之前,我也会不定时开播,但因为时间、作品不固定,所以没办法培养一群忠实的粉丝。”他指出,本地网络KOL将逐渐转向百花齐放的形式,涵盖各式各样的内容,以应付不同口味的观众群。他续说,第一代的网红,因为没有样本可以跟随,所以基本上他们是没有一个框架,非常依赖数据;而第二代网红,则是以年轻的小屁孩为主,包括直播表演、唱歌等等。“对我们这种中年大叔来说,我们对小屁孩的内容不会感兴趣,所以谁来做内容给我们这群人看呢?”

曾几何时,很多传统媒体都看不起网红,觉得网红没有内容,只懂得哗众取宠,而陈嘉荣作为资深媒体人是否曾经看不起网红呢?“我不曾看不起网红,不过确实有不欣赏某些网红的内容。”他举例,今年愚人节,本地某个Youtuber声称友人在探险过程中失踪了,发动全民力量去分享寻找,后来才坦诚只是一个恶作剧。“这种内容根本没有营养。”

在烧厨房的过程,也悟出一些人生道理。比如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也就是说要做好一件事,准备工作非常重要。

在本地众多Youtuber中,他坦言自己相当欣赏bryson lew刘铠翔,无论是唱作上,还是他和家人的互动,都带出相当正面的讯息。他认为,创建者不能一个内容走天下,因为跟着你的观众群会慢慢长大,而一个人随着年龄的增长,喜欢的内容也会有所不同。“未婚少女喜欢看化妆内容,婚后,她会想看育儿内容等等。”

专访:林珮璇

照片:受访者提供

■详尽内容:第719期《风采》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6
高兴
5
喜欢
2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