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熟龄网红】何国全医生:做最自然的自己

【熟龄网红】何国全医生:做最自然的自己

称这位大叔为“阳光文艺熟男”,何等贴切,因为,他除了是名资深外科医生,也是一名作者,平时就热爱运动的他,在去年MCO 1.0开始,更定期在自己的脸书页面上更新运动视频,让网友们看到,运动不该有任何借口。

今年55岁的何国全医生,出生在吉北章伦小镇,寒窗苦读至医科毕业后在医院工作了四年,之后继续到国大进修以取得专科硕士学位,接着再获得爱尔兰皇家外科医学院院士,目前是亚罗士打医疗中心外科专科医生。

一次的机缘巧合,他开始在星洲日报投稿,最终也从投稿形式发展成专栏,之后,更有出版社帮他集合了所有文章,加上一些他其他的作品,编排出版书籍,前后一个出版了三本书籍,即《谈情说爱的刀手》、《刀下留情》、《别着玫瑰的白袍》,成为了一名颇有名气的医生作家。

何医生自喻为阳光能量大叔,经常自拍运动视频鼓励大众做运动。

从开始文字创作、发专栏和出书,他开始在脸书上获得关注,从那时累积下来的读者们,就成为了其脸书上的网友或追踪者,一些是有频密互动的网友,一些则是潜水形态的网友,但潜水网友也都有留意他的视频或文字贴文,因此,偶尔走在路上他也会被潜水网友‘认出’而停下脚步寒暄几句。

“《风采》的这篇报导是说要访问‘网红’,在我认知中,网红的每一个发文都会有上万个like,甚至粉丝们在还没有看内容前就已经给这些网红按赞了,所以,我真的不觉得自己是网红,我只是个喜欢在脸书上分享自己的小世界、以及在疫情肆虐大家困在家里的这期间尽可能发布阳光视频的一个脸书用户,为网友们带来一些欢乐和鼓励。”

鼓吹运动自拍视频

何医生从小学开始就算得上是运动健将,中学、大学直到踏入社会工作后也都规律地在运动,去年三月首次MCO时,他也无法出门运动,只能在家挥洒汗水,在家里运动期间就以医生的角度在思考:如果全部国人都被关在家里,那么运动量肯定变少,肌肉会流失、健康会变差,也更会有忧郁心情,那时他就想要透过运动视频让大家都能在家动起来,也借此舒缓烦躁忧郁的心情。

幽默的文笔,专业的医学知识,阳光的思维,让何医生在脸书上有不少拥趸。

原本,因为幽默文笔而在个人脸书上有不少拥趸的何医生,就开始了他的第一个运动视频,在预演一次确定流畅度后,他架起了三脚架,开始以手机自拍约4分钟的Tabata 类运动视频,‘处男作’ One Take过关,没有NG;因为大多数人家里都没有运动器材,所以他的运动视频就多数是善用身体重量来做负重运动,也可以有很好的效果,加上每次运动过程也都只需要约四分钟,他希望能让大家透过居家运动保持身体健康和改善心情。

“去年疫情刚开始时,大家都觉得可以在短时间内控制疫情,每个人都很有力量彼此加油打气,但反观封锁措施断断续续持续到了今日,每个人都在吐苦水,大家都受到很大影响,也越来越消极和没有信心,更变得急躁,我治疗的病人中,很多都因为心境糟糕而连带加剧身体症状,这时如果我们都可以在社交媒体上散发更多阳光的文字和正能量的视频,那么多少都可以拉起一点心情。”

除了幽默风格地分享生活小点滴,何医生也严肃呼吁网友照顾自己,避免加剧医疗前线负担。

用社媒拉近距离

作为一名大叔,他坦言,本身并没有像年轻人那样活跃于诸多社交平台例如抖音或Youtube,他连最基本的Instagram也没玩,本身的个人脸书账户就是他发布阳光幽默文字创作或运动视频的唯一平台,他也不打算开设自身的Youtube Channel,因为那太耗时间,而在脸书一天分享一两个视频或文字,反而更让他觉得舒适轻松。

何医生偶尔也会把太太‘摆上台’,以幽默的文字描述他和太太玫瑰的生活点滴,太太是名瑜伽爱好者,被询及是否要和太太一起展开双人运动视频,他笑道,相对低调的太太是绝对不可能拍运动视频上载的。

何医生偶尔也会搞怪地把太太玫瑰摆上脸书,两夫妻的逗趣互动充满笑点。

“我原本的工作性质是放工就回家,所以我也算得上是名宅男,知己也是只三两个,外面的朋友会觉得医生很忙不该去打扰,所以我原本的生活圈子就比较小,社媒就让自己认识更多人,更了解社会上的民众的酸甜苦辣,尤其现在疫情封锁期间很多人的生活都变坎坷,在社媒上看到这样有需要慰问的情况也可以留言打气,这也在需要保持肢体距离的这年代,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阅读帮助思考

现在人人都爱用手机看视频,文字的力量还存在吗?

“社媒上有两批用户,一批喜欢看视频,也是目前的绝大多数,尤其现在的年轻人几乎在3岁小孩时就开始用手机来看视频,所以,他们都会倾向于看视频更甚于文字,至于少数有阅读习惯的用户,则依然更喜欢看文章”

何医生表示,现今的网红都以拍摄视频为主,而主要也是人们的生活习惯的改变,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少阅读,短视频成为主流,网红们的视频也很容易受到关注和点赞。

“阅读,需要思考,每一段文字都需要比较用心去咀嚼,了解作者的想法,至于看视频,很多内容都是没有进到大脑的,十五分钟的视频中能捉到的往往只有三五句,但因为年轻一代从小就接触视频,所以对纯文字自然比较抗拒;喜欢阅读者,则依然会在社媒上阅读文章,即使长篇大论。”

前后出版了三本书籍,他是文艺医生。

曾经活跃于报章专栏及出版了三本书籍,是否打算‘重出江湖’写书?何医生笑说:“我在2014年出最后一本书后就只是偶尔在报章专栏写文,如今也没有出书的念头啦,因为出书每个词汇都要精准,内容要不断推敲,反观在脸书分享生活和正能量,就轻松很多,也没那么压力。”

网民该有同理心

网络上充斥着许许多多的键盘手和酸民,毫不留情地对其他人进行网络霸凌和酸言酸语,尤其在东京奥运的这一阵子,各国社媒都可以看到有酸民对各自国家那些无法带回奖牌的运动健儿们进行网络霸凌,对此,何医生提出了他的看法。

“酸民心态都比较倾向自卑,即自己做不到的东西都期待别人做到,但当别人也做不到时他们就会去批评别人失败。”

推荐

“如果我们自己曾经经历过某种层次,当看到别人在那层次上做不到预期的结果,那么我们也会感同身受,会去同情他、鼓励他,但现在社媒上的酸民看到别人跌倒时就会去放大来看,因为他们没有过那层次的经历,所以,要减少这样的网络霸凌和酸言酸语,社媒用户们都要有同理心。”

擅长口琴的何医生近期也在脸书演奏各类型歌曲,说真的,还蛮好听的。

他补充,网络键盘侠和酸民文化,也很大可能和从小的教育有关,一个家庭如果从小没有以正确的心态将孩子带大,抗压力低且没同理心的孩子长大后在碰到稍不称心合意的事情时就很容易变成酸民、键盘手到处骂人。

“我印象中应该是没碰到酸民来抨击我,因为我写的都只是自己的小小世界,我的原则是从来不在社媒上批判别人,当我们不去批评别人时,别人自然也不会来批评我们。”

岁月让思维更精准

身为大叔,他认为,年龄的确会对人的体力有一些影响,但在思维方面,年龄反而是一个优势,有年龄的思维会更宽阔和精准,考虑也更为周全,这些都是生活历练得来,年轻人做事情会做得很快,但不一定准,会影响到其他人,也更容易引来其他人的攻击,

何国全医生工作时认真投入,在脸书则逗趣幽默。

被询及在脸书上受关注后有否想过重新包装自己,他一笑置之说,他一开始就是从文字上吸引读者,他的许多读者们还是喜欢看文字的一群,而他当然也会继续做回最自然的自己。

“我以前很少去看网红的视频,但因为近期吵到沸沸扬扬的网红事件,我就留意到许多年轻网红都在以较劲的方式来提高人气,比如生日派对比较谁的办得更大更豪华,但其实如果人生有了一定的历练,就不会去做这些无谓的比较了,因此,我还是觉得,做回自然的自己,好过任何华丽的包装。”

专访:梁景量

照片:受访者提供

■详尽内容:第719期《风采》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3
高兴
0
喜欢
1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