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龟湾森林人-part 2
志工分享
我们每天为一个目标生活!

Delphin

国籍:瑞士

年龄:31岁

职业:地理老师

服务周期:2星期

趁着暑假期间来到浪中岛的海龟保育基地,Delphin最初的想法,只为了出发到一个遥远的地方度假,由于担心旅程会无聊及对志工服务有热诚,她决定参与浪中岛海龟保育基地的志工服务。“这个计划很符合我的愿景,任务十分简单,活动都回归原始与自然,并无商业化,因此引发我极大的兴趣。”

在海龟保育基地,Jordan化身老师,与志工们分享并交流有关海龟与海洋生态的知识。

对Delphin而言,过程中最享受的经历当属观察海龟上岸筑窝。“它们虽然笨重依然为了下蛋而慢慢爬上岸、挖洞,并小心翼翼的产下很多蛋,能亲眼见证那过程感觉实在太棒了!”

“在营地的短短两个星期,是个终生难忘的体验!”Delphin表示,比起参观博物馆,这里充满了更独特的体验,也经历很多很棒的时刻。

园中也能亲睹小海龟未成功诞生而在蛋中死去的浸制标本。

自认生活简单、过去也习惯参与露营活动的Delphin,很快能适应营队生活,唯一令她感觉极具挑战性的是与其他志工相处时的磨合阶段。 “因为我们一直都是团队活动,一起工作、上课、完成任务,有时候我会渴望有独处的时间;有时候我们得一起做一些事,但有些人会拒绝,太多人会有太多意见,造成做一件事会备受阻碍。”虽然人际相处并非易事,Delphin依然乐观以对,“但我觉得大家其实都很好,在这里生活条件非常艰难,比如我们不会吃太多肉、设备简陋,所以也不会有太多复杂的人,参与者都有吃苦的意识,比较不会抱怨。”

在执行任务期间,志工团队也有机会一同出海浮潜与潜水。

怀念森林里的生活

直至离开营队后,Delphin感触很深的给我稍来一段好长的信息,看了之后还真让我有股冲动想参与志愿团队呢。

“我实在非常怀念森林里的生活,而且每天都在为一个有益于社会的目标而生活,我也非常想念营地中认识的人,虽然最初觉得大家很不一样,但当来到尾声,却发现在共同经历过这趟旅程后,我们彼此生活的方式竟变得如此相似,感觉就像团队里的人都找到他们适当的位置和平衡点。我觉得我们是一个很棒的团队,由志愿者、实习生和经理共同组成,这也让短短的两个星期变得非常独特!”

 

煮饭很难,洗碗更难!

Ken

国籍:马来西亚雪兰莪

年龄:20岁

职业:学生(主修工商管理)

服务周期:2星期

受好友Yu之邀,Ken趁着期末考后的学期空档,参与了长达两周的海龟保育基地志工服务,最初纯粹只想到岛上放松,但是来到海龟保育基地第十天后,发现与“放松“完全扯不上关系,倒是学习了很多海龟、环境保护的知识,从中学懂了如何过减碳生活,经由对环境最少伤害的方式过活,并且以身作则的保护地球。

营地里展示了海水中的垃圾,借此向游客宣导不随意扔垃圾的公民意识。

除了晚上轮班等待海龟上岸,每天早上11时,志工会负责检查海龟窝内海龟蛋的状况以及是否寻获落单的小海龟等。过程中不乏许多难忘的时刻,“我觉得最有趣就是第一次看到海龟上岸,这些海龟将近1米长,比想象中还要大!”

无光害星空很珍贵

Ken也在岛上经历不少浪漫时光,“这里有在城市里绝对看不到的景象,夜晚坐在沙滩上,因为光害很少,每天都能看见一片星空,而且是一闪一闪的星星,这一点我觉得很珍贵也十分难忘!”

参与志工活动之前Ken抱持的期望不大,直至踏入营地,营区的生活颠覆了他最初的想象,“我只知道会睡在营地里,但入住之后发现这里其实有个实用性很高的营区,有床、厨房、取水处等等,不过某些时候若人太多也会有人得睡在帐篷里。”

海龟保育基地中以茅草盖成的厨房。

自小在城市长大的Ken,在营区里得执行的日常事务对他而言并不容易,“我觉得煮饭是个相当艰难的任务,不过当我们煮了一次后,却发现清洗才是最困难的,因为要洗近12个盘子以及所有厨具,而且井水的水量非常有限。”

在营区也可以烤比萨哦,绝对手作版。

在志工服务期间,Ken认为最大的挑战来自于森林里具潜在危险性的白蚂蚁。“晚上我们必须 从一处海滩,走到另一处海滩,途中需经由树林爬过一座稍斜的山,这里有白蚂蚁窝,这些白蚂蚁十分危险,有一些志工曾经被咬伤!”

“还有一次,当我走去厕所时,途中看见一块石头,是之前没有的,于是我开了灯,才发现那是一只海龟,把我吓了一跳!”

500只蚊子狂叮伤口!

Yu

国籍:马来西亚雪兰莪

年龄:20岁

职业:学生(主修旅游管理)

服务周期:2星期

在岛上所能增长的见识令Yu十分欣喜,“来到海龟保育基地后,我才发现我们不只专注于海龟保育,也学习了其他海洋生态的知识。”

当游客来到海龟保育基地,Jordan或志工会为游客解说珊瑚因环境污染而遭受的破坏。

过程中,最令他震撼的莫过于林中成群的蚊子!“某天早上,有位志工的双脚,被蚊子足足叮咬了500个伤口!幸好那些蚊子都不是黑斑蚊,不会造成巨大的伤害,只是每次早上,它们就会开始疯狂叮咬我们!”

生活在营区里的志工,大部分的水源都来自于原始的水井,旱季时就会面对不够水用的困境。

营地里的水源不足对Yu而言为最大的挑战,“因为当时属于旱季,井水水源不足,我们只能节省用水,但那也是很不错的体验。”在电源方面,志工每天有机会到度假村为手机充电,入夜后,营地里通常只有一至两盏灯,因此晚上总是伸手不见五指。

若水井的水源充足,志工可以在茅草盖的浴室里洗澡。

震撼教育改变志向

Yu在海龟保育基地最大的乐趣,莫过于能细细观察海龟上岸,“过程中,看到海龟上岸,会耗上整整一小时来挖洞,当下看到这幕场景真的非常兴奋!”与此同时,Yu也收获很棒的回忆,“我认识了一群很好的朋友,我想这一生永远也不会忘记!”

到访的游客能以购买营地里的纪念品,作为支持由非营利组织成立的浪中岛海龟守护(Lang Tengah Turtle Watch)计划之海洋态保育基金。

 “我在担任志工期间,才知道马来西亚曾拥有全球数量第二多的棱皮龟,但多年来却因为猎杀海龟的行为,如今我国的海域只剩下两只棱皮龟,目前要看棱皮龟只能去南美洲才看得见。”这对他来说是一场影响未来至深的震撼教育,“在这之前,我并不把大自然保育规划入我的未来领域,但如今我会考虑往生态旅游这个方向前行。”

 

采访后记

听完志工们的分享,当下的我也十分感动,无论是Jordan,或是志愿者,他们共同凝聚在一起,对于海洋与海龟生态保护拥有一份执念,我喜欢他们那一份“真”,那颗为地球和自然生态未来而以身作则、持续学习、从行动中改变自己的“真心”,我想或许我们每个人都该认真想想,为了地球的未来,该如何更切实际的去采取行动了。

专访/摄影李馨贻

部分照片提供:Lang Tengah Turtle Watch

■详尽内容:第695期《风采》

想预购↓↓

http://www.lifemagazines.com.my/form

电子版↓↓

http://www.lifemagazines.com.my/digital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