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龟湾森林人-part 1
林中小屋特工队
夜夜不眠守护龟蛋

在浪中岛海龟湾的一片树林里,有一间简陋的木屋,这里住着一位老外,在这片与世隔绝的海边树林已住了1年。除了他,经常有世界各国的人在此出入,他们会在夜半三更蹑手蹑脚走去海滩,至到天亮才回来……他们在做什么呢?且让记者馨贻进入树林一探究竟……

自称为“森林人”、活泼好动的Jordan是海龟保育基地的经理。

当我来到浪中岛的海龟湾(Turtle Bay)时,一位卷发老外似猴子般从森林深处蹦跳了出来,他引领我沿着一条自然开辟的森林步道,走入他的“家”——浪中岛上的海龟保育基地。

这位长得高硕又帅气的老外,叫Jordan。

“I am a jungle man. Welcome to my home!”

在走入海龟保育基地的当儿,这一句自娱娱人的话语,能轻松感受到他的“好客”之情,Jordan早把森林视为自己的家,而且是很有安全感的家。令我极度吃惊的是,如此活泼外向的人,竟然就住在这座“鸟不生蛋”的森林里,而且一住就住了一年多。对待人生,他抱持着一种顽强的使命感。

海龟保育基地经理Jordan住在林中小屋已超过一年。

事实上,海龟保育基地是属于由非营利组织针对海洋生态保育所成立浪中岛海龟守护(Lang Tengah Turtle Watch)项目中的计划之一,该组织会召集全球各地的志愿者付费担任志工,并住进海龟保育基地的露营区里,主要任务为监管海龟筑窝,申请成功的志愿者,会在浪中岛肩负起至少一个星期的志工服务。

营区内的小屋有床位,属于志工们的入睡空间。

来自英国南部多塞特郡(Dorset)的伯恩茅斯(Bournemouth);毕业自保育生物学系(Conservation Biology)、如今年仅25岁的Jordan于2018年3月份初访马来西亚,最初以实习生身份,接触了Lang Tengah Turtle Watch的另一项计划——在登嘉楼天鹅岛(Pulau Tenggol)上、月之影度假村(Tanjong Jara Resort)的保育基地服务,10个月的实习生涯结束后,他随即成了浪中岛上海龟保育基地的全职经理,负责引领前来参与的志工团队们共同完成任务。

“我们这里有厨房、烤比萨的壁炉、洗澡的茅草间、能取水的井……” 他一脸自豪的向我介绍他的林中小屋。

如果志工太多时,需要睡在营地的帐篷里。 

入夜开工等海龟来

 “我们主要的任务,都是为了海龟。一般上,海龟会在入夜后上岸到岛上两处海滩,志工将从晚上九时至凌晨六时,每小时轮班驻守在海滩,当海龟上岸,志工团队便开始收集数据,记录海龟上岸的时间点。”

海龟湾前的海滩共有43个海龟窝,这些海龟窝里藏有海龟上岸下的蛋,Jordan会引领实习生与志工团队在沙滩周遭观察海龟。

在海龟湾前的海滩,可见43个以号码牌标记的海龟窝。

帮助海龟雌雄平衡

在岛上,海龟蛋若置于无人监管的海滩,很容易被人偷走拿去卖!因此,当海龟上岸前往浪中岛另一端海滩下蛋时,志工将会取走那裡的海龟蛋,带回海龟湾前(临近海龟保育基地)的海滩。根据研究,海龟的性别取决于海龟蛋所处之沙底的温度,当海龟蛋处于温度高于29℃的情况下,一般会孵出雌海龟;若温度低于29℃,则可能孵出雄性海龟。由于气候变暖的缘故,当海龟在自然情况下筑窝下蛋,所孵出的雌海龟机率较高,因而易造成雌雄不平衡的状态随后减少海龟交配的机率,因此这些被迁移的海龟蛋,将被埋入深度达70厘米、温度低于29摄氏度的海龟窝里,以提高孵出雄海龟的机率。每隔三天,志工将挖出沙子观察海龟蛋,若看见海龟宝宝,就会将它们取出,并于傍晚时分放生它们。

在展览区中,能近距离看小海龟与海龟蛋的标本。

“在马来西亚,海龟保育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在大部分地方,吃海龟蛋都属于非法行为,然而在登嘉楼竟然是合法的。如果大家吃海龟蛋,蛋孵化的机会就越来越小,进而促成海龟濒临绝种,但我觉得这个问题是可以解决的,只要我们付出努力,避免海龟蛋被售卖到市场,并且持续教育年轻人,始终还有转机。”扛上了海龟保育基地的种种任务,Jordan仅仅为了一份执念——拯救濒危的海龟。

营地里可见宣导禁吃海龟蛋的标语。

在海龟保育基地的营区里,每位志工在午饭前都有自己的例行任务,如清扫营区、为团队煮饭、从井中取水等等,由于工作日程表每天都会改变,所以志工每天有不同任务。午餐之后,志工就能拥有自由活动的时间。

白板每天注明志工们的任务时间表。

因为晚上的轮班工作十分耗神,所以白天志工多数会补眠,直至大约早上十一时才开始任务,“我们会开始上课讨论,我会进行教学分享会,分享气候变化、海龟保育、珊瑚、鱼类、环境保护等知识,过程中会有提报会。”在海龟保育基地中,Jordan也化身为老师与志工进行互动分享。

 “这个计划只开始了第6年,我们每年都做不同的事,很快也会有更多研究,过去很少有关浪中岛海洋生态的数据,我们一直在创造这些数据,并从中发现了250类鱼种、40多类一般珊瑚。”

营区里有个太阳能吸收器,志工每天早上得负责将太阳能仪器搬往海滩吸收太阳能,并于太阳下山后收起。右为与海龟保育基地拥有合作关系,负责夏日湾度假村活动策划的佳佳。

Jordan透露,对志工而言,在这里可以收获颇多,包括了解如何保护海龟窝、学习海洋生态知识,也会透过参与一系列如净摊的团体活动而从中学习社交技巧。

“不少从吉隆坡过来的年轻人,他们不习惯生活在森林、并且与不同国家的人生活,更不习惯煮饭,过团体生活,这过程能让他们获得自信心,他们在学习之余,也需向游客分享较少人知道的海龟保育知识。”Jordan补充。

最大挑战 说服游客

担纲海龟保育任务这段期间,Jordan最大的挑战来自于面对难以被说服的游客。“当地人很多时候不在乎也并不知道生态保育的重要性,所以我们需要告诉他们背后的原因,然而虽然很努力了,很多游客过来看看之后还是继续踩珊瑚、渔夫仍继续在受保护的海洋公园里使用鱼钩。我时常感到懊恼的是,需要一直重复劝告,但我们也不能放弃,会持续推动生态保育。”

80岁奶奶来当志工

隶属于浪中岛海龟守护(Lang Tengah Turtle Watch)项目下的海龟保育基地志愿活动计划,如今开放给17岁以上的全球人士参加,并且毫无年龄上限。

Jordan的80岁老奶奶Marie Fennell曾在海洋保育基地参与长达一星期的志工服务。

“最老甚至是我80岁的奶奶都可以参加呢!”最初以为Jordan只是开个玩笑,没想到他接着说:“她来营区住了一个星期,那时候我还带她去浮潜呢,她简直乐疯了!”

即使已经80岁, Marie Fennell仍跟随着Jordan出海潜水。

在海龟保育基地,大部分志工的平均年龄约为20岁,偶尔也会有30岁或40岁的志工前来参与,即使是80岁如Jordan的奶奶Marie Fennell也符合参加资格。

志工服务申请指南

Lang Tengah Turtle Watch的计划并未获得政府资助,而且属于非营利组织发起的项目,因此大部分资金都得自行承担,除了以Airbnb出租位在停泊岛的民宿Perhentian House以作为收入来源之一,另一个收入来源就是志工的收费:大马人一星期的志工收费为RM600,两星期RM1000;外国人,一星期收费250英镑,两星期440英镑。志工所缴付的费用,涵盖了餐饮、住宿、项目训练以及其他休闲活动的资金。有兴趣担任志工者,仅需浏览www.langtengahturtlewatch.org,线上报名即可。

PART 2 预告:来自世界各地的志工分享当森林人的经验……

专访/摄影李馨贻

部分照片提供:Lang Tengah Turtle Watch

■详尽内容:第695期《风采》

想预购↓↓

http://www.lifemagazines.com.my/form

电子版↓↓

http://www.lifemagazines.com.my/digital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