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医无门 病患控诉 阑尾炎痛40小时

虽然看过很多有关被庸医误诊,及被医院延迟救治而导致病情加重,甚至让生命受到威胁的报道,却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这些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笔者饱受病痛折磨之余,还一而再、再而三遭遇医疗疏忽,让人同情。

诊所初诊》医生断定肚子进风

10月15日下午4点左右,我的肚子开始感觉不舒服,隐隐约约地痛,但上了厕所后有稍微好转,因此还是独自开车从马六甲回到吉隆坡,到了晚上,肚子的痛是那种可以被忽略的小痛,所以也不以为意。

不料,16日早上7点多,仍在睡梦中的我被一阵阵的痛给痛醒,当时是腹部左边部位痛,作为一个常被胃病折磨的人,习惯性地选择吃了胃药就倒头继续睡,结果不仅痛到睡不下,而且还越来越痛,痛点也从腹部左边转移到整个腹部上方。忍着疼痛,我自行开车去附近的诊所看医生,医生问了情况,再使用听诊器听诊,就说是肚子进风、胀气,开了药给我吃。

为了饭后吃药,虽然完全没有胃口,但回家途中还是顺路去买了清汤面,这时肚子已经越来越痛,回到家时,毫不夸张地说,我当时是痛到头趴在桌子上,嘴巴凑在碗的边缘,艰难地吃了两三口面,然后就吃药、躺下床休息。没想到,吃了药不久我就开始反胃狂呕,呕吐了好几次,而且肚子也从阵痛性变成持续性,越来越痛……打电话回去诊所,医生说是因为呕吐,药效无法发挥才会越来越痛,让我回去打止呕针。

手术后一星期的伤痕照。

诊所二度就诊》呕吐不停 医生不耐烦

当我第二度去到诊所时,该名医生没再做任何检查,直接打止呕、止痛针,结果在我离开诊所后不到两分钟,当时还在开车的我感觉一阵反胃,将车子紧急停在路边,不出所料,我又吐了……打电话回去诊所询问医生,他略带不耐烦地说:“没事,再观察观察吧!”

第二次从诊所离开回到家,已经下午四点左右了,期间又再吐了两次,而且痛感变得更明显,痛点也慢慢地转移到腹部右边,由于当时实在是太痛了,痛到恨不得在床上打滚,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也没联想到是阑尾炎。直到晚上8点多,爸爸致电过来,听到我哭诉肚子痛了一整天,才立刻要求表哥载我到医院挂急诊。

手术后两个星期,回去医院拆线后的伤口。

医院三度就诊》确诊急性阑尾炎 医院久久不救治

我选择到班台谷一间半私人政府医院,抵达时大约晚上9点。在去医院的路上,我的腹部下方及肛门处开始剧烈地疼痛,我事后回想,阑尾应该就是此时爆了。

原以为抵达这间半私人政府医院,会是我疼痛的结束,没想到,这一切只是漫长等待的开始。好不容易办完登记手续及拿到号码牌,抬头一看叫号板,还有距离20人左右才轮到我,但是等了快半小时,号码才前进2个,后来实在痛到受不了,进去急诊室要求打止痛针,没想到打了之后,痛感没有得到任何缓解,于是半小时后再要求打第二针。或许是看出我的疼痛有些不对劲,急诊室医生才赶紧吩咐抽血、验尿、照超音波、X-ray等检查。在抽血结果出炉后,医生说应该是急性阑尾炎,而且阑尾已经爆了,我才被送上急诊室病床,而此时已经是凌晨一点左右了,亦是说,从我抵达急诊室后,等了约4个小时,才有个初步的诊断结果,我才能躺在病床上好好

医护人员说法不一

凌晨2点半左右,全部报告出炉,确认是急性阑尾炎,而且阑尾的确已经爆了,在这期间,急诊室医生还要求做肛门检查,以便再次确认阑尾是否已经爆了。负责照顾我的急诊室外科医生当时口口声声说我的情况非常紧急,当天一定要动手术,然而,我在急诊室等了一个晚上,依然还没有被推进手术房,只能依赖止痛针,不过止痛针的效果却越来越短,每次只能维持一、两个小时,从凌晨4点到早上10点,我足足打了3次止痛针!
在这期间,我反复追问护士,何时才能被推进病房,护士先是说要等待主治医师到来,结果主治医生来了又走,我还是在急诊室……再次询问护士,她表示要等心脏科医生来检查后才能被推进病房(前些年在台湾求学时曾被验出患有二尖瓣脱垂现象,因此手术前要检查评估),但几个小时后再问另一名护士,又说正在等空病房,心脏科医生会到病房检查。

手术时间一拖再拖

此外,在我等待的这么长时间里,即使医生反复说我的情况已非常紧急,但我依然等不到确切的手术时间,追问了好几名护士及医生,有者说当天一定会动手术;有人说希望能在当天开刀;还有一说是若没意外的话,应该能在当天完成手术。即使他们的回答各不相同,但统一的核心思想都是:完全无法确定手术时间!可能要等到中午、下午或是晚上,甚至还有一名医生告诉我:“即使排到了我,但若有车祸重伤的病人被送进来,我的手术时间也或许有可能会被让出来。”

令我不解的是,医生口口声声说我的情况非常紧急,但从我挂急诊开始,已经过了13个小时;而从我16日有明显痛感开始,时间已经超过24小时;若要从我15日有隐约疼痛开始算起,我已等了快40小时,而我却还躺在急诊室的病床上,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轮到我进行手术。

后来经长住于雪隆地区的亲人提醒,我才办理出院手续,转去一间私人医院,当我办理出院手续时,半私人政府医院急诊室的医生还不断提醒我:“出院后不要回家,也不要去看中医,一定要马上去私人医院”,可见我当时的病情危急程度。

因脓血残留,导致小肠团团粘着、肿胀。

四度就诊》转入私人医院 痛苦却未终结

抵达私人医院后,一下车就有护士推来轮椅,做个简单的登记后就被送上急诊室病床,在抵达医院的一小时后,我就被安排送去病房,并在3个多小时后,被推进手术室了。

由于阑尾早在动手术前就已经爆裂,因此主治医生表示无法使用微创手术,只能以传统的剖腹手术来处理,并在体内留置一条管子,以便能在术后抽出残留于体内的脓、血。术后第四天,医生看着已逐渐干净的管子,认为体内脓、血皆已排出,决定让我出院。

其实手术后,无论是在住院期间或在家休养期间,我的肚子三不五时会抽痛,而且排泄次数异常多,甚至一天能大解5至6次。30日回到替我动手术的私人医院复诊,医生却说是正常现象,“毕竟刚动完手术嘛”,并认为我的伤口复原状况极好,无需再次复诊。

手术后,笔者的体力变得极差,走三步就喘,因此被爸爸拉着散步以锻炼体力。

五度就诊》体内残留脓血 小肠粘连痛苦不堪

不料,30日上午复诊时仍感觉甚好的我,在回去马六甲的路上,肚子再次疼痛,而且痛感越来越强烈,到了晚上,痛感不仅没有丝毫减少,而且还出现食欲不佳、呕吐等状况。痛了一整夜,到了隔日早上原有稍微好转,没想到下午又开始剧烈疼痛,后来实在痛得受不了,前往马六甲一间私人医院求医,经X光检查,原来是体内仍残留着脓血,导致小肠粘着了。

医生当机立断让我即刻住院,并以禁食、吊点滴的方式来进行治疗,住院5天后,医生认为我的病况已有所好转,决定批准我出院,没想到,下午3点才办理出院手续的我,在出院不到3个小时后,肚子竟再次疼痛,忍到了隔日,还出现腹泻、呕吐等现象,不得已只好再次回到医院。

医生表示,若要完全痊愈,只能再次进行手术,用微创的方式清理体内的脓血,但基于我刚结束手术未满一个月,因此不建议短期内再次动刀,只好以药物控制及治疗。

在我写着这篇文章的同时,肚子仍三不五时传来一阵又一阵的痛,不知何时才能彻底结束这一场折磨身心的梦魇……

控诉者:TYT ◎ 照片:TYT提供

 

■详尽内容:第696期《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