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林文清 大马之光促进世界和平

林文清 大马之光促进世界和平

我参政最大愿望是推扩世界和平。”今年61岁的林文清(Sam Lim)出生于马来西亚柔佛州麻坡。他在2022年澳洲联邦大选中,击败前总理莫里森(Ben Morton)成功当选西澳洲坦尼区的国会议员。Special Ministry他在任职期间积极促进和平,因为他认为,战争非解决问题的根本之道。

“我爷爷、奶奶是战争的受害者。”他说,小时候,爷爷奶奶经常会向他讲述他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的经历,包括日本士兵入侵马来西亚对平民施加的残酷暴行,这些事件给他们留下了可怕的负担。

“我的奶奶甚至在临终前仍对日本兵心存恐惧。”他指,在坦尼区,有来自160个国家的居民,他们大部分都是来自饱受蹂躏的国家的移民,包括东欧、中东、中非、阿富汗等等。他们来澳洲大部分是想逃离战争,享受和平。”

与林文清的访问是透过电话进行,电话里头的他,给人一种非常和蔼和谐的感觉,说话慢条斯理,整个访谈过程非常舒服。他曾在西澳洲警察部队工作超过15年以上,更获得2020年西澳警务人员卓越奖(WA Police Excellence Awards)中的最高个人荣誉。

林文清(站立者)在一个没有水电的贫困家庭中长大。

第一份工作是在马来西亚皇家警察部队担任了两年警员的林文清在考警察试中。

相信教育可以改变命运

当警察是我的志愿,因为好打不平的性格,想保护弱势群体,不让他们受到欺负。”他也曾在马来西亚任职警察,但仅维持很短时间。他直言,马来西亚当警察的薪金太低了,不足以养家糊口。随后他到野生动物园从事海豚训练师,“我和海豚成为了最好的朋友!”直到野生动物关闭,让他必须和海豚说再见,然后开始经营批发文具生意给全国各地的学校、学府。

直到2002年,全家移民到澳洲。他和妻子育有3名孩子,他说:“我想给孩子们更好教育环境。”他指,10多年前,马来西亚出现教育不公平的问题,公立大学中,本来名额就十分有限,然而马来西亚政府颁发《1961年教育法令》,给予巫裔和其他种族的佔比是七比三。也就是说,有10个录取名额,巫裔至少佔7个,剩下的三个华人、印度人和其它族群中选拔。

“华人想要拥有更好的教育彷彿就只能出国。”他说,自己来自一个贫穷的家庭,父母没有接受过教育,从事工人。“雨天无法工作,没有稳定的收入。”林文清是家中的老大,下有7个兄弟姊妹。“我的父母和他们的上一代都没有上过学校,我很幸运地拥有可以上学的机会。”为了家庭的命运,他很努力读书。“可惜是,中学毕业后,因为家庭无法负担大学学费,没有办法再继续升学。”

不过他在西警队工作时期,有机会完成有关警务专业的高级文凭,总算是圆了他小小梦想。他说,三位孩子都在西澳坦尼的公立学校完成了大学文凭。“如今三个都已经结婚,事业有成,我很安慰,也替他们感到骄傲。”

他坦言,当初和太太是抱着‘陪太子读书’的心态,没有想过要在澳洲长期定居。“对我来说,马来西亚才是我的故乡。”他说,自己很爱孩子,所以不捨得也不放心让孩子们独自来升学。“原本的计划是待孩子们完成或稳定后,我和太太就要‘Balik Kampung’(回家乡)!”

初来乍到时,他经营了一家小小的咖啡店。“2005年,因为太过劳累,就想把咖啡店关掉,然后回马来西亚!”他说,当时便把想要‘Balik Kampung’(回家乡)的消息告诉熟客们。

“有一班白人是我咖啡店的长期顾客,但我一直不知道他们原来是便衣警察。”因为之前林文清有向他们提及自己曾在马来西亚任职警察,当警察也是他的梦想,所以当他们听闻林文清要结束咖啡店生意后,便力荐他加入西警队。

从警官到国会议员

“我在45岁那年,再次当上警察!”林文清说,45岁成功被警队录取,但当时大女儿被诊断患上癌症。“我原本想要放弃(警察),但女儿的一句话鼓励了我。女儿说:‘爸爸,你去警队努力打拼,我在医院对抗病魔,我们一起努力。’女儿最终战胜了病魔。”

林文清在首次国会演讲上亦有分享女儿患病的往事,还一度哽咽,能感受他对孩子、老婆的疼爱。

任职期间,林文清是坦尼区家喻户晓的‘林警官’,因为他经常会利用休班时间为有需要的人提供帮助,尤其是移民群体,再加上他能说10种语言,包括马来语、华语、印尼语、英语等等,与当地的多元文化社区有着广泛而深入的接触。

“他们(移民群体)很多时候不谙英文,对澳洲法律也一窍不通,所以会被无良雇主打压。”他分享,有不少移民女性被骗到澳洲卖淫。“起初,皮条客承诺她们来到按摩院只需要陪客人喝酒,并不会出卖身体,但来到这里后,她们不仅被抢走了护照,还被囚禁在按摩院裡被迫卖淫。”林文清更痛心表示,甚至有女性不敌被虐待而选择自行了结生命。

推荐

另外,还有一个棘手的问题就是很多马来西亚人会选择来到澳洲‘跳飞机’(黑工),因为没有准证,所以经常会遭受无良雇主欺压、剥削,甚至是虐待。“这群黑工为了赚钱,他们没有别的选择,只好忍气吞声,不敢报警,因为担心会被遣返回国。”

林文清说,自己正在思考如何帮助这群人。“我尝试把这个个案带到国会,希望和其它国会议员探讨,以得到更好的解决方案。”林文清说,议员办公室在短短4个月内已经完成了许多个案。“我希望我的选民带着‘问题’走进我的办公室,但带着‘释怀’的心情走出去。”他说,看到他们的脸上的喜悦,什么都值得。他认为,每个国家都是所谓种族歧视的情况,只是碍于如何为自己争取属于自己的权利。

“我是黄种人,但是我在白人国家生活,基本上没有遇到太大的问题,我在选举期间,更是我白人朋友、警察朋友协助我到处挂横幅、拉票等等。”他在任职警察期间,更非常受到白人上司的赏识,给他很多机会,让他特别感恩。

计划回来马来西亚退休

访问结束前问林文清,是否计划何时退休?

“如果没有当选国会议员,我想我已经半退休。”联邦众议员的任期一班是三年。“我的(任期)只剩下差不多30个月,我还有太多太多事情要做。”所以林文清目前的日常行程几乎是排得满满,这次的访问更是利用他在悉尼等待飞机时间的空档而进行,期间更被数通电话打扰。林文清向记者表示:“不好意思,需要处理的事情实在太多了!”不过他对于自己有能力为社区付出,他说:“再累也值得。”

至于未来会选择在澳洲还是回到马来西亚退休,他想了一下便说:“我想还是会选马来西亚。”但因为孩子们都选择在澳洲发展、定居,所以他说:“应该还是会两边走,只是会待在马来西亚比较长的时间,因为毕竟马来西亚才是我长大的地方,特别有感情。”

报导:裴宣

图片:受访者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详尽内容:第734期《风采》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0
喜欢
0
一般
1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