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暖心】张文花引领EPIC为原住民盖房子建希望

【暖心】张文花引领EPIC为原住民盖房子建希望

张文花是本地社会企业EPIC HOMES的总监。EPIC是Extraordinary People Impacting Community(不平凡人对社区带来影响)的缩写,而EPIC Homes是其中一个项目。虽然组织是以盖房子为主要工作,但盖房子只是一个桥樑,真正用意是希望把城市人带到乡区,为彼此建立互信的关系后,再来思考还能为他们做些什么。

今年53岁的张文花是在2014年一次偶然的情况下透过报章得知EPIC HOMES在招揽志工。尝试登记注册,很快就得到回复。

“真正了解后,我觉得这项目非常有意义。”虽然现在担任组织的总监,但她不把这职位视为是一份工作,而是一个和生活切断不了的事情。“因为这项目,我才了解到原来半岛也有那么多原住民,而且原住民也有籍贯之分。”

张文花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够以人感染人,以生命影响生命,让社会充满希望和正能量。

据一项在2015年的统计,全国至少有1万2千名的原住民需要房子。从2010年至现在,组织已完成盖建超过164间房子,其中张文花参与了50间。“其中有次的印象相当深刻,房子已经盖建好,准备把钥匙交给屋主。但没想到屋主却突然被电线绊倒甚至触电。”她说,当下被吓得不知所措。庆幸最后无大碍,但也让她意识到住所安全性的重要性。“没有住所,还说什么发展;就好像当三餐不继的时候,还谈什么创业。”

EPIC HOMES 志工团目前已成功为为原住民建了超过164间房子。

垮塌的木屋还有人在住

她指,现在很多原住民居住房子的状况都是非常糟糕的,一般都是用竹筒、茅草随便搭建。当初创办人黄顺明之所以会发起这项活动是源于有次在原住民村庄看见一间近垮塌的木屋,惊觉主人Pak Cihong已在里头住了两年。

“为什么能居住在这种环境?顺明当时充满许多疑惑。为此,他开始决心执行‘家园志工计划’。”张文花说,从我们看来,PakCihong的住所是残破不堪的,但其实对当事人而言却是还可以接受的。“当顺明向他提及要替他盖建房子时,他还不慌不忙先招待他入屋喝茶、闲聊。”

张文花说,永远不要把自己的想法套在别人的身上,因为每个人都是独立个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就比如有次,我们走进彭亨一个小村庄,原以为他们最需要的是房子,但经过了解后才发现原来他们需要的是一个干净的水源。”原住民的性格较为害羞、内敛,不会轻易和外人表达自己最深处的想法。“随后志工团队便在当地建造了一座具有太阳能过滤系统的水塔,解决当地问题。”

张文花:“盖建房子其实是一个非常好建立团体精神的活动。”

 “同样的,很多人觉得原住民的生活很可怜,但其实他们活得很快乐,无忧无虑。”当地物质不富裕,但人们容易满足,心灵是开心的;反观物质富裕的国家,因为要求很多,不容易满足,永远都不会开心,因为人的慾望是没有止境的。

原住民小孩一年级还是白纸

她认为,建立安稳居所是目前最迫切的问题,接下来就是教育。“很多原住民父母其实都已经了解到教育改变命运的重要性,奈何,因为本身教育程度不高,所以无法给孩子们灌输正确的教育观。”组织会为原住民小孩安排学前课程,让他们提早为入学做出准备或在疫情期间继续提供教育。

走进原住民村,她与小孩们打成一片。

 “因为文化差异以及学习程度有异,让许多原住民小孩无法融入其中,而经常发生逃学或半途而废的情况。”她举例,城市里的小孩在3、4岁就已经到幼稚园上课,到7岁上小学的时候或许已经看得懂26个英文字母。“相反的,原住民小孩进一年级时,还是白纸一张,什么东西也不懂,甚至连abc还不懂。”透过城市人走进乡村,她希望有效能够拉近城乡居民之间的距离,进而有效改善原住民的生活。

“原住民在社区里一向是处于弱势群体的角色,但我觉得只是一个过渡期,随着时代的变迁,原住民的生活素质会逐渐好转。”她以自己作为例子,来自玻璃市小地方的她,自小家庭环境也不是太好,但随着时间慢慢过去,经济能力便会在日月累积的情况下慢慢变得比较充裕。

疫情带动自助计划

张文花性格爽朗直率,有领导风范。“我自小就是大姐大,爱带领大家,不管是在求学时期当班长,童子军当领队还是在企业工作当领导层。”她相信生命影响生命,希望自己回馈社会的举动也能影响周遭的人。

即便在疫情之下所有盖建房子的计划都被逼搁置,但她说:“每件事情都有好坏两面。疫情纵然让盖建房子计划无法跟上进度,但同一时间却推进了我们另一项计划。”她口中的另一项计划是教育当地原住民自己建立房子,因为她认为,若要达到可持续发展,当地原住民必须自己靠自己。

“疫情之下,我们更需要加快这项目的进度,因为每次盖建房子需要动用到35位志工,耗时3天。”然而在疫情时代,不允许太多人聚集在一起,她更不想把病毒带进森林给原住民。

“教育项目一般只需2至3人入村。”她分享,EPIC HOMES采用的盖建概念与组装宜家家具相似,重点只要看懂说明书和组装指南即可。“这让无任何建筑背景的人、志工都能参与这个项目。”至于为什么固定一定是3天?她则表示,大部分志工都有正职在身,无法逗留太长的时间。截至目前为止,组织共有6000名志工。

志工不分年龄不分种族,都愿为社区出一份力。

推荐

张文花说,“从事志工行列,很多人会觉得我们很伟大,一直在给予贡献,帮助人。但每件事都有两面,我们在帮助他们的同时,他们其实也在帮助我们。”她指的‘帮’是心灵上的增长。“眼见别人比自己活得比较辛苦,我会很感恩自己拥有的一切。”

提早退休做更有意义的事

60岁是政府规定的退休年龄,但张文花在大学时期便立下40岁退休的目标。不过与其说是退休,其实更应该是达到财政自由,因为她不想一辈子都在为钱财卖命,更希望在自己还有气有力的时候做自己想做的事。“或许是从小的经济不好,所以对于弱势族群,我会有同理心,很想去帮助他们。”但在照顾别人之前,先把自己照顾好。“退休前,我是从事电子行业领域,在中国待了10年,主要负责管理生产綫。”她说,工作的那18年,是事业拼搏期,因为她需要为自己、父母的生活负责。

虽然距离理想中的退休年龄迟了3年,她最后在43岁那年才退了下来,但年龄无法限制她想做的事。EPIC HOMES 志工团的年龄介于17至70岁,今年53岁的张文花绝对不属于最高龄成员,但盖建房子是体力活,不仅要搬搬抬抬,而且还要锯木等等,少一点魄力都没办法。

张文花认为,有了房子,才能谈希望。

 “我的体力可能不比一些年轻人来得好,但也绝对不比他们来得差。”她甚至计划好疫情结束后要骑着自行车环岛和到其他国家旅游。“除了运动,我对饮食也是相当照顾,讲求均衡饮食,以及通过营养补充品例如成人营养奶粉,来补充身体每日所需营养。”

值得一提的是,张文花更在由美赞臣(Mead Johnson Nutrition)举办名为‘更健康的大马人,更强大的马来西亚’(Healthier Malaysians, Stronger Malaysia)的活动中被社会大众提名为‘本地英雄’。此活动的目的是为了表彰、荣誉和庆祝任何一位为社区做出非凡贡献的大马人。

专访:林珮璇

照片:受访者提供

■详尽内容:第719期《风采》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0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