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时评】为政治利益 甘让全民面对冠病威胁?

【时评】为政治利益 甘让全民面对冠病威胁?

在马六甲州议会确定解散,必须在60天内举行州选举,我就在一个Whatapps群组,恭贺唯一有资格投票的‘马六甲补教天后’,可以再次运用投票的权利选州政府。

岂料到,她回复身边的朋友们也表明不会去投票,认为反正投票大局都一样,更是担心这场突如其来的州选举会如星火燎原,让新冠肺炎疫情趋向缓和的马六甲,再次疫情大爆发。

(左至右)巫统甲州前首长依德里斯、现任首长苏莱曼和巫统州主席阿都拉勿

德国19世纪哲学家黑格尔的名言:“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教训,就是人类无法从历史中学到任何教训。”这,在21世纪的马来西亚再次获得了印证。巫统甲州前首长依德里斯、现任首长苏莱曼和巫统州主席阿都拉勿的三角关系,是这场政治风暴的导火线。

巫统为首的4名州议员叛变,结合希盟11名州议员,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让靠挖角议员跳槽夺权的国盟甲州政府,丧失微差执政优势。

大家都担心,马六甲州的政治风暴,将导致疫情再度爆发的事件发生。

不晓得大家还记得仅在14个月前,沙巴民兴党执政联盟的多名州议员纷纷跳槽,向前首长慕沙阿曼宣誓效忠,导致民兴党政府失去州议会多数议席,迫使时任首席部长沙菲益阿达,获得州元首朱哈批准解散州议会举行选举。这场选举导致国盟从沙菲益阿达夺过沙巴政权,但也致使马来西亚趋向缓和的新冠肺炎疫情,随着大量助选人员的人流窜动而大爆发。就这样,我国疫情一发不可收拾,对社会经济领域影响深远。

纷纷扰扰的马六甲政治大戏起落转折颇大,正当希盟+巫统叛将+双重青蛙联盟,还在期待能拜会州元首,要请巫统背景的州元首阿末鲁斯旦,直接从新联盟二选一,决定新的首长人选,直接取代国盟州政府。不过,因为曾与冠病确诊者近距离接触,自我隔离暂不能见客的州元首,‘离奇’地批准国盟州政府解散州议会,可以在60天内举行州选举。

3周前,朝野政党、全民正为这样的新气象感到鼓舞,可是事情还没超过一个月,马六甲州率先掀起政治骚动。

令人感觉讽刺的是,首相依斯迈沙比里3个星期前,才与希盟领袖签署‘政治转型与稳定备忘录’,开启朝野跨党派合作的政治新风气。虽然有关备忘录象征朝野政治停火,携手同心进行体制改革,事先没有规定不可以夺取对方微差执政的州政权。不过,马六甲事件可能掀起骨牌效应,影响同样是国盟仅以两席微差优势执政的柔佛州政府,柔佛州务大臣哈斯尼本身公开承认,柔佛也有再换州政府的可能。

政治人物的政治算盘跟平民百姓的期待,往往落差很大,因为彼此追求的目标和利益大不同,尤其面对新冠肺炎疫情稍微缓和,各行各业期待经济重新回到正轨的情况下,马六甲人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州选举,谁都不想好不容易才晋升国家复苏第三阶段的马六甲,因为朝野助选人员的人流移动,再次重演沙巴选举的惨痛教训。

虽然有种论调认为,沙巴选举和甲州选举背景情况大不同,沙巴选举期间,国人还没有开始接种新冠疫苗,如今已经有88.4%的人口完成了接种两剂冠病疫苗。因此只要选举期间,各方的竞选活动,全面遵守标准作业程序,就能高枕无忧。这样的论述基本上不科学,同时更是低估了马来西亚选举活动对SOP的考验。

推荐

从医学常识来看,接种两剂疫苗不能保证就不会再感染冠病,从新加坡早前放宽社交限制,导致单日冠病确诊病例,冲破历史新高的3000大关来看,冠病依然威胁社会大众不是一道伪命题,加上马六甲虽然是小州,只有28个州议席,到底还是一个城乡分明的州属。

网络讯息在城市选区行得通,但在乡村选区,各方都要频频走动拜访选民拉票,这是一颗防疫的计时炸弹,何况我们无法期待朝野领袖跨党派合作的政治新风气下,如何在选举期间,能够不攻击敌对方下,彬彬有礼地争取选民的支持,这也叫朝野领袖太为难了。

宣布甲州议会解散之后,巫统不可能又宣布收回之前解散州议会的宣布,如今一切只能寄望学富五车的代国家元首端姑纳兹林,仿效任期届满,应该自动解散的砂拉越立法议会的做法,宣布马六甲州范围为紧急状态,避免一场源自政党寡头主义纷争,将会劳民伤财的州选举。

文字/陈贞团·时事评论员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0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