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时评】官爷!请问您懂不懂学校关闭的标准?

【时评】官爷!请问您懂不懂学校关闭的标准?

马来西亚国立中小学,自从今年3月1日,分阶段恢复回校上课以后,校园感染群就成为一个全新的感染群。单单在截止4月17日的今年第15周的学校感染群,从第14周的6个增加一倍,达到12个感染群。

媒体引述教育专业组织的数据报道,3月1号至4月中,全国已经有186间中小学,发生校长、教师、书记及学生确诊新冠肺炎的个案,这个数字目前还在持续增加中。

随着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连续5天超越单日2000例大关,加上越来越多涉及学生的学校感染群出现,许多家长难免再次陷入心里恐慌,纷纷要求教育部,让学校暂时关闭,重新恢复网课。

雪兰莪教育局直到4月20日才到滨华一校张贴‘关闭学校通令’。

政府学校应否关闭   卫生部说了算

教育部诸公对于家长的心声,一直也没有明确的表态,正副部长的一致论调,就是出现确诊病例的学校,是否需要关闭,还要根据卫生部的劝告,明显就把是否关闭学校的权利,交到了解公共卫生却不了解教育体系和家长心里的卫生部手上。

马来西亚人基本上了解公共体系的‘效率’,问题往往就出在这种跨部门决策。在对抗新冠肺炎期间,卫生部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0)的标准,规定许多抗疫的标准作业程序,但在学校出现确诊病例,是否应该关闭、如何才要关闭?地方卫生当局,显然只有一部分的统一标准作业程序。

已知的标准作业程序,就是如果有到过学校上课的学生确诊,有关班级属于近距离接触,该班的老师和其他同学,一律要接受隔离检测,但是一间学校,要出现多少确诊病例才能关闭,别说不同县的卫生局,有不同的标准,即使同一个县卫生局,也有不同标准。

莎亚南消拯局派人前往巴生滨华一校校舍消毒。

同个政府机构不同停课标准

地方卫生当局没有指令,地方教育机构也无法下令停课,这样反应缓慢,就形成一间学校出现很多确诊病例,关闭学校指令,却迟迟不下来。在等待关校指令的过程中,短则几个小时,长至一天,对已经知道学校发生多起确诊病例的学生家长,那是多么煎熬的等待。

4月9日开始,在48小时内,巴生滨华一校有2名不同班级的2年级学生,先后确诊新冠肺炎。2班的学生和涉及的老师被令隔离,八打灵卫生局4月13日为隔离的师生进行冠病检测后,校方15日中午发出通告,3名教师在该轮检测呈阳性反应,因此这所大型华小有多达14个班级(每班平均40名学生),即日起停课7天。

消息在该校家长群炸开了锅,基于恐慌心理,即使孩子就读的班级没有受停课影响,家长们纷纷讨论,是否应该让孩子次日去上学?卫生局没有下令学校关闭,教育局也无法第一时间要校方关闭学校,直到晚间,校方才再次发布通告,县教育局批准该校从4月16日至4月22日停课一周,卫生局则在20日早上11时15分,才到学校改貼学校关闭通令。

属于超大型华小的八打灵再也培才二校,先后有6名学生确诊新冠肺炎,家长们透过家协向县教育局争取关闭学校,改为网课,县教育局直到4月13日,才批准全校停课。

不过,八打灵卫生局4月19日,援引1988年控制及预防传染病法令18(1)条文,指示八打灵县教育局,下令柏兰岭区和乌达玛区的19间中小学停课。根据公告的资料,19所中小学里,最多确诊的学校是4例,唯一被令停课的华小-八打灵育才学校的冠病确诊为1例,令人不禁要问,卫生局要教育局奉行的疫情关闭学校的标准,到底有没有标准?

推荐

虽然至今学校只有一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不过八打灵卫生局依然下令育才华小停课消毒,直到另行通知。

教育部应下放权力   校方决定是否关闭

在城市地区,从某个班级停课到关闭一间学校,影响的层面不只是学校本身,还涉及社区的安亲班和才艺班。不同学校的学生,在放学后会前往同一间安亲班,在周末前往相同的才艺班,停课或关闭学校,对疫情的蔓延,牵一发动全身,掌握公共卫生常识的地方卫生局,要更快速和果断的做出决策。

教育部与其把关闭学校的大权,交给抗疫一年多来,可能已经累坏了或者本来就没什么能力的地方卫生当局来决定,不如把主动权下放给各校的校长和县教育局,允许各校根据各自社区的情况,及时决定是否关闭学校。从出现确诊病例的华文独中和国际学校,第一时间马上全校停课一周,转为网课的例子来看,应该由掌握学校实际状况的校方来履行学校自主权,要比地方卫生当局来决定学校是否要停课,更加靠谱。

文字·照片/陈贞团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2
喜欢
1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