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闻回顾] 24寸小明星 6岁穿婴儿装

资料截取/ 《风采》20周年特大刊
破记录档案系列(1997年12月期刊)
文字/ 杨瑞权
摄影/ 陈启基

破记录档案
姓名:莎希拉阿迪卡
生命之光:体积够‘迷你’。出世时九百克重,身长三十公分,六年来身高也只增长一倍,即六十公分。
州属:彭亨

人群中,她永远是最最最受瞩目的一个。她受瞩目,因为她异于常人。她并非三头六臂或身高八丈的在人群中,反之她小巧玲珑得够迷你,六年来拉拔不长的二尺身高,便叫她在汹涌人海中,像隐隐被埋没,很难才发现她的存在。
她–莎希拉阿迪卡,你还记得吗?那个甫出世只得九百克体重,比一般大人手掌稍微大一些的体积,被喻为来自‘小人国’的女娃儿。我们再次让她与大家见面了!

坚持让她上学
驱车来到彭亨州马兰县纽西兰发展芭时,只见天空开始阴霾密布,大雨也将要骤降似的;而我们在居民的指引下,不费吹灰之力就直接抵达卡林那传统式的马来高脚屋。
我们甫下车,便见到一幅趣味盎然的画面—卡林和阿迪卡这对祖孙,竟双双赤膊齐坐在屋前纳凉。看他们愉悦的神情,想必阵阵吹来的凉风,正是他们期盼已久的吧!
卡林对我们的不请自来并没有抗拒,自阿迪卡出世至今整整六个年头,前来‘观看’或探望阿迪卡的便不下一万人。尤其是刚从医院抱回家的初期,一辆又一辆载满好奇人的巴士就陆续驶进卡林的家,当时阿迪卡的风头可谓一时无两。
“唔,阿迪卡六岁咯!”卡林表示:“今年送她到幼儿园上课,每个早上我都载她到学校,阿迪卡不是每天都准时上课,因为偶尔她会爬不起来,有时硬硬叫她起身都会赖床不起反而哭起来!”
纵然阿迪卡有异于同龄小孩,但卡林却视这外孙女与正常人无异,坚持让她上学。虽然躯体小小的她,开始时免不了被其他小孩投以不一样的眼光,甚至会惹来嘲笑和作弄,但这一切都随着时光流逝而不再。
“小同学们都没有再‘为难’阿迪卡了!不过有时无心的戏弄倒是有啦!毕竟还是小孩子嘛,哈!她们相处都算愉快。不过倒是我见到自己的外孙女跟其他小同学很不一样,只有他们一般的身高时,我便有点黯然。”

课本与书包,拿在手中,已遮去她半个身子。

活泼好动的小女孩
和卡林相谈时,阿迪卡这小女娃也是‘一刻不得闲’–鬼马非常,活泼好动,精力充沛。尤其脸部表情更是七情上面,时而挤眉弄眼,时而伸舌大笑,时而又沉重严肃,真的是一绝,令到我们啼笑皆非,大家都笑作一团。
“我写1给你看,这是1,还有,这是0。”她又扮鬼脸。“她就只懂得写这两个号码,鞋子对她来说会是很困难的事。”我感到惊叹的是,握在阿迪卡手中的钢笔,竟然好像大了好几倍,难怪她写字会困难。

她喜欢亲力亲为,例如背书包。

凡事亲力亲为
如果说人是为了尊严而活,我想,阿迪卡已懂得尊严是何物了。“阿迪卡不喜欢事事假手于人,她要别人视她为普通人一样正常,当你看到书包好像重大得要将她整个人压下来时,她坚持自己背上不视它为重担,取大而厚的课本也自己来。”
此外,洗澡这回事也是‘亲力亲为’,不过外公外婆偶尔也为她洗干净身体。“有时就是怕她洗不干净身体啊!”卡林笑说。“以前要为她购买合适的衣服都蛮难,很伤脑筋的,现在勉强总算可以为她买到衣服了!”慈祥的外婆哈鲁斯为阿迪卡穿上了一件美丽小衣裳。

小小的原子笔,握在手中骤然变成巨笔。

父母与其他兄姐弟身高正常
阿迪卡的父亲是北根橡胶小园主发展局的高级工作人员,母亲则是关丹政府稽查部打字员凯鲁岜丽亚。两人身高各别为五尺七寸和五尺一寸,跟正常人无异,就算另外三个兄姐弟也很正常,在家里就只有阿迪卡‘最不一样’。
“阿迪卡是在91年6月9日在关单中央医院出世的,当时她才只有九百克,身高仅有三十公分,没有一个人不被这小小娃吓到。”卡林说,阿迪卡当时便得在氧气箱受到特别护理,直到两个月后,院方发现阿迪卡除了‘迷你’,其他方面皆算正常才允许父母抱回家抚养。至今,时光匆匆,这小女娃已经六岁了,但身高依旧在两尺左右。
“根据一名医生说,阿迪卡患的是一种叫‘Creatinism’的病症,要患上这病的机率其实非常低,而患者如果不是体型特别大,便是像阿迪卡一样特别小。医学界说可能她在出世时体内缺乏某种荷尔蒙与雌激素,导致她体型‘变型’。”
卡林又说:“现在医生说阿迪卡的眼睛不能承受太过强烈的光照射,所以你们要拍照的话,也千万别用镁光灯,以免伤到她的双眼。”
说起来是有点玄也有点巧合,在女儿临盆前的三个月,身为外公的卡林便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我梦见很多人到我家,屋子里里外外都是人,但当时我也不知道这些不相熟的游客为何来这里。”三个月后,当阿迪卡抱回家里后,卡林终于明白这个梦原来是个预兆,因为这六年来,不时都有远地而来的好奇者慕名而来看望阿迪卡,甚至可以说,卡林对这些不请自来的人都已感到麻木不仁,也来者不拒了。”前来的人也包括外国人,当中有人给钱阿迪卡买东西吃,有些则买了很多玩具给这外孙女。

“自己的外孙女也算是骨肉,即使有人曾出高价达五万元要买她,我也不会卖掉这外孙女。”

那我听说曾有人出价五万块要买下阿迪卡,是不是真的?“没有啦,他们说要买阿迪卡是开玩笑而已啦,自己的外孙女也算是骨肉,别人出再多再高的钱,我也不会卖掉这外孙女的。”
卡林自称有七依格橡胶园及三依格油棕园的‘财势’,然而对这对暮年夫妇而言,钱远远不及亲情来得重要可贵。
谈到这小女娃的起居饮食时,卡林披露阿迪卡晚上很早就入睡,除非是她喜欢的歌唱节目,才会稍迟入侵。“至于吃方面,饭固然有吃,但吃得很少。她比较爱吃水果多一些,如苹果、红毛丹、葡萄和榴莲,不过她最不爱吃橙,可能是酸的关系吧。此外,她也爱吃巧克力。”对于共处六年的孙女,卡林对孙女的喜好一清二楚。

她是两个老人家的开心果。

无奈没小玩伴
阿迪卡有很多玩具,她抱起小狗熊玩具把玩,骤看下去,狗熊的脸比阿迪卡的脸要来得大;拿起电话玩具,那听筒在比较之下,让阿迪卡真的看起来是名副其实的娇小玲珑、百分之百的‘迷你’。“左邻右舍都没有一个年纪相若的小玩伴跟她玩,阿迪卡也只有被迫整天呆在家里,偶尔傍晚时分,我会载着她到附近逛逛看看风景。”
由于阿迪卡的双亲工作非常忙碌,他们并非每个星期都前来看望这个人人宠爱的宝贝女儿,有时一个星期来一两天,偶尔则一个月来一两次。“每次她的父母和兄弟姐妹向她挥手告别时,她都会依依不舍哭了起来,但没有办法啊!他们都要工作,要照顾她也不容易的。”
倘若他日两老不幸离开,那阿迪卡又怎么办?“那当然是她的父母拿回去养啦!这一天始终会到来,所幸阿迪卡身体很健康,只是面对体型小不会长高的困难而已。”卡林不急不徐地回答。也许,该提一提的是,阿迪卡并不随意让人亲近她或拥抱她,像是永远带着一颗警惕的心。也好,对这个小小女娃来说,这也是自我保护的方法之一吧!

*备注:此乃【旧闻回顾】,内容为《风采》20周年特大刊—破记录档案系列(1997年12月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