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旧闻回顾】大马超级大家族 四合院八屋报喜

【旧闻回顾】大马超级大家族 四合院八屋报喜

这是大马第一超级大家族。我们所谓的超级,不是指人口,而是八兄弟姐妹分别住在一个犹如四合院的土地上,九间屋一家连接一家。

他们的祖先黄进财当年住在巴生海南村,为了联系所有子孙,将长长的浮脚木屋瓜分十间大房,每间大房住上整十人。当经济好转时,更一口气买下一块空地,从海边搬到陆地扎根,盖了九间独立双层大屋,送给八个孩子,另一间送给长孙。

每年除夕团年饭,来自这八个家庭超过300位成员齐集在一起,气氛热到顶点;亲朋戚友要拜年,更是一次过拉大队到八间家轮流拱手祝贺,大人派红包派到手软,小孩却有千封红包入袋。

本刊在新年即临独家挖掘出这一桩超级蔡事,感染此罕见大家族的欢乐气氛……

红包派足15

带着绵绵细雨,驱车来到我国著名水墨画家兼书法家庄金秀老师位于巴生的家,未进大门,已听到一片吵杂的说话声,进到门口,天啊!人潮汹涌,小小的屋子,挤满了人,我只能用‘人气腾腾’四个字来形容,

原本想和庄老师做一个家庭小访问,没想到盛情款款的庄老师,把大班亲戚都邀了回来,大伙儿齐聚一堂庄老师的妹妹庄细珠(68岁)、妹夫陈友梓(67岁)及四个孙子、庄太之妹黄顺娴(66岁)、干女儿林秀莲及两个女儿、庄老二女儿庄文真(43岁)女婿及两个女儿,和其他兄弟姐妹的儿孙,一时之间,把我这外来者也搞得连称呼也叫不出了。

 小女孩儿束着数条发辫,红冬冬的小旗袍,让满室起了喜气洋洋的氛围,有病在身的庄老师,为了凑兴,也穿了一件红彤彤的答迪衫,确实让我深受感动。

在百张口争相抢话的同时,记者亦无意间发现了庄金秀岳父母黄氏家族,九门连开,三百余人栖居一院的大户逸事,热闹又有趣。

原来……

庄妈妈以往教育五个子女时,都扮演着‘黑脸’角色,把子女调教得个个成才成器。而庄老师则是旧一代难得一见不提倡鞭打教育的老人家。

大宅门缘起      扇扇通门进出自如

在早期的巴生沿海岸的海南村里,住着一户大人家,他们都姓黄,百多人口挤在长长的浮脚木板长屋内,长木屋割了十间房间,由黄氏家族分住,每间房约住上七、八个人,大家在一起吃喝玩乐,热哄哄不说,那份亲密的手足情,无时无刻都表现在这百口人家的一举一动里,窝心又踏实。

黄家大小回忆在长木屋的趣事时,总忘不了在长长的饭桌上,所有人齐聚一起吃饭喝茶、看电视的快乐时光,这份难忘的回忆,也成为如今皆已长大成人的黄氏后代,追溯快乐童年的根源。

当年,生活过得相当富裕的已逝夫妇黄进财和王亚山,洞悉亲情是世上最难得之情,唯有维系它,才能让后代子孙高枕无忧、安安乐乐地过日子。为了维系子孙们的亲密关系,黄进财不惜撒千金,在巴生Teluk Pulai买了一块空地,盖了九间大砖屋,送 给他的八个孩子,每间屋子,都没有厚厚的墙,取而代之的是一扇进出自如的通门,九户人家,大大小小的成员,可以毫无顾忌地互相穿过彼此的家院。

从建在海域旁的长木屋,到着陆的大砖屋,看得出这大户人家的祖先,为了他们的后代,付出了多少心血啊……

庄老师即兴画公鸡贺岁,庄太太在一旁观看。两夫妇恩爱如昔,夫唱妇随。

大宅门过年      围桌饭菜百人共享

黄进财夫妇,像一般中国传统的父母,总期望家族百业千秋、子孙灯火旺盛,他所建造的大户庭院,有点像中国的四合院,东南西北一个院落,互通其道,又保有彼此的隐私一面,可谓设想周到。

回忆起当年,六女儿黄顺妹笑开怀说:“当年我爸妈还在时,每逢过年过节,爸妈家里总聚集了数百人,场面壮观浩大,儿子、媳妇、女儿、女婿、内孙、外孙……名字叫不完,数也数 不完,外人到访也会被吓着呢!”不完,外人到访也会被吓着呢!”

“尤其是农历新年吃团年饭时,一大清早,家里的妇人早已待在厨房洗洗切切了,准备当晚超过百人的晚餐,每年都少不了的鸡虾鱼猪脚鸭,菜式至少有十五样以上,端放在桌上,好像千人宴般。”

每年,黄进财夫妇都要派出百封红包,为免漏派,他会吩咐孩子或孙子们,在除夕夜之前,用毛楷写出每家每户的名字,方便他计算红包封。单是写各家名单,也要花费两、三天时间,可见黄家人丁多旺盛!

庄金秀老师的岳父黄进财和岳母王亚山是黄氏大家族的主系人,后为庄金秀长子庄文开及亲友。

拜天公最轰动

黄顺妹二女儿庄文真便说,当时,她到外祖父母家拜年,一边手拿红包,一边小嘴念著恭喜发财新年快乐,从外祖父母算起,她最起码要向80个以上的前辈敬安,真是拿红包都拿到手软,嘴巴可能都念到麻痹了。

“真的非常热闹,最高兴当然是我们这些小鬼头,尤其以前还可以玩爆竹,边吃着糕点,东家钻了,往西家跑,快乐得不得了。”

“我最开心的便是年初八晚上,九间家灯火通明,家家挂满红彩,整个晚上大伙儿都不用睡觉,等着时辰拜天公,大人有大人忙,小孩子有小孩子玩,吵翻天,再加上爆竹声,更不得了,感觉上整座城市都被我们震动了。哈!”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这句话是真的,大家会看在老人家的份上,在大节日时一定会聚在一起。而今因为没有人打头阵,大家变懒了,慢慢地新年也只是各过各的。不过,还是会一家家去拜年,分送礼物红包,但少了聚集一起吃团年饭的浩大场面。

近年,黄氏兄弟姐妹年事渐高,活动量也少,彼此的手足情,多以电话维系,幸好那份浓浓的感情还没有褪色,当年黄氏祖先的苦心,至少没有白费。在这人情淡薄的时代,仍有一大户人家守着祖先流传下来的一脉手足感,实属难能可贵。

庄金秀夫妇行婚礼时,还是住在水上长屋,夫妻俩过桥时都要特别小心哦!

庄金老师的全家福。前排左起为大女婿达勒哈、大女儿爱琴、大媳妇郭竹君、大儿子文开、庄金秀夫妇、二女儿文真、二女婿马士南。后排外孙比罗妮可、小女儿文英、外孙拉芸金、二媳妇颜爱玲及二儿子文华。

大宅门文化      不打不骂以爱为始

黄氏夫妇对亲情的重视,也遗传到女儿黄顺妹这一代,黄顺妹虽嫁作庄家媳妇,但仍守住在父母亲生前留下来的祖屋,与丈夫庄金秀结婚四十多年,不曾离开过祖屋半步。如今,已拥有六个内外孙的庄太太,深深感激父母亲的用心良苦,让她除了有丈夫儿女陪伴下度过半辈子,亦可同时与兄弟姐妹,一起分担日常生活的苦与乐,彼此互相扶持直至今天。

虽说先父的教导有方,庄金秀和黄顺妹夫妻俩,仍然有他们一套的育儿法门。且看丈夫庄金秀,不打不骂,乖儿辈出。贤妻黄顺妹,打打骂骂,庄家五兄妹,俊杰辈出。

庄家育儿法,以自由人权为散点;画墙涂鸦,从不打骂,孩子的幸福和光明的前景,皆由他们自个儿做决定。

前辈老画家庄金秀,以爱为基点,温言和色,让五个儿女成长为人,倍感父亲的用心良苦。妈妈则以严母打儿骂女角色出现,扮黑脸、关门封窗,只准孩子围坐画画、写字、读书。

女儿庄文真受了母亲影响,对孩子严格非常,爱女心切,大声呼骂之间,句句掏心掏肺,折转之际,猛然惊觉,当年老母亲的教诲,如今都出现在女儿身上了。

三代同堂的庄金秀老夫妇与二女儿、女婿、两个可爱的孙女,还有饲养的小马儿留下新一年美丽回忆。

三名穿上传统新年服饰的小女孩,是黄家一手调教出来,乖巧贴心的漂亮宝贝。

称呼礼仪要懂

庄老师谈到五个儿女,脸上露出罕见的笑容,他抿嘴笑说:“我们老一辈的人,哪有什么正规的育儿法啊,我不打骂他们,任他们自由发挥,喜欢做什么,就去做吧,我的五个儿女都是在这种‘无政府’状况之下长大的。”

庄妈妈却说:“我可不一样,小时候,如果他们犯了错,我会责骂他们,有时看到他们都听不入耳,打一打,难免的啦。”

“不过,现在回想起来,我这几个孩子都蛮乖的,平日我都不让他们往外跑,关起大门,他们都可以乖乖待在家里看书、画画、写字,不需要我太过于操心。”

“我也没有向他们说什么大道理,只是在日常小细节上,如吃饭时的小规矩、称呼长辈等,这些都是极之惯常的小礼貌,孩子都该懂。我与庄老师都不爱强迫他们。”

庄老师接口说:“无可否认,以前的那个年代,社会风气没这般坏,小孩要看电视或电影的机会也少,最大的消遣还是看书。因此,身为父母的我们,也不会像新一代的父母这般神经质。孩子一踏出家门,便挂心到他踏进门口。”

推荐

“现在的父母都挺奇怪的,难得见一见面,老爱问‘你女儿考第几名,你儿子马来文拿几分,’太现实太功利了。所以,也难怪社会会出乱子,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问题根本源自大人的思想。”

庄金秀老师不只书法画画 了得,也弹得一手好乐曲,小小孙女虽是友族同胞,她是否也能耳濡目染成为多才多艺的才女?

新派大宅门      不打不骂难成大器

庄文真(庄老师的二女儿)在旁忍不住搭腔说道:“啊呀!现在的孩子,若你不严格管教,太容易变坏了。”

“你想想看,外面的诱惑有多大,电脑、电影、朋友、同学等等,都让我们失去了信心,你叫我怎能不廿四小时盯着她们,”庄文真与其巫裔丈夫马士南,育有两个女儿,分别是11岁的玛丽莎和9岁的娃丽莎。

现在轮到庄家新一代与我,分享她的教女心得,庄文真怪不好意思说:“我可不像爸爸那么好脾气哦,我对这两个女儿很凶的。常常在不自觉中,撕破喉咙大骂,每次我爸听了就受不了,便训我干嘛对孩子大吼大叫。唉,我有苦你不知啦,我这两个女儿,像冲着向我来讨债似的,不管我怎么软言柔语,她们老爱与我唱反调,常把我气得七孔生烟,你说我是不是要大声吼?”

庄老师在旁听了,仍以一副不以为意的表情说:“教孩子,老是骂他们也不是办法嘛。”文真即辩驳:“我爸就是不明白,现在的孩子,有多难教。”

我看到了两代育儿的思想观念差距,虽没有太大的冲突,却也窥得两代之间,对孩子要求的不一。

庄老的妹夫陈友梓,是巴生著名的传统南音导师。

为人母方知味

庄老师的教儿育女法,有如放羊吃草,任他们自由寻食,只要饱食知返便好,女儿文真则勒紧着拴绳不放,因过度操心、关爱,相对地,变得些许严格。我发觉每当这个妈妈叫女儿做事时,她的女儿总是嘟着嘴巴,心不甘情不愿的,看到这幅有趣的母女构图时,也会叫旁人禁不住笑了起来。

后来,庄文真还对我说:“我小的时候,妈妈常常骂我与哥哥姐姐,觉得好讨厌和生气,现在有了这两个反斗星,终于明白当年妈妈的辛苦了。当别人的妈妈,真的不容易啊!筒中的滋味,恐怕只有为人父母者,才能真正了解其中的酸甜苦辣。”

庄老带点自我招供的意味,笑笑说:“孩子年幼时,我大部份时间都不在家,比如开画展、社团开会等,所以管孩子之事,都由我太太负责,我很少理会。只要他们不过份,通常我是采取不闻不问的态度,因为总觉得给他们一个自由的空间,对他们日后的人格发展,有很大影响。”

庄妈妈也微笑接口:“对啊,不刻意去要求每个孩子,每年都拿第一名。也许,这是一种自动自发的自律训练吧}我说,小孩子本身的意念很重要,好的思想,便向好的方向发展,不好的,则会走向歪道。像我家的孩子,整日以书画为群,长大后也爱看书。简短来说,一个好的家庭环境,往往让父母在教育孩子时,事半功倍。”

二女儿庄文真教育孩子脾性和妈妈一样,她认为有打有骂才能教育出优秀的下一代。

大宅门同点  知识份子饱读诗书

庄老的五个子女,大儿子庄文开和大女儿庄爱琴,现居澳洲,二女儿庄文真、小女儿庄文英及小儿子庄文华则长居大马,个个事业有成,都是各行业的俊杰。

现有七个孙子的黄顺妹,曾对女儿抱怨说,想当年其外婆这把年龄,内外孙已有66个,真的没法比啊。可见这位祖母级的妈妈,心里仍然渴望几个儿女,再争气一点,让她坐拥孙儿成群。

庄家是一个大家庭,若夫妻俩的亲友聚在一块,不下两三百人,今天的来者,只是一小部份而已,但声势已够吓人了。

部份都是当了人家祖母祖父或爸妈的,大家都七嘴八舌,大谈亲子关系,静静听了好一会,我有一个重大发现,原来这两个家族的上一代或后代,都是饱读诗书,琴棋书画,样样了得,打 个比喻庄老妹夫陈友梓,便是巴生出名的传统南音导师。

而且,诚如庄老之妹庄细珠说:“不刻意去教,用真心去爱,孩子自然感受到,过度操心或监督,有时弄巧成拙。”

这点教育法,与庄老师的自由人权教育法,不谋而合,所以我说这大家族的教育法,都是沿着一条线走的。

内容来源/ 《风采》428期刊·2005年1月号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1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