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抗疫志工张晓盈 有爱无惧•为前线争取多一点休息时间

抗疫志工张晓盈 有爱无惧•为前线争取多一点休息时间

你对新冠病毒的了解有多深?你又是否知道冠病评估中心的功用是什么?

《风采》在这抗疫一周年里采访了两名到冠病评估中心服务的志愿工作者,希望读者们能从他们口中了解新冠疫情的其中一个部分–冠病评估中心的日常运作及功能。同时,也期望能以此激发更多人自动自发成为志工,为抗疫尽一份力。

张晓盈当初发帖主要是希望能有更多人加入志工团队,帮助冠病评估中心的医护人员减轻工作。可惜,直到她离开中心的那一天,仍没有其他义工加入。

为抗疫出一分力       走入冠病评估中心 

1月28日,张晓盈在脸书上发布了一篇关于她在冠病评估中心当义工的贴文,希望以自身经验鼓励更多人加入志工行列。没想到此贴文获得逾千个转发,更引来了许多媒体报导,让许多人对冠病评估中心的志工多了一份好奇心及了解。

当初会发此贴文,主要是希望能有更多人加入志工团队,帮助冠病评估中心的医护人员减轻工作。可惜,直到我离开中心的那一天,仍没有其他义工加入。

张晓盈

张晓盈从事影片与节目制作长达16年,却因为行管令丢了工作,唯有靠自由工作赚取收入。2020年12月,全马疫情遂渐严峻,张晓盈也宣告全面停工。她开始意识到生活上的紧张,为了不让自己胡思乱想,决定为抗疫出一份力。结果在‘马铃薯叔叔日志’’里看到了招募志愿者加入前线的贴文,而且列名的岗位选项包括非医药职务,于是她便立刻报名参加。

很快地,卫生部职员与她联络,经过登记、网上简报会、签署同意书、到县卫生局报到及接受拭子检测后,便于1月20日展开了在安邦的冠病评估中心(CAC)为期16天的志愿工作。

张晓盈主要的工作是在于进行资料输入。

为了避免时时更换PPE,大家都尽量等到午休时段才脱下PPE、解决身理需求,随后再更换一套新的装备。

16 体会前线喜怒哀乐 看尽民生百态 

其实,面对无形但伤害力巨大的新管病毒,你说她不害怕吗?

她与所有人一样,刚开始进入冠病评估中心工作时都会感到害怕,因为这里是高风险区,前来排队登记的都是确诊的冠病病患。值班时,每一个人都会被要求穿上个人防护装备(PPE),手戴两层手套。只要你上厕所或是吃东西喝水后,都必须更换整套PPE,因此大家都会尽量忍耐,直到午餐时间才脱下PPE解决所有生理需求,随后再换一套新的装备直至下班。

“PPE很闷热,穿到一半就开始冒汗,做完工已经全身湿透。有两位登记处的护士,就是因为太劳累,再加上装备的闷热而被迫停下工作休息。”

这段小插曲,对张晓盈来说也是一个难忘的经历。

话说,张晓盈首日到安邦冠病评估中心报到时,原本被安排到资料输入处站岗。正因为看见两位护士姐姐不舒服而被迫卸下工作休息,因此张晓盈便马上自动自发地前往登记处顶替工作。可摆在眼前的紧迫的状态–前线人员病倒、确诊病患排长龙,双方根本无法在工作沟通上衔接,加上病患与工作人员的比例有所差距,使得登记处一片混乱,病患怨声四起–每一位都认为自己应该首先被接待,有者更是大声斥责。

当下难道不委屈吗?

“我还记得那天的病人很多,毕竟是接手工作,我不知道护士之前做了什么安排,结果才会被骂。其实这些病人都很好,他们看诊了后都特意倒回来感谢或是道歉,并要我好好照顾安全。”她坦言当下是委屈的,然而病患的真心,也即时让前一刻的委屈顿时化作云烟。

最后,大伙儿成了好伙伴。

我来支援   为前线争取多一点休息时间!

她解释,冠病评估中心主要的角色是将冠病病患分级,同时也会有一名协调员协助民众回答及解决有关新冠病毒的事项。

“我们会有一条热线电话,供民众联系及询问,所以会有一名专业医生负责此热线。刚开始时,医生都会亲自接电话回答问题,但是拨电进来的人实在太多了,根本来不及接。经过讨论后,我们决定改以WhatsApp的方式让民众查询,但是仍然疲于应付。”

虽然不是真正站在医生、护士的救护角色上,可是站岗支援的她,也看见了对抗疫情,需要多么庞大且有系统地的队伍,才能好好地贯彻救援工作。

张晓盈透露,在当义工期间,看见了医生几乎每15分钟就可以接到20至30个讯息,大部分人都会问:我确证了怎么办?“也有些民众爱以长长的语音讯息来查询,或是只写了一句:我确证了,其他详情都没留下,这无形中添加了医生的麻烦。有时也会遇到滥用热线的人,比如打电话进来问:’医生,我不小心喝了毒药怎么办?”真的让大家哭笑不得,同时也使医生的救援工作变得一点都不轻松。”

推荐

如果没有抗议志工的支援,医护人员下班后的时间可能还需要继续工作。

她表示,在冠病评估中心的工作时间是上午8时至5时,每天负责把病人资料输入电脑。

如果没有我们帮忙输入资料,医护人员就必须在放工之后把资料做整理及输入电脑。所以我真心希望能帮他们减轻这项琐碎又耗时的工作,让他们有更多时间休息,为明天的病人再次奋斗。

原来,在志工未派往评估中心之前,医生在结束白天的工作之后,必须利用个人休息时间来完成输入患者的资料,导致休息时间更短了。休息不足、工作时间繁忙紧迫,你说前线人员不累吗?

张晓盈在受访时表示,自己过去对冠病的了解都是从媒体报导及网上得来的资料,所以在加入志工团队后,对这个病毒及防疫守则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她清楚地知道了冠病病毒的传染途径,明白病毒不是通过空气传播,而是通过带菌者飞沫或是接触到被污染的表面,再触摸自己的口鼻眼,才有可能被传染。

“以前会不停的洗手,现在终于明白洗手的真正原因及需求。”最后,她希望通过这篇报导,能再次鼓励民众踏前一步,加入抗疫志工团。

有兴趣参与志工活动的朋友,可以到这个链接做登记: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e/1FAIpQLSfDhK_1h5r3lwhvBZSZgyDGaUa0824b5HoB3OonGcssNDlqTA/viewform

采访报导/林仪倩

照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0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