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女朋友去堕胎 坏运气一直跟着我

Profile 阿亮│36岁
●2006年4月21日在吉隆坡中央医院17楼附近落网。
●23岁时入狱,身上带毒品触犯39B条例,被判死刑。
●他是死囚,被关的地方和普通囚犯不一样,后来上诉得直,回到普通囚犯。他在监狱12年,去年出狱了,是再生人。
●2009年12月3日到现在,没有再沾过毒品。

采访当天,阿亮自己骑着摩多上来,进来时,洒落一地的阳光,你看不出他曾和死亡如此的靠近。结实黝黑的皮护,代表着他最近的生活都是非常充实的。
他说今年36岁,23岁时入狱,因为带毒品,触犯39B条例,被判死刑。
来自小康家庭的阿亮,父母妹妹都非常疼爱他,他说他的人生前半段都是非常幸运的,心想事成,工作顺利,老板赏识,每份工作都升职加薪。一切都非常顺利。

带女友去堕胎后, 坏运气一直跟着我
20岁那年,他说做了一件很无良的事情, 之后命运就改变了: 就是带女朋友去堕胎。
他问我:“你相信吗,当你做了一件坏事,冥冥中就有一条路带你去黑暗的地方。因为堕胎,我的命运全部改写,以前我的命运真的很好,从小,我没有钱用,无端端就有人拿钱给我。”谈起堕胎这件事,他无限的唏嘘的说:现在想到都会流眼泪,如果孩子还在现在已经10多岁了!”

警察冒充买家
亲眼看着朋友当场被捕
“地方我放,对方来拿货。”
能够赚多少?
“看重量,两公斤两千五。”

律师说错话,两次上诉都输了。
和我一起关的有一位死囚,以前我交货给他。那天他说钱只收到一半,我说没有关系,你先拿去,他被捉时才知道原来是警察冒充买家,那位朋友当场被捉。我看着他被捉的。我当时在附近,他现在还在里面,两次上诉都失败。”
当高庭判一位囚犯死刑后,他有两次上诉的机会。如果两次都失败,就输完了,就代表生命随时会结束。这是很多死囚都非常担心的事情。
阿亮第一次上诉时失败了,他说起当天的情景:当时大家都看到我的赢面,感觉那个法官好像要放我了。但是很奇怪,感觉到好像有一股力量不给我赢。我的律师忽然脑筋好像僵掉似的,无端端说错话。然后那个翻译告诉我:你的律师讲错话了。前一回高庭下判也是这样。两次这样的经验。就是你感觉有一样东西压着你,不想给你放出去。”

高庭判你死刑的时候,
你当时的反应如何?
“当法官判的那一刻,我的脑一片空白,看到庭上妈妈和妹妹全部流眼泪,我也很难过。回到牢里,一直想一直想,不知道家里有没有钱请律师,也想到过去自己做过的事情,一幕一幕,好像电影一样,有时又想到一个人如果要走到黑暗的地方,不是那么简单,但是其实也很容易。天很公平,祂有两条路给你选,生命中你有好朋友,也有不好的朋友,为什么我们会交到不好朋友?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办法睡觉,脑海里不停的转,里面的朋友看我一天一夜没有睡过,问我要吃睡觉的药吗?我说不要。
被判死刑,才开始懂得想,在Sungai Buluh等待审讯时虽然身在监狱里,习性还是没有改,烟照抽,和以前没有两样。一被判死刑,忽然间完全改变了所有的想法,懂得想了,知道什么是应该争取的,什么是不该争取的,什么是该做的,什么是不应该做的。我觉得判我死刑是好事来的,要不然我相信到现在都是一样,不会改的,也是进出进出(监狱)。带毒时,我已经有两三次逃过警方的逮捕,最后一次逃不掉。要不然你想想数量不少的毒品会害死多少人。上天对我不薄,判死刑对我来说是好事。

这个代价很大,你在里面怎样戒掉的?
这要感谢妈妈,在里面的时候我一直想,什么是最重要的。朋友给我抽,我就想,还要抽吗?人都要死了。还能为父母做些什么?想到什么都做不到了,一直流眼泪,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睡不着,脑筋一直在转还能够做什么?我就想,即使什么都做不到,至少照顾好自己的身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损害。就想到这个,从2009年12月3号开始到现在,没有再沾过。其实当你下定决心时,停就停了,不要的东西你不会再去想,想就是你还想要,父母重要还是这个重要?你被判了死刑,你妈妈还老远来看你,有时候没有车子,两老骑一个小时的摩多,想起都想流泪,你还想抽吗,好像不可以这样。就这样完全戒掉了。

死囚都叫B.A,那是代表什么?
B.A就是Banduan Akhir的缩写,又叫Billik Akhir,这是最后的机会。绞刑的时候,也是最后一间牢房,最靠近绞台那间。在里面等待的过程里无法想象的煎熬。每天都胡思乱想,完全没有阳光。不是外面没有阳光,是内心感觉很黑暗,看不到前路,死刑是关着我们的身体折磨我们的心灵。我们有两次上诉,第一次三个法官第二次五个法官。看着其他死囚朋友上庭输了回来就会胡思乱想,他会输有一天我们都是同样的命运。
大概住了一年,心才会平静一点,靠佛法平静。一定要一年时间来调整。我看到有些人在里面吓傻了,用针线缝自己的嘴巴、用头去撞铁门。我也看过有两个人忍受不了这样的煎熬自杀了,一位印度人,一位外国人。他们拿棉被,弄成条状,绑在窗口上吊。那个房以后没有人住?一样有人住的。只是把窗口封了。以前有空隙可以上吊。现在很难在里面死。现在门上的铁条还加了网,怕你爬上去,打爆灯管自杀。自杀要很大的勇气的。绝望的时候我也有过这样的念头。很多死囚都有这样的念头,只是不敢去做。尤其是当你知道没有什么希望在等死的时候。虽然同僚知道你输了都会安慰你,不用怕,有机会的。但是看到别人输了就会害怕,每天都是这样的煎熬。

死囚和普通囚犯有什么不一样?
死囚是长时间被关着,虽然一个人一间房,吃住啦撒都在非常小的房间里。厕所是两寸矮矮的墙隔开。
每天面对就是四面墙,穿红衣蓝衣的普通囚犯虽然是在里面,但是可以自由在监狱里工作、看电视。死刑的囚衣是白色配红色。普通囚犯和死囚,是不一样的世界,不只是衣服,待遇,
孩子没有了,后来当上厨师,迷上赌球,赌输了,就问朋友有没有什么好康可以介绍一下。朋友就介绍他带白粉。开始时带少少,后来越带越多,终于在2006年4月21号这天在吉隆坡中央医院17楼附近落网。
还有我们自己的心境。因为已经成定局,性格完全改变了,做每杨事情前会想,不像以前,不管了,做了再说。
死囚没有电视可看。有一架放电池的随身听。每天最期待就是半小时”放风“时间,活动的空间就是门外的走道,走道两旁都是死囚室,有铁条,看到彼此,可以谈话。我们自己制作了一粒球,就在走道踢球,或走来走去,半小时后就要回到牢房,每天关23小时,一小时在外面。以前还有半小时放风,现在5个进去后,另外五个再出来,和普通囚犯的比较,我们称为”关中关“。失去的双重的自由。一离开房间,就要上手铐。会客时,也有手铐,有人押送。
死囚在里面不需要打鞭,如果可以出来,20鞭都没有问题。B.A没有鞭刑,我们在里面有一句话这样说:你就好啦,有得鞭好过没有得鞭。但是我们宁愿被打鞭,即便是打20鞭代表还活着,代表还有机会出来。

你觉得对不起谁?
很多很多人。买过毒品的都是我对不起的人。做了坏事,自然慢慢会走到歪路。深深忏悔我曾经伤害过的人。奉劝年轻人,不要贪快钱干坏事,不要以为侥幸,“出来行是要还的。”

后记:
在加影监狱的死囚,
有80巴仙已经改过自新
看到阿亮的时候,我的心情是复杂的,可以上诉得直离开死囚室回到普通牢房真的是非常幸运的事情。庆幸他学佛了,懂得因果,懂得忏悔。
他说在加影监狱的死囚,他敢说80巴仙已经改好了。这个巴仙率是弘法老师郑素福和同仁们最欣慰的事情。让社会多一个好人,少一个坏人是这些年他们一直在努力的目标。
下一期,阿亮死囚的心情故事继续,他会告诉你,死不可怕,等待死的过程那种煎熬才可怕,下一个会是我吗?还有绞刑前一天,死囚如何度过这一天。(两位本来一起绞刑的死囚其中一人忽然被缓期执行,他目睹了同伴的最后,回来告诉同僚死囚最后一天的心情。)

采访: 欧芙伶

 

■详尽内容:第688期《风采》
订购杂志 https://forms.gle/LD56nyZruYakma8H7
订购电子版 https://forms.gle/E1KByvBZCuMdR5X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