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多产妈妈何婉菁 7个孩子不上学从小玩到大

多产妈妈何婉菁 7个孩子不上学从小玩到大

如果有一天,你的孩子在公园里或家门前爬上一棵很高的树,相信大多数的父母都会立马上前制止孩子,深怕孩子会从树上掉下来而受伤。

来自金马伦高原的何婉菁是七个孩子的妈妈,她的每一个孩子到了6、7岁就开始喜欢爬树,而且一爬就是20尺高的树,何婉菁和丈夫非但没有阻止孩子,甚至放手让他们去完成想要做的事。

“我家门前有松树,树干是直直、瘦瘦、高高的,大约有二十尺这么高,我在孩子爬树前对他们说要小心点,孩子反而很有信心地跟我说:妈妈我是不会掉下来的。所以我就相信他,然后我走进屋里叫老公来看着孩子爬树,我不想因为我的担心而影响他,也不想用爱去牵绊孩子。”

看到图中大树顶上的小孩吗?爬树是他们家的强项。

何婉菁指出,孩子们对爬树这件事向来很有信心,至今都没有从树上跌下来的经历。她认为如果父母对孩子有信心而愿意放手让他们尝试,孩子其实是学会不让自己受伤。“与其我们一直想办法不让他们受伤,倒不如让他们自己去学会不让自己受伤。”

现年44岁的何婉菁与丈夫黄田环在金马伦高原经营有机和平农场 (Terra Organic Farm),也是国内首个采用自然活力农耕法的农场。于是,农场成了孩子们最佳玩乐的好去处,除了爬树,他们自小也喜欢在农场里爬楼梯。

“我的每一个小孩在十个月大的时候,自然会想要爬家里的楼梯,我都会跟在他们身后,几次之后,他们就可自行在楼梯爬上爬下了。之后孩子在农场里爬楼梯,其实也不会有严重的摔伤事件,因为我们都会跟在后面看着他们。我们也和其他父母一样会担心孩子,但也要放手让孩子去尝试。”

爸爸陪孩子爬楼梯是成长过程之一。

沿用父亲教养方式

何婉菁之所以会放手让孩子自由去探索他们想要做的事情,与她的成长环境有很大的关系。她自小就在华德福教养方式下长大,这种人性化的教育方式,让孩子获得感觉、意志和思考的全面发展,尊重孩子的精神本质,让孩子获得自由。

何婉菁的七个孩子从小玩到大,反而都自律自立。

“我的爸爸在我小时候并不知道什么是华德福教育方式,后来我才了解到其实他对我们的教养方式还蛮贴近华德福的。在我的印象中,我小时候要玩什么东西或要探索任何事物,爸爸都不会拒绝我,即便是我要玩刀子,他都会让我去玩,但也会在旁边看着我玩,更不会吓唬我说这个举动是危险的。”

何婉菁表示,自小她就感受到父亲满满的爱、信任和自由,当她稍微长大后,有时候她会跟父亲说一些事她办不到,可是他总是那个给她信心并认为她是可以做到的人。

“我还记得我十多岁时,有一次我三岁的弟弟静静地在发呆,我就去逗他玩,我爸就跟我说不要吵他,这件事情给我的印象很深刻,我觉得这是爸爸对一个小孩的尊重,即便是三岁的小孩在发呆也不能去打扰他,爸爸也有跟我说,探索是婴儿的基本需求,所以我才了解到我小时候所进行的各种探索是因为爸爸要给我们自由、时间和空间去成长。”

给孩子自由与空间去成长,是爸爸传承给何婉菁的教育理念。

她透露,因为父亲的教养方式让她快乐无忧地成长,也学习到不同的事物,于是她当妈之后,也沿用了这套教养方式,甚至还亲自去报读华德福教育的师资培训课程,希望能够在教育孩子这方面做得更好。就连毕业于马大物理系硕士的丈夫,也赞同她对孩子施行这套教养方式。

越生越爱小孩

何婉菁是时下比较少见的多胎家庭,在七名孩子当中,最大的今年已经17岁了,最小的则是5岁。由于自己从小在爸爸的有机农场长大,进而爱上大自然,所以她七个孩子的名字都与大自然有关,包括海洋、小河、天空、小野、一岩、一阳和于飞。

孩子如名字一样,在大自然奔放。

“其实我本来是没想到要生这么多孩子,我是越生越喜欢孩子,生了孩子后觉得孩子很可爱,就想再生,虽然说在照顾方面会有点辛苦,但其实我老公也跟我一样,很喜欢小孩,而他也是一个能够帮助我照顾孩子的人。”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首两胎是在私人医院生产,何婉菁的其余五个孩子都是在家温柔自然分娩,主要是希望自己是第一个触摸到孩子的人。

何婉菁有五个孩子是在家中自然生产的。

七个孩子的年龄都是间隔1~3岁,询及她和丈夫是如何分配时间照顾孩子和打理农场时,何婉菁指出照顾七个孩子很辛苦很忙碌,但只要用对方法,就会事半功倍。

“我会让孩子们清楚知道界限,也就是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就不会有所谓放纵的行为。”她细说自己在孩子较小的时候多用心照顾,反而稍微大一些就不太需要管了。

“我发现很多父母是小时候对孩子太放纵,长大了才想要管已经管不了了,我的孩子们都会分担家务,每个人每天都有各自的工作,大概九岁开始就学烹饪,所以几个大的孩子们都可以自己做饭,也非常独立。”

何婉菁给予孩子自由,而不是放纵孩子。如果过度的自由会让孩子觉得父母好像是放纵他们的话,那确实就是父母的问题了,因为对孩子来说,父母要有威严,也要让孩子明白界限,这样孩子们反而会有安全感。

自由不是放纵,父母与孩子要认知这个限线。

“我在2010年曾与老公带着孩子到澳洲拜访一位华德福老师,正当老公在餐桌上吃着一块饼干,当时3岁的儿子走过来说他也要吃,于是老公便把整块饼干给了儿子。那位老师事后(孩子不在现场时)说:如果我是你,我可以把饼干分一半给儿子,但不会把整块饼干给他。父母必须让孩子知道我可以跟你分享食物,但不是所有人的食物他都可以要,这就是界限的确立与教导。”

她透露,如果父母每一次都在孩子提出要求时满足他们,他们可能就会索求无度,这也是一种孩子对界限的试探,这对父母或孩子都是不好的,孩子会更没有安全感,而父母则被耍得精疲力尽。

大女儿16岁才入学

何婉菁的七个孩子当中,全都没有上过幼儿园或小学,最大的女儿是在16岁,也就是去年才开始到华德福学堂就读,而老二、老三和老四,也在同年随着大姐到华德福学堂上学。

由于她参加过几个星期的华德福师资培训,因此总会不时上网参考华德福的教学资料,然后在家自己教孩子,也特别请一名英文老师专门教导英语。

孩子们从小就没去学校,先在家基本学习与在生活中探索。

无论如何,她认为引导孩子从生活中去学习和探索,提升观察力和好奇心更为重要。

推荐

询及从来没上过学的大女儿会否不适应校园生活时,何婉菁坦言女儿一开始确实会比较吃力,尤其是国文科目,毕竟她从来没有教过孩子国文,孩子可说是从零学起。可是孩子的学习态度很好,上课也很专心,即使是在16岁才开始上学,但却可以跟得上进度,去年的总平均是85分。

孩子不爱3C产品

随着电子媒体的影响力与日俱增,导致当代儿童的生活可说是被虚拟世界包围,但何婉菁的孩子却恰恰相反,他们从小就对3C产品完全没有兴趣,因为现实的生活更好玩。

在农场长大的七个孩子,对大自然生态很感兴趣,对电子产品反而不喜欢。

“我从小就在农场里长大,家里是没有电视机的,结婚以后家里是有电视机,但两个小孩出世后,我就把我家的电视机送给别人,从此就再也没有电视机了,孩子也从来没有玩3C产品,因为农场里的生活已经让他们很忙了。他们很喜欢观察大自然和小动物,偶尔会养一些在农场里抓到的小昆虫,比如蜘蛛、蝎子、蚱蜢和螳螂等,从中观察昆虫的产卵过程、习性,爱吃什么不爱吃什么,农场还有鸡、鹅、牛和羊,他们对这些比较有兴趣。”

观察大自然的生物,再自制玩具,他们的世界创意无限。

她透露,三个分别是13岁、14岁和17岁的孩子是在去年因疫情需要上网课而开始拥有自己的手机,但平时他们也只是用于上课而已,放假时都会自动把手机关掉,更因自己不玩3C产品而感到自豪。

华德福教育——孩子玩够了就不叛逆

询及孩子是否会像一般小孩要求父母购买玩具时,何婉菁坦言当然会,而她仅是偶尔或尽量少买,因为买得越少,孩子就会自己去创造玩具。她举例说:“就好像我的农场里有湖,我的儿子为了要钓鱼便动脑筋自制鱼竿。在地上捡了铁线,在石头上将它磨尖、弄弯成鱼钩,再找一条绳子和竹竿绑起来就可以钓到鱼了。”

大自然到处都是孩子的玩具。

坚持了这么多年的华德福教育,何婉菁很庆幸她在孩子身上看到了成果,她说:“很多人说孩子步入青春期会叛逆,但我却完全没看到,我的孩子在步入13岁之后都没有叛逆的行为,有一些孩子则特别有自信,我15岁的那个儿子,小时候非常顽皮,反而现在非常听话和贴心,我觉得这与我的教养方式有关系,因为他们从小很自由,也因为一直没去上课,该玩的也玩够了,所以也不会出现叛逆的行为。”

专访:慧琳

照片:受访者提供

■详尽内容:第727期《风采》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2
高兴
0
喜欢
1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