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塔利班再执政 阿富汗女人哭了

塔利班再执政 阿富汗女人哭了

塔利班重新在阿富汗执政,全世界的目光都在于塔利班会怎样对待阿富汗的女人?

虽然塔利班发言人穆罕默德提到该组织会按照伊斯兰教法规定,尊重妇女和少数民族的权利以及言论自由,并敦促妇女加入政府,让妇女在不同的(政府)结构中存在。美联社提到,这将是与塔利班上次掌权时的一个显著不同——当时妇女基本上都被限制在家里。

20多年前,塔利班曾在阿富汗对包括女性在内的群体施行高压统治:禁止女性上学和工作;女性必须在男性亲属的陪同下、穿上只露出眼睛的“布卡”才能外出,否则将受到严惩;犯‘通奸罪’的女性会当着她们亲人的面被乱石砸死。如今再次执政阿富汗,塔利班将如何对待女性,为全世界所关注,这也成为判断‘2.0版塔利班’本质的重要标准之一。

1972年,三位身穿短裙的阿富汗女学生走在喀布尔街头。此情景恐怕一辈子都不会再出现在阿富汗了。

重新上台后,塔利班试图以新形象示人。他们多次公开表示将组建‘包容性政府’,实施温和治理。对待女性方面,塔利班发言人沙欣说,塔利班允许女性走进校园,“无论她们是学生还是教师”;允许女性参加工作,前提是‘符合伊斯兰框架’。

然而,至少在目前,与塔利班公开表态相悖的事件却时常发生。据阿富汗独立人权委员会(AIHRC)调查,在法利亚布、昆都士、巴达赫尚等地,女性独自外出仍将受到惩罚,为其提供服务的商贩、司机或医生等都会受到牵连。塔利班关闭了这些地区的女校和混合学校,把女生驱出了校园。两家银行的女职员被赶出办公室,由她们的男性亲属替她们上班。

今年9月7日,阿富汗喀布尔,私立大学的学生上课时用帘子分隔男女学生。

同时还传出‘强娶少女’的事件。 39岁的单亲妈妈Gulpari被告知,至少要‘交出’一个女儿给塔利班的军人。她的女儿一个13岁、一个15岁,听到消息都吓坏了,崩溃地哭泣不止。 Gulpari只好趁夜深人静时,举家连夜逃走。

对此,阿富汗塔利班有他们的解释。“我们的士兵还没有接受如何与女性打交道或者说话的培训。”塔利班发言人穆贾希德在一次发言中说,“在我们彻底安置妥当之前,女性不得外出。”至于是否允许女性参加工作,穆贾希德表示,“在建立伊斯兰体系后,由律法和真主的旨意来决定”。

实际上,女性将在什么样的‘伊斯兰框架’下获得受教育和工作的权利,是个令人费解的问题。分析人士指出,塔利班给女性立下的受教育和工作权利的‘规矩’,给女性带来了极大不便,足以把她们排除在大部分公共场所之外。此外,女性接受的是宗教教育、职业教育还是其他,目前也不得而知。

人民忙着用白漆涂掉女性穿婚纱的广告,害怕被新政权认为‘倡导女性权利’而受罚。

对一部分阿富汗人来说,塔利班执政意味着社会的退步。普什塔娜·杜兰尼是一家专注教育和女性权利的非营利机构创始人,她把塔利班的上台看作阿富汗的‘沦陷’。她说:“他们来了以后,我哭得太多,眼泪都流干了。”

无可否认,在加尼政府时期,阿富汗女性的权益取得了一定进步。2000年时,接受基础教育的阿富汗的女童数量几乎为零;到2012年,女孩入学率超过85%。在喀布尔,女性开始和男性一起走入大学校园,通过书本和网络了解外部世界。越来越多的女性从事知识型工作。2021年年初,阿富汗国会中的女性比例达到27%。

布卡罩袍又重新困住了阿富汗女性。

如今她们都害怕回到最黑暗的日子。阿富汗“TOLO”电视台9月4日发布了一段视频:一群女性用罩袍和头巾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然后走上喀布尔街头,要求获得工作和受教育的权利。在离总统府不远的地方,荷枪实弹的塔利班士兵拦住了她们的去路。一个戴着眼镜、包着黑头巾的大胡子男人挥着手,用扩音器叫她们离开。抗议升级为冲突,士兵用弹弓、催泪瓦斯和胡椒喷雾驱散了她们。

 “25年前,塔利班来了,我失去了上学的机会。”游行参与者阿兹塔·纳奇米对TOLO电视台说,“为了我们的未来,我们绝不能让往事重演。”

阿富汗女性的现状与未来命运受到了广泛关注,跟随图片,让我们回顾阿富汗女性过去20年‘走入社会’的影像片段。这些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权益,会不会就此又倒退20年呢?

2001年,位于阿富汗与巴基斯坦边境地带的一个难民营里,阿富汗难民中的妇女与孩子们。

2006年阿富汗首都喀布尔的Bibi Mahroo高中的英语课上,当地女孩们正从一个帐篷的大洞里向外张望。这所学校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供的帐篷,和被战争毁坏的建筑组成。同时,学校正等待着新校舍在接下来的一年被投入使用,届时将会有超过6000名学生入学,年龄从7岁到18岁不等,其中大部分为女性学生。 

2012年,阿富汗喀布尔,喀布尔Shirino高中的九年级女生在上地理课。女学生当时已经占全国学生总数的40%。

2015年,阿富汗喀布尔,街上身披布卡的女性抱着自己的孩子在街头乞讨。这些女人没有受教育的权利,男人战死或者消失了,现在的她们只能带着孩子出来乞讨。

推荐

2015年,一个女孩子拿着米老鼠造型的气球。

2017年,阿富汗第一位女性武术指导、20岁的Sima Azimi带领女孩子们在山上习武。

2017年,加拿大蒙特利尔,Shaesta Waiz是阿富汗第一位女性民用飞机驾驶员,她毕业于安柏瑞德航空航天大学。蒙特利尔是她独自驾驶飞机进行环球航行的第三站。她表示要独自完成环球航行的梦想来激励下一代女性飞行员和提高女性受教育水平。

2017年,阿富汗喀布尔,女子电视台进行节目录制。阿富汗喀布尔成立了一家女子电视台已经开播。这是阿富汗首家女子电视台,员工多数为女性,而且节目专门面向女性受众,旨在推动女性权益保障。

2017年,阿富汗学生参加第一届性别与女性研究硕士课程毕业典礼。

2020年,阿富汗坎大哈,19岁的电台DJ Habiba Quraishi在广播站主持节目。

2021年,阿富汗首都喀布尔,马尼扎是一群霹雳舞者中唯一的女性成员,她在练习舞蹈动作,该舞蹈团大部分成员都是哈扎拉男孩。1996年至2001年塔利班统治阿富汗时期,取缔了许多娱乐活动,包括放风筝、看肥皂剧、赛鸽、理发,甚至放音乐。

资料来源/网络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0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