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在宗教政策下的马来西亚售酒与赌博业

在宗教政策下的马来西亚售酒与赌博业

过去两年来,我国因受新冠疫情笼罩以致报章每天的头条新闻都被确诊数据所占据,随着政府最近陆续解除各州的行动管制令,人民以为可以恢复正常生活了,不料伊斯兰党的领袖却挑起课题,批评国产Timah威士忌酒的名字有问题,因为他们认为这名字与先知的女儿Fatimah的名字相似,酒类用她的名字来命名被视为对依斯兰教不敬。

引起争议的Timah

除了名字引起争议之外,伊斯兰党的领袖们也认为酒瓶上贴着的英国殖民地官员Captain Speedy头上所戴的帽子也像中东穆斯林所戴的帽子,因此有冒犯穆斯林的嫌疑,有关指责引起非穆斯林社会的哗然,以致国会议员在神圣的国会殿堂内不是忙于辩论如何复苏疲弱的国家经济,而是火力全开都在辩论Timah到底是锡米还是穆斯林女性的名字,以及厂商是否应该改名以避免引起穆斯林社会不满的问题。

当然,大家都知道事情后来的发展是政府最终选择不强逼厂商改换名字,而是规定厂商在酒瓶上解释Timah的意思是锡米而非慕斯林女性的名字而解决了这场闹剧。

大阵仗地跨州买一个希望

好不容易平息了Timah威士忌酒引起的争议,2021年11月14日代表伊斯兰党出任吉打州务大臣的山努西突然宣布吉打州各地方政府今后将不在更新博彩投注站的营业执照,并声称如果他不禁赌将对不起他所信任的宗教;如果吉打州的非穆斯林要买彩票,大可到槟城的博彩站购买云云,他的这项宣布再度引起非穆斯林社会的关注与不满。

众所周知,马来西亚是一个由多元种族,宗教和文化组成的世俗国,国家五项原则之一就是尊崇联邦宪法,在宪法之下,人民享有宗教和文化自由。换句话说,各族人民的生活习俗必须受到他族尊重,不得干预。

我国拥有三千两百万人口,其中百分之六十的人口信奉伊斯兰教,伊斯兰教禁止教徒喝酒及赌博,主张用伊斯兰教义治国的伊斯兰党在取得吉兰丹与登加楼的州政权之后,自然的就发布管制卖酒与赌博的政策在这两个州,是无法购买到万字票或者轻易购得各种酒类的。

根据观察,博彩业与售酒业受到限制的吉兰丹与登加楼引起的反响不算大,毕竟住在这两个州的非穆斯林人数也不多,但是吉打州却不同,因为在该州的两百万人口当中,非穆斯林就占了人口的百分之二十, 而购买彩票已经成为了一些非穆斯林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马来西亚的合法赌博分成几种,一种是游客所熟悉的云顶赌场,一种是小市民熟悉的万能、多多及大马彩,另一种则是赛马,而这三种赌博都由财政部的一个赌博管制单位所监督,涉及的法令包括1953年赌博法令、博彩法令、1961年赛马法令以及伊斯兰法律等。

由于赌博带来巨大的利润,除了上述所提到的合法赌博之外,我们也知道不少小市民也通过各自的管道向代理人购买黑市万字票,以及集团通过网络非法赌球而使政府每年损失巨额税收。

近日,国会议员在国会内不是讨论如何复苏疲弱的国家经济、援助有需要的人民,而是辩论酒瓶上的名字,该不该修改。

禁赌前 先了解宪法

对于穆斯林来说,赌博是一种罪恶,应该加以禁止;对非穆斯林来说,小赌怡情,也为小市民提供一个增加财富的机会。因此,买马票在不同族群之中有不同看法。

有人说赌博是华人的文化,笔者倒不这么认为,因为如果你有去过英国,你会发现英国的大街小巷到处都有赌博投注站,除了传统的赌球之外,还有各种创意十足的赌博,如即将诞生的公主或王子将取什么名字啦,今年伦敦的圣诞是否会下雪啦,赌博名堂之多,令人瞠目结舌。

了解到赌博是一门生意,是一部分非穆斯林的生活方式,那么吉打州不再更新博彩投注站执照的举措到底是否侵犯了非穆斯林的权利?这里我们不妨先看州政府在不违反联邦宪法的情况下拟定自己法律的权利。

推荐

联邦宪法第77条款说明任何一个州政府在拟定自己法律的时候必须确保遵守宪法第九个表内列出的不能碰触的部分,而这个表列明的事项主要是一些大课题,如外交国防等课题,还有食物商业活动(相信贩卖猪肉与酒类都在这儿受到保护), 不过看完整个表就是没看到与博彩业有关的字眼,也许吉打州政府研究了这个部分才胆敢拟出禁赌的政策吧。

吉打州务大臣宣布禁赌政策后大言不惭的说他在替天行道,如果有人不满这项政策,欢迎把他告上法庭,当然,马来西亚的法律是允许受害者上法庭去挑战任何给他们带来不公平对待的政策,我们把这个程序称之为司法检核,但是除了博彩公司之外,哪有民众有钱去做这件事情啊?

联邦宪法第153(7) 条款说明政府不得用以剥夺或授权剥夺任何人已获得、享有、或持有的任何权利、特权、准证、或执照,或在按正常程序照理应该更新或发给准证或执照的情况下授权拒绝任何人更新该准证或执照、或拒绝将任何准证或执照转让予其嗣子、继承人、或承让人。不知吉打州务大臣在决定禁赌前,是否有参考联邦宪法的这项条款?

总的来说,马来西亚是一个多元种族国家,各民族拥有不同的生活习俗,我们知道喝酒赌博在伊斯兰教是不被允许的,但是其他宗教却没有这样的限制。如果穆斯林严守自己的信仰,为什么要害怕街上的商店卖酒或投注站卖马票呢?因为消费者都是非穆斯林,更何况一旦禁赌,小市民就会转去买黑市万字票,到头来吃亏的还不是政府?

许多时候我们都听闻伊斯兰教是拥有宽阔包容心的,但是一些政客却把伊斯兰教弄得狭隘及不近人情,他们把全副精力都用在管制非穆斯林而忘记了教育群众远离赌博才是最佳良方,因为禁赌政策将使非穆斯林对国家越来越回教化的政策感到恐惧,相信外资应该也会重新估计在马来西亚的投资风险,这真是马来西亚的不幸啊!

作者:李素桦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0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