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吕育陶专栏】马来人大团结的谎言

【吕育陶专栏】马来人大团结的谎言

2018年大选的画面历历在目。

在上届大选之后,国阵中一党独大的巫统兵败如山倒,不止失去了执政权,无法呼天唤雨,任意破坏体制,还被新成立的土团党连连挖角,许多议员都过档登上土团党的新船,扬帆起航,有些还被赋予重任,当起部长,例如内政部长韩沙再奴丁。而留在巫统党内的议员,不是默不出声就是官司缠身,以巫统主席为首的纳吉、札希、邦莫达、马兹兰、东姑安南都被提控轮流上庭,统称‘法庭帮’。2018年大选败北后的巫统,党员意兴阑珊,茨厂街示威的红衫军首领嘉玛尤诺斯,更是怕希盟秋后算账,夹着尾巴逃到印尼避风头。

东姑安南。

茨厂街示威的红衫军首领嘉玛尤诺斯,更是怕希盟秋后算账,夹着尾巴逃到印尼避风头。

战败的巫统痛定思痛,分析选票后发现利用伊斯兰党分散希盟选票是下下策,结果让希盟吃了甜头,而缺乏从政经验的希盟,在提出签署ICERD(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时不会带风向和向人民解说原因,消防员阿迪在首邦市兴都庙骚乱事件中殉职,加剧了保守马来社会的不安,觉得在没有巫统的保护下,马来人将会被他族欺负。于是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巫伊合作变得刻不容缓,鼓吹穆斯林大团结或者马来人大团结的口号此起彼落,向来是世仇的巫统和伊斯兰党来个世纪大结盟,为了共同利益而结合。

在连续几场补选都战胜希盟的情况下,更加巩固了马来人大团结的信念,巫伊抱在一起成立的国谐威胁了希盟里的马来政党,原本马来支持票不多的希盟,在一轮种族主义和宗教霸权的攻击下,变得更加脆弱,巫统在马来社会就造谣说行动党控制希盟,马华在华社就说行动党被土团党牢牢掌控。最后连时任首相马哈迪也不得不出席马来人尊严大会,以免成为民族叛徒。

喜来登事件,改变了我国的政向。

本以为马来人大团结的口号一定会让马来人放下成见,团结一起干一番大事业,喜来登政变后,三个马来人政党组成绝大部分为马来人的国会和内阁。可惜马来政客始终有人性弱点,失去权力时什么都可以答应,享受了权力的好处后就设法抢夺更多,翻脸不认人,选区和土团党严重重叠的巫统开始不想和土团党分享政权,自信心爆棚的巫统认为凭一己之力就可赢得所有马来议席。土团党就以纳吉的贪污案攻击巫统,企图把自己朔造成一个类似巫统但相对清廉的政党,合体后马来人政党又重新分裂。

早前马六甲州选画面。

推荐

柔佛州选画面。

 一切回到利益本身,当要打败多元种族的对手时,就以民族主义的马来人大团结论述迎战,当要并吞其他马来人议席时,则分化马来人选票,让自己以比对手稍微占优势的票数胜出,这方程式在马六甲和柔佛州选时明显见效。两轮补选下来,马来人大团结或者马来人尊严大会的口号沦为笑话,政治只有利益输送,没有团结这回事。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0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