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卖树胶园救命被骗钱 今日脱下鞋和袜,不知明日穿不穿

卖树胶园救命被骗钱
今日脱下鞋和袜,不知明日穿不穿

何x华2005年被逮捕,14年了,现在还在文冬监狱。被判死刑的服刑人,外在的环境不说,心里上已经是人间地狱。他可以说还是幸运,刚好遇上废死课题,39B毒品案的死刑暂缓。他暂时免服死刑。他还有机会继续请求元首和苏丹的宽赦,虽然第一回合的请求并没有通过。

Profile
何x华
●文冬人
●2005年因为毒品被判死刑,两次上诉都失败,申请宽赦也失败。因为废死课题还在进行中,有幸39b毒品案死刑暂缓执行。目前还在文冬监狱。

希望他还有机会走出监狱。在扣留期间,他家人为他的案件奔走,误信以为用钱可以疏通改变化验”结果“,结果被有心人所骗取钱财。加上请律师费用,花了十多万,家人卖掉树胶园来帮他。最后他自觉这案子上诉成功的机会渺茫,当家人要为他请外面的律师时,他拒绝了,不想家人再为他花更多的钱。

他常在牢里持八关斋戒,期望有一天他有机会走出监狱。
听他的弘法老师郑素福说,他在牢里修得非常好,是他的学生里修得最好的。对佛法很有见地,他常在牢里持八关斋戒,小小的死囚房里,23小时都在里面,如果没有宗教信仰,每天都好像在地狱里,受尽身心的煎熬。

期望有一天他有机会走出监狱。年轻人误交朋友的后果。当年少不更事,往往却要付出惨痛的代价,甚至失去性命。何x华的事件也像很多误交朋友的年轻人,最大手笔的损失,就是每天在生命边缘,今晚脱下鞋子,不知道明天的太阳升起,鞋子还穿不穿。

何x华的信:
我想对所有伤害过的人说:
对不起。请求您们原谅我。

我的冰毒越来越上瘾,开始时去B君的家里,就有冰毒可以吸,后来我和另外一位朋友开始自己买来吸。

有一次A君输了一万令吉,他交给我一张一万的支票转交给B君,平常A君和B君买冰毒都是用现金,那天支票告知被退票,我们就一直打电话,来到A君的家里,却发现早已人去楼空,我心想这次惨了,人是我介绍的,幸好B君明白事理,说不关我的事,无需代还。但是我心里过意不去,便回家向婆婆借,告诉婆婆是借给人急用,还有利息收。
不久我在太子园工作的餐厅倒闭了。我也没有心情找新的工作,想到自己吸冰毒又没有工作,开始堕落了。因为不想拖累女朋友,就和她提出分手。这段感情就这样结束。

为了快点可以还清向婆婆借的钱,我开始了我的贩毒生涯。因为听朋友说贩毒赚钱又快又多。

送一小包50令吉的冰毒,赚到10令吉佣金。
最开始时是帮C君送货,他有三个人帮他送货,我是其中一个,顾客打电话给他,他就把一小包的冰毒交给我们,我们就帮他把货送到对方手上。送一小包50令吉的冰毒,C君就会给我们10令吉的佣金。当时也没有想到会被逮捕。只想到有冰毒可以吸,有钱花就好,这是我当时的心态。

我也曾经“改”过一小段时候,我认识了后来的女朋友敏敏,她是我们三位送货员其中一位的妹妹,后来敏敏的父母知道后强烈反对我们来往,为了她,我一度离开毒品和C君,重新开始正常的生活。在四姐和四姐夫的帮忙下,我在安邦的夜市卖烧鱼。努力了几个月,敏敏的父母还是激烈反对我们交往,我又愤而卖回毒品。

后来有一天,C君和我们另外两位送货员都被逮捕了。刚好那天我在家里睡觉没有被逮捕,我是半夜两点去到C君的家才知道C君在半夜12点多时被逮捕。隔天早上我载着C君的太太和孩子到警察局,找了很多间警察局才找到他,警察告诉我,C君和另外两位都会被控上法庭,他们将送到双溪毛糯拘留。后来C君的太太把C君的电话卡给我,因为买货的人都是打这个电话。有一天卖货给C君的供应商林老板打来时,我告诉他C君”进去了”。他要我转告他,”出来”就联络他。

我开始了自己的贩毒生意。
我把手上的冰毒卖完后,就打电话给林老板和他商量,我没有本钱拿货,可以先下货给我吗?第一次他拒绝了,第二次我又打电话给他,我有摩多可以抵押。这一次他答应了,也不用抵押。第一次他交给我20克,我卖完了,把本钱给他,第二次15克,第三次75克,后来就交给我越来越多种类的毒品。就这样我开始了自己的贩毒生意。

赚到钱后,我就马上把欠婆婆的5千令吉还给她。婆婆很惊讶我这么快还钱给她,问我钱哪里来,是不是卖白粉?我骗她说是朋友还给我的。事实上我也没有卖过白粉。我只是卖冰毒,现在回想我真的感觉很惭愧,竟然骗了这么疼爱我的婆婆。我想和她道歉,可惜没有机会了,婆婆2010年初就往生。其实我姐姐也在我开始贩毒时多次劝我不要做犯法害人害己的勾当了。她们说如果我不再贩毒,之前欠他们的钱也不用还了。因为之前不会理财,每到月尾都要向她们借钱。当时我没有听进去,我想靠自己不想靠家人,其实这个世界上成功是没有捷径的。等我了解时已经太迟了。

每天吸冰毒,花钱也很舍得,因为钱来得太容易了。
在我贩毒期间,我很少回文冬老家,有钱也没有拿给婆婆和父母,欠姐姐们的钱也没有还,每天吸冰毒,花钱也很舍得,因为钱来得太容易了。有几次我送货时差点给警察逮捕,但是每次都很”幸运“逃过,这令我越来越大胆,直到31/3/2005年,我在柔佛州被捕。那一次,我和女朋友”月“一起在酒店。一点多入住,晚上8点多突然停电,酒店的人说马上派人来检查,几分钟后,我看到是酒店职员就开门,结果门一开,就涌进很多的警察,把我们制伏。然后警察在酒店的保险箱里找到300多克的冰毒。警察说其实已经要捉我一段时间了。

过后我和月就被带回警局录口供。被延长扣留,14天后上庭正式以毒品法令39B(1)(a)条文提控,唯一的刑罚是强制性死刑。

后来我被带去新山监狱,月被带去加影监狱。
14/4/2005刚进监狱时,由于是新囚犯,常被旧人欺负,那时大哥每个星期来监狱看我时会给我钱买东西,每次给我两百令吉,后来大哥转去吉隆坡工作,三姐在新加坡工作,每两星期会来看我,三姐告诉我家人帮我找了一位律师,也听信人说去疏通化验报告的”结果“,花了很多钱。但是三姐怎样也不肯告诉我用了多少钱。在新山监狱三四个月后,被转去新邦令金监狱。这里比以前的监狱好很多,在这里没有之前给人欺负的感觉。

在这里住了一年后,我的化验报告出来了,超过50克以上,我的案件转上高等法院开审。由于我的案件被转到高院,所以律师费要多加一万五,我问家人给了吗,家人说这次加的没有给,之前的律师费和疏通费共8万已经给了。结果化验报告出来,才知道被有心人骗了钱财。我问家人哪里来这么多钱,家人说钱是婆婆卖掉橡胶园得回来的。

当时我还不知悔改,心想出去再做过,把钱赚回来还给家人,有了这种心态,我就和婆婆商量要求换律师,因为之前的律师比较不理想。就这样我和月又请了一位律师,又用了家人4万令吉。

推荐

回到新山,重新适应倒大便的日子
在新邦监狱住了两年多,2008年一月,新山监狱重开,我又被调回来,回到重新适应倒大便的日子。因为新山监狱有百年历史,所有的设备都是比较原始的,在牢房里要大解在桶里,隔天早上才拿去倒。房间里也没有浴室,要洗澡要到外面的大水池,几十到一百人一起洗澡,一天只可以洗两次。在这里住到7月,监狱因为毒品问题发生大规模暴动,调动了大批镇压队和监狱特工队到来镇压。当局将我们200多位重犯转到居銮监狱。
2010年4月,之前转来的重犯,有些被释放,有些倒案,有些判死刑。监狱官将剩下的转去另外一个block和麻坡的罪犯在一起。这里谈得来的囚友不多,这时我开始学佛。

同年10月,我又被调回新山监狱,由于之前已经住过两次。所以一点都不陌生。这里的朋友告诉我,自从那次暴动之后,这里的监狱官和狱卒都管得很严厉。

2011年4月,法庭开始审讯我的案件,想不到的是,在审讯期间,月做了控方证人。不过我也没有怪她,毕竟她说的都是事实。经过漫长的审讯,我被判了死刑。当时妈妈和二哥都在。我还安慰他们没有事的。还有两次机会。后来我被送进居銮监狱,当时只有居銮监狱有接收死囚。我又重新适应了生活。刚进到死囚牢房很不习惯,里面没有很大的空间,大部分时间都在房里度过。一天只有上午半小时,下午半小时放风时间,每次不超过5个人,我感觉有压迫感。很期待每个月家人的探望。

在这里有好几位死囚是以前认识的,听他们说我的家乡开了一座新的监狱,还有一位开照法师每星期都会去关怀死囚。后来申请顺利,2011年10月1日,我被调到文冬监狱。也有自在园地的师兄来关心我们,他是郑素福老师,还有智如法师也会来。很期待每个星期二的上课时间。

我要为父亲持八关斋戒,把功德回向给父亲。
上三司法院之前,家人替我请一位律师,律师费两万令吉,我知道我的案件很难上诉成功,也不想再浪费家人的血汗钱,我会向法庭申请一位政府机构的法律援助律师。2012年7月3号,三司法院上诉被驳回,维持原判。10月10日,五姐、四姐和大姨突然来探望我,带来父亲往生的消息。我告诉家人,49天不用来探望我,因为我要为父亲持八关斋戒,把功德回向给父亲。地藏经里有说,我们为已故的亲人诵经做功德,7分的功德,亡者得一分,6分功德生者自利。

2013年7月29日,联邦法院上诉,这次也是向法庭申请一位律师,上诉结果也在我的意料之中,那就是上诉被驳回。到了这个时候,更能明白什么是因果。

在此,我要向我的家人说,对不起,请原谅我以前所做的一切,谢谢你们对我的爱。特别是妈妈和姐姐们9年来对我的包容与不离不弃。我爱您们。
在此,我想再次对我所有曾经伤害过或间接伤害过的人说:对不起。请求您们原谅我。
在此,我相对帮助过我的人说一声,感恩,谢谢您们。

• 整理 : 欧芙伶 •

 

■详尽内容:第693期《风采》
订购杂志 https://forms.gle/LD56nyZruYakma8H7
订购电子版 https://forms.gle/E1KByvBZCuMdR5XDA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0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0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