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单身我作主】吴玉莲:忙着忙着就忘了结婚

【单身我作主】吴玉莲:忙着忙着就忘了结婚

从古至今,‘执子之手,与子偕老’都是代表着单身男女对浪漫爱情和美好婚姻的向往。然而,在现今这个高速运转的社会,很多人都选择先事业后家庭,然后就埋头在事业的跑道上高歌猛进,某天突然抬头仰望时,却赫然发现岁月已经悄悄从指缝间溜走。

现年40岁的吴玉莲是一名资深的营养师,由于工作的缘故,她经常需要出国公干,或者是到国内各个州属举办的讲座会进行推广活动,而且周五、六和日都是她必须上班的时间。直到我国去年开始行管令之后,有时间闲下来的她,才恍然发现自己已经迈入熟龄的阶段,并且已经错过了适婚的年龄。

行管令让生活闲下来,吴玉莲才恍然发现自己已过适婚年龄。

其实吴玉莲并不是没有谈过恋爱,只不过这段感情到最后无疾而终。分手后的她,继续打拼事业,由于恢复单身后事业和生活圈子多姿多彩,她根本没有想到要再去谈一场恋爱,或者重新寻找真命天子,只是没想到时间一晃而过,分手后到今天已经10年了,她的感情生活依然空白。

“当时我与前男友已经买了房子,我们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了,但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就分开了,分手后我刚好换了新的工作,我的工作是经常要出差,几乎每个月都会出国,一出就是10天,回到来就要奔波到其他州属工作,基本上留在吉隆坡的时间不太多,剩下的时间就是陪陪家人,与朋友喝茶聊天,时间就这样不经意地过了,没上班或清假的时候,就会与一班朋友出国旅游,那时候的生活太多姿多彩了。”

“加上之前我与前男友在分开的前一段时间一直在吵架,我其实很怕这种吵架的生活,因为吵架是很累的,吵完架我会以冷暴力对待他,他也会以冷暴力对待我,我觉得没有必要这样过下去,分开后当然会很难过很伤心,所以我不愿意再去面对同样的问题,那时我的生活很忙碌,也过得很开心,所以就觉得不需要再去找一个伴,没想到行管令期间闲下来之后,才发现我已经错过了适婚年龄。”

错过再次恋爱的机会

分手后的那一年,吴玉莲才30岁,这个年龄对于一名女性来说还年轻,即便是在感情路上摔了一跤,还能拍拍尘土站起来,也没有迫切要找到结婚对象的时间压力,所以她就继续她的精彩人生,在事业上打拼,在朋友圈里打转。在这段期间里,吴玉莲不是没有追求者,而是她并没有认真地去考虑是否要开始另一段感情。

身为资深营养师,吴玉莲(中)常上电视分享健康资讯。

“我的工作常常会遇到很多人,虽然那时身边确实有一些机会,但因为那时还没到40岁,就没有很认真地要去跟他们深入了解,过后就不了了之,到今天我确实感到有点惋惜,为何当初没有珍惜机会。”

“但如果你问我,要是时间再倒流回到过去的话,我会不会很积极地寻找对象,我也不会很积极,我是那种很注重当下感觉的人,今日不知明日事,我不知道明天我会不会因为疾病、车祸或天灾就把我带走,所以我不会去想到太长远。我30多岁的时候,我想现在我过得很开心,我不想有人绑着我,所以我没有很认真地想跟一个人发展下去,如果我有男友或老公的话就会被束缚,所以那时我不积极,若回到过去的话,我也不想被绑住,所以我也不会积极找对象。”

有一票可以一起旅行的朋友,让吴玉莲的假期从来不会寂寞。

做不到一个人吃饭

对单身人士而言,一个人吃饭、一个人逛街、一个人看电影基本上是家常便饭的事情,同时也不会畏惧别人的异样眼光,但吴玉莲却做不到一个人用餐,因为对她来说那是一件很孤单的事情。

“一个人逛街我可以的,因为逛街是有目的性,一个人看电影和吃饭我就不太行,第一,我不是一个爱看电影的人,就算以前我有伴侣我也很少去看电影,至于吃饭,我到现在还是不能自己一个人吃饭,因为我觉得自己一个人吃饭好像很可怜,别人都有人陪,一个人吃饭对我来说是很孤单的事情,所以我不会一个人去吃饭。幸运的是,我身边有一群朋友都是单身的,所以我从来不缺一起吃饭的朋友,也不缺一起外出旅行的朋友。”

有时间还到动物园当义工,生活非常充实。

巧合的是,吴玉莲身边的好朋友都是单身的女性,所以她经常与这些单身闺蜜一起外出旅游,比如两天一夜或三天两夜的本地旅游,或者是两个星期的国外旅游,一闲下来就会和闺蜜喝茶聊天。

除了有闺蜜的陪伴,其实吴玉莲是一个很喜欢自我提升的人,她在2019年进修硕士课程之后,在行管令期间也积极报名参与很多线上课程和进行直播带货的新尝试,也因为这样,她的生活并不枯燥。

在工作上停不下来的她,如今也尝试直播环节。

父母开明从不催婚

一个女人若年过40依然找不到对象,想必父母亲一定心急如焚,忙着为女儿物色适当的对象,再想方设法安排相亲,但吴玉莲的父母却恰恰相反,其母亲反而认为结婚未必是一个女人最完美的结局。

“其实我妈妈的思想很开明,我和我妹妹都单身,可能是因为身边的亲友都有婚姻不愉快的问题,我妈就不觉得女人一定要找男人才可以过下去,只要我们开心就好,所以她完全不会催我和妹妹结婚,也不会说要介绍谁家的儿子给我认识,她反而会告诉我,不要以为年纪大了而急着要去找对象,因为她怕我和妹妹被欺骗。”

吴玉莲指出,在两、三年前,她身边的朋友还是会热心介绍异性给她认识,但有时候与对方在谈天时发现话题有点不一样,过后就没有继续聊下去。随着她的年龄慢慢增长,在这个年龄层的男性都已经结婚或者是准备要结婚了,所以近这一两年几乎都没有朋友再介绍异性给她。

步入熟龄的岁数但依然单身的她,难免会遇到亲朋戚友催促她快点找对象,但她一般上会以一句“你们有人要介绍给我吗?如果有的话,我是不介意的”笑着回应对方来化解尴尬。

吴玉莲不排斥别人为她介绍男朋友。

吴玉莲表示,其实她并不抗拒找结婚对象,她有朋友在交友应用程序里找到另一半并且已经结婚,她也尝试去下载这个交友应用程序,也曾经刷到一些比较能够聊的异性,但却因为自己懒惰,没有心再聊下去,结果又是不了了之。

“我每次遇到的男性都是会常常发信息给我,如果我不回复的话好像很不礼貌,可是你要我一直回复信息的话,我又有其他的事情要忙,有时候下班回到家已经很累了,然后躺在床上想要放空的时候,还要去想话题要跟他聊什么,我真的很懒惰,最后就不了了之了,我承认这是我的问题。”

推荐

无论如何,吴玉莲透露,她可以接受身边只是有个陪伴的人,而不需要去注册结婚,也不介意对方丧偶带着孩子,又或者是已经离过婚,最重要是两个人的价值观要相同。

“我不会把自己封闭起来,抱定不婚到老,但我不会将就,不会因为要找个伴而随随便便,如果我将就的话,就等同于两个陌生人在同一个空间生活,我不想要这样。”

已经开始存钱住老人院

尽管不知道自己会否在接下来的日子找到合适的对象,但吴玉莲早已经为自己可能只身到老做好准备,更规划好自己无法自理时,就会入住老人院。

“我之前就已经买好了一所小房子,老了至少有自己的家,在花钱方面我会比较谨慎,我始终觉得如果我单身到老的话,我要确保我年老的生活品质会好一点,所以我会存钱买一些基金和储蓄保险,同时我和我几个单身的朋友有这样的想法,我们以后老了会开一间老人院,因为大家都单身,我们几个朋友都可以把那栋小小的老人院给住满了,大家可以住在一起,互相帮忙,互相看顾,所以现在我们得先开始存一些钱。”

老时与闺蜜一起住老人院也是美事。

“这只是一个美好的想象,过程中可能有朋友会遇到另一半而结婚去了,可能到最后只剩下我自己一个人,到时候我真的老了,我需要人照顾的话,我会去高档的老人院,一个人一间房,包三餐,有医护人员照料。其实近这一两年,当我发现到我找到另一半的几率变得比较低的时候,我就开始规划年老的生活,去老人院是我老了一定会去做的事情,所以钱很重要,现在一定要存钱。”

身为营养师的吴玉莲向来很注重健康,因为她清楚知道,单身人士在年老时没有孩子在身旁,即便生病都要自己去医院,自己买食物给自己吃,所以只有强壮的身体,年老时才能过着健康快乐的生活。

专访:慧琳

照片:受访者提供

■详尽内容:第720期《风采》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2
高兴
0
喜欢
0
一般
1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