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前厅长”包养146个情妇 母女通吃!

前厅长”包养146个情妇 母女通吃!

《大贪官买12套别墅,2名女子轮流“陪同”》的消息在网络上热传,据报导这位官员是杨光亮,落马之前任广东省茂名市原常务副市长。

杨光亮

贪官买别墅 2情妇轮流‘陪同’

杨光亮,男,1954年12月出生,广东省电白区人,1974年3月参加工作,1975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3年5月至2009年10月,杨光亮任茂名市委常委、茂名市政府常务副市长。 2009年10月,其因涉嫌陈绍基案而被查。

2011年12月16日,广州市中级法院公开宣判茂名市原副市长杨光亮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一案,杨光亮被判处有期徒刑19年。据悉,杨光亮涉嫌受贿1100多万元(约660万令吉),巨额财产来源不明4100万元(约2470万令吉),另有违纪收入7535万元 (4500万令吉),其财产总值超过1.3亿元(约7800万令吉)。

上世纪80年代,杨光亮从茂名市电白县大榜公社“起家”,随后一路晋升,历任电白县羊角区委副书记、区长,电白县副县长、县长、县委书记,茂名市副市长、常务副市长等职务。

杨光亮于2009年10月被广东省纪委“双规”。广东省纪委2010年9月的通报显示:截至通报时已追回赃款现金7500万元,债券房产等全部冻结。杨光亮大肆收受红包、索贿受贿,还将收得的赃款放高利贷、购买14套房产。杨光亮还包养两名情妇,生活奢侈、糜烂。

据统计,杨光亮涉案总金额超1.3亿,其中重要的一项活动便是发放高利贷。截至案发,通过放高利贷获利1500多万元(约900万令吉)。

其涉案房产有16套。其中,购入14套:分别位于茂名、广州、珠海,以本人真、假身份证的名字以及亲戚、情妇等人的名字购入;此外,购地自建2套:位于茂名和深圳,用于出售或出租。截至案发时已售出房产5套、自建房1套。

江苏厅官包养上百情妇 母女通吃

其实,近年来贪官因包养情妇落马被媒体报导的消息经常出现,比如江苏省建设厅原厅长徐其耀,就是一位因包养146个情妇而闻名的贪官,其中还有一对母女。

公开报导显示:徐其耀包养情妇的数量,创下贪官包养情妇之最。

徐其耀被逮捕后,有关部门在他随身携带的包里搜出一个笔记本,上面不仅密密麻麻地记录着他的100多个情妇的名字,其中还有一对母女。

据悉,徐其耀曾因胸口不太舒服到医院看病,40多岁的女护士王某某为其打点滴,徐其耀使出各种手段后,王某某成了他的情人,后王某某求徐为其毕业后在家待业的女儿安排工作,也把女儿刘某送入了徐其耀的“虎口”。

为了供养这么多的情妇,徐收受贿赂也是‘大手笔’,一次就曾收过2000多万元(约1200万令吉)。

公开资料显示:徐其耀,江苏省建设厅原厅长,曾任滨海县县委书记、盐城市市长,任职期间,利用手中权利,大肆贪污受贿,疯狂包养情妇,后因贪污受贿2千余万元,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贾永祥,毕业于北京政法学院,当过辽宁沈阳市沈河区检察院副检察长、区委副书记、沈阳市公安局副局长、市国家安全局局长、市政府秘书长、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他贪污受贿、挪用公款数百万元,先后包养7名情妇。2001年10月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后获减刑)。

靠着老实肯干,他从一名中学教师成长为正厅级领导干部。然而,昔日的法院院长,是如何沦为“阶下囚”的呢?近日,记者在辽宁省抚顺监狱采访了贾永祥。

从穿西装都不习惯到玩‘小姐’

记者:你出身于贫寒工人家庭,走上领导岗位后理应备加珍惜,但你却在事业处于巅峰时滑向腐败的深渊。你觉得最终是什么毁了你,是权力本身、社会环境,还是自身的贪欲?

贾:根本上讲,是位高权重后,意志开始消退,放松了自我约束。

我从中学教师起步,当上正厅级干部,靠的就是老实肯干,小心谨慎,同事们都说我是“老实人”、“业务型干部”。

我的思想发生明显变化,是在1996年5月当上市政府秘书长后。第一次会见外宾要求穿西服、打领带,我觉得很不得劲儿、不习惯。后来,经常陪市领导到沿海开放地区、香港及国外招商引资,接触的外商、私营企业老板越来越多,看人家一掷千金,觉得很“震撼”,并且慢慢地追求、效仿,思想防线开了大口子。

我的思想加快蜕变,是在1998年当上院长后。我本想干一番事业的,但班子成员间矛盾很突出,谁也不服谁。我努力了一阵也就灰心了,心想我也五十三四岁了,官当到这份上也差不多了,没有必要为工作的事和自己过不去,不如和别人一样,抓紧享受几年。一有这想法,我行动上就放开了,从对吃喝应酬感到头疼,转变为谁请吃都去,继而发展到吃完喝完还要打保龄、洗桑拿、上歌厅,天天深更半夜回家,周六周日都在外面玩。我的一些情妇就是在酒桌上认识、发展的。在歌厅里,我认识了许多三陪小姐,和她们勾搭成奸,其中的几个和我一直来往,直到我被“双规” (要求有关人员在规定的时间、地点就案件所涉及的问题作出说明)。

一旦受贿就骑虎难下

记者:在你人生观发生蜕变之初,哪几件事是关键性的、转折性的?

贾:(低头不语,擦泪)有两件事很难忘。

我当市国家安全局局长时,邹某想调到我们局,我给他办了。后来他送给我两万块钱(约)。我不收,他说:“叔啊,就这么点小意思,你要不收我今后怎么再进你门啊?”话说到这份上,我实在抹不开情面,就收了。后来他又送给我三四万元 (约1万8千令吉至2万4千令吉)。(低头抽泣)面对贿赂,好多次我内心里都想拒绝的,但我这人心太软,总不想让对方难堪。于是越收越多,再也刹不住车,最终被这抹不开的“情面”害了。

推荐

记者:你是学法律出身,这么疯狂地敛财,难道你真的不怕出事吗?

贾:我贪污、受贿、挪用公款总数达到400多万元(约240万令吉),心理负担挺重,但是骑虎难下了。想交上级部门、捐给希望工程,但又怕说不清来源。于是就搞自我心理安慰:第一,我虽然收了人家的钱,也给人帮了忙,但性质不是违法办事;第二,钱都是别人硬给的,我没有索贿;第三,错误地认为现在社会风气不大好,我小来小去收一点不算啥。另外也有侥幸心理,觉得自己在机关口碑不错,没有人会坏我的事。收的钱多到一定数额,就麻木了。

包养7名情妇费用单位报销

 记者:你先后包养情妇7人,在她们身上花费的巨额钱财大多在单位“小金库”报销。你为什么敢这样无所顾忌?

贾:主要是从众心理作祟。有一段时间,沈阳的党风社会风气很坏。我在娱乐场所玩乐时,总能碰到机关干部。大家互相请吃请玩时,也都带社会上的女人来。时间一长,我就认为这是时髦,外国人不都这样吗,大家都是逢场作戏。

我和这些情妇交往,一开始也要观察试探,见她们不是冲着钱来的才放心,认为真的是彼此“处得来”、“感觉好”。现在才如梦方醒:我们年龄相差这么大,假如我不是法院院长,她们凭什么看上我?她们是在做“长线投资”,等她们有大事求我办时,我就不得不给她们办。和“三陪小姐”交往,我也怕。后来看没出什么事,胆也就大了。所以说,不虑小过必有大祸,思想道德防线一破,邪恶就如洪水般冲来。

我第一次嫖娼是在1998年。我在一家歌厅认识了一个“小姐”,我们一来二去就处熟了,发生了不正当关系。事后我也挺害怕,但就是控制不住自己,不停地找她,请她吃饭、送她东西、陪她到外地游玩,花了好几万元。嫖了第一个,就有第二个、第三个……胆子越来越大,没人请嫖时就晚上自个儿出去找,在这些女人身上花的钱,我也说不清有多少,私生活走向糜烂。

当上‘一把手’就像进了保险箱

记者:你多次收受贿赂、挪用公款,私生活上这么不检点,不可能一点不暴露,就没有人批评、挽救过你吗?

贾:从我当上法院院长后,就再没有遇到一次让我紧张的上级领导的谈话,再没听到一次同级领导的忠告,再没听到一句下级针对我个人的尖锐激烈的批评意见。我感觉,当上“一把手”就像进了保险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就能干成什么。

我当市政府秘书长、法院院长5年,没进过一次党校,安排我学习我就让副手去。当时的市政府领导只管安排、检查工作,不抓思想建设,听说干部有问题也不“敲打”。法院领导班子开民主生活会,很少谈廉政的事,要谈也只说几句不痛不痒的话。慢慢地,从麻痹到麻木,觉得自己很不错,身上的小毛病上级都不在意,自己还怕什么!

1999年,沈阳市中院新办公大楼即将落成时,院行政处向院领导打报告:“我院审判综合楼工程已接近尾声,法院回迁工作正在抓紧进行。选择吉利的搬家日期已成为全院干警关注的大事,同时也对今后法院的发展和稳定有着良好的精神和舆论帮助,因此准备聘请澳门的周易专家孙某来测定具体的搬家日期,特申请给孙先生1万元费用并给其报销。”

经院领导批准,风水先生如期而至。该院在他身上花了3万元(约1万8千令吉)。风水先生择定“吉日”后,沈阳中院才正式搬迁到新大楼。然而,新大楼启用不久,该院院长贾永祥就被中纪委“双规”。

资料·图片/截自《头条新闻》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0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0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