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再生人-5】释囚找工处处碰壁 自创公司98%雇用再生人

【再生人-5】释囚找工处处碰壁 自创公司98%雇用再生人

 采访再生人系列,发现了他们都是一再入狱,一错再错跌到谷底才醒悟过来,而这次受访对象,47岁的许晋铭算起来只坐牢一次,但却是从鬼门关绕了一圈出来,差点连命都丢了。

许晋铭10岁时面对父母离异,他和哥哥跟着妈妈,一心想要赚钱来减轻家庭负担,所以从小就在小贩中心帮忙妈妈做生意。中一的那一年,他被学长欺负,心里有很多不忿,因此找了朋友去殴打学长报仇,之后他怕学长找上门,不敢去学校,干脆弃学。

后来妈妈陪他申请转校,但因为他之前在学校的不良记录导致没有学校敢收留他,最终他决定辍学去做水电杂工。 当时,妈妈每天都在小贩中心工作,没有时间去管教他,混着一些不良份子的他,14岁就开始过着接触毒品的日子了。

他一开始先吸强力胶,吸食产生了兴奋和飘飘然的感觉,过后抽大麻和吃安眠药。他也有接触到白粉,发现到自己并不爱白粉,较爱摇头丸带来的刺激感!他就这样子进入了吃喝嫖赌的世界。

服兵役教唆他人吸毒

18岁的那年服国民兵役,他竟然在兵役里吸毒!结果被判禁闭在军中监狱,他说在军中监狱里是最难熬的,面对强制体能训练,叛逆年龄的他心里累积了更多不忿,性格变本加厉的爆燥。从军中监狱出来之后,重新进入兵役里,他大胆在国民兵役里教唆他人吸毒,底子就是这样更花了!

从兵役出来之后,他建立了自己贩毒王国,成就了一番‘事业’,赚快钱、有跟班,一度非常风光。一次朋友有事,他要去火拼,车上有50多把巴冷刀,结果被警方列为通缉犯。他从新加坡逃到马来西亚避风头2个月。可是他总觉得不该一辈子这样子躲起来,抛下新加坡建立的‘事业’不顾,于是他又溜回新加坡,并且一不做二不休,这次连白粉也卖了。

从过去的采访故事中,不难发现贩毒者被捉都离不开被线人出卖,许晋铭说这是没有办法的,通常吸毒者在被捉之后,愿意提供供应商资料的人都可以获得减缓罪刑的机会。

许晋铭坐牢24年,虽错失黄金岁月,但他还是努力去打拼,重写自己的人生故事。

1997年,他在出事前的一个星期,托人从马来西亚带来了10公斤白粉和10公斤大麻,肃毒组突击追捕他,但失败了。

他并没有因风声紧张放缓交易,紧接下来一个星期,他又安排了一场10公斤白粉交易,这回天网恢恢难逃法网,他被捉了。当时他并不是一个人身上有10公斤白粉,而是把白粉分装两批,另一个伙伴身上带着7.5公斤,而他身上有2.5公斤,所以两人一起被捉时,被控含有10公斤白粉。

贩毒被捕鬼门关逃生

他被捉了之后,妈妈聘请了律师为他打官司。因为当时警方在追捕2人过程中,并不是在同一个地方捉到2个人,应该以个别身上的白粉来定罪,所以他被控上含有2.5公斤白粉。在新加坡的法律上,一旦有超过15克的白粉都是难逃死刑。较后进一步审判里,他身上的2.5公斤白粉只有13.17克纯海洛英,因此他逃过了死刑。但是伙伴身上的含量超过了15克,被判死刑。 他死里逃生,在鬼门关徘徊走出来,但依然要面对24年的监禁和20下鞭刑。

20下鞭刑到底是多可怕的画面?许晋铭向记者解释当年难忘的经历。鞭刑日会依据囚犯鞭刑数量从少到多排队上台受刑,所以他在受刑之前先看到了其他囚犯血淋淋的画面。“鞭刑有三部曲,执行官拿起鞭子转一圈,转两圈,再转第三圈,鞭打力最集中那一霎‘撇’下去!你可以看到血肉被拉上来,血水爆出来的画面!”

每一鞭下去,执行官会停一分钟,眼睛看着分针转一圈了,再打第二鞭。笔者写着这段文字,手指都软了下来,但许晋铭却说鞭打3-5鞭算是小菜一碟,因为屁股还有很多肉可以被鞭下去,但是被鞭打7鞭以上,身上皮肉越来越少,鞭上加鞭在同一个部位的话,痛上加痛。他有一个伤口要2个星期多才能复原。

20鞭要由5个执行官鞭打,因为每个执行官最多只可以鞭打4下,以便保持每一鞭都有同样力度。他说本身有党派的背景,需要严守党派在牢里的条规,任何痛都不能 ‘吭’一声,为了在牢里生存,得默默把痛吞下去……

逃过鬼门关的他,一步一脚印的走新的人生路。

说起当年,他自嘲是被政府养大的孩子,人生黄金岁月都在监狱里,被判入狱24年。入狱后反而最渴望读书,但是他在入狱8年后才被批去监狱学校上课。O-level的成绩有4个A 和2个B,连自己都感觉到很不可思议,原来自己是能读书的!但是在A level的成绩方面仅仅及格,并不是很辉煌,因为他分心参与太多活动了。

2011年在监狱里,他申请去当IT Trainer,因为了解到社会进展不能缺少科技,他要为自己的将来做打算。

坐牢太久人生地不熟

2013年2月14日他终于出狱。由于在监狱太长的时间,他发现到自己连搭地铁和巴士都不会,地铁路线太复杂了!他完全如一个陌生人在一个新地方开始新生活,重新融入社会。

没有工作经验,加上本身的案底,他想找工作却没有人敢请他,当时他甚至觉得回去监狱会比较好!后来通过了黄丝带管道找到了一份工作,在公司里面当Office Executive,职衔看起来不错,但是工作范围包山包海,仓库管理、送货到维修都得做。当时他深深感受到了金钱价值(过去赚钱太容易了!),每天省吃俭用,忍苦吞声,但是他最不能接受在这样低薪环境下,老板娘还要坑他一餐,要他请所有员工吃饭,他一气之下选择离职。

但接下来找第二份工作更加难了!后来有个朋友做商业活动要找帮手,他就去帮忙,商业活动的工作时间往往更长,又没有加班费。虽然他任劳任怨,但上司对他不信任,总是对他的行踪疑神疑鬼,这份工作又做不下去了。

释囚找工作很不容易,他当老板后,就尽量给前囚犯工作机会。

在找工的过程,他尝试了各种方法,包括坦诚申报自己的背景一直碰壁,也有隐瞒实情为找到好工作,只是之后都会纸包不住火,再加上自己的能力有限,不得不诚实的面对自己不够强的事实。

2014年,他有了一个改变命运的机会,经营运输的朋友找人投资,每个人要新币25千的资金,当时他存有新币10千块,其余的部分以分期付款方式入股。 他的合作股东拿了这笔钱买了2辆车开始运输生意。他开始对前景充满期望,可是却发现股东不老实,把赚钱的生意交给他自己个人的公司,低利润的生意才放在合伙的公司,接下来他就面对种种合伙纠纷……甚至官司。他面对拆股,但即使对方拿到了运输公司经营权,员工却不愿意和对方工作。2017年,对方妥协把运输公司卖给他,于是他决定自己创业接手经营,如今这一家运输公司从当时的3~4辆送货车,到现在有20辆车在运输路上,全靠他拼全力去经营。

推荐

经营的运输公司不只做生意,疫情期间,还协助送物资给有需要的家庭。

帮助释囚重拾信心

在职场有实力之后,他参与了很多社团和慈善机构的活动,本身也是Industrial and Services Co-operative Society,简称ISCOS  一份子, 该机构专门给释囚做工作配对或提供援助,而他能做的就是提供更多就业机会给释囚和栽培他们。

感受到有前科的人找工作不容易,所以他的运输公司里的职员有98%是前囚犯, 不只是让他们有工作,他也期望自己的背景和努力的经历能够成为这些释囚的借镜。许晋铭说,很多坐过牢出来的人找工都缺乏信心,虽然他提供的只是一份送货的工作,但能够正正当当赚钱,让他们拥有了自信,也有了勇气走向更大的舞台。

出狱之后,他踊跃参与新加坡黄丝带的活动,协助前囚犯找工作。

在采访过程中,多次因为他要处理公务而中断。他说:“我的经历让我更了解这些员工在处事的心态,我用同理心去处理会更妥善。 当然员工如果严重犯错,还是要面对惩罚,这样子才能知错改过!”

这些年,他感谢所有给予机会和相信他的人,他们的援手及引导意义重大, 尤其是母亲的不离不弃和信任,让他很感恩。但他语重心长的说:“一失足成千古恨,回头已是百年身!我在回头时,已经错失了人生的黄金岁月,只能更加倍的吃苦,才能走到今天,所以我想奉劝年轻人,做事情要三思,不要以为自己还有很多机会就冲动行事。如果已经犯错了,就要吸取教训 ,不要重蹈覆辙,毁掉自己的一生。”

专访/摄影:黄淑萍

视频:黄淑萍

部份照片:受访者提供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1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