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不要怕!敢敢挂上白旗求助!

不要怕!敢敢挂上白旗求助!

林立迎把物资送到有需要的家庭,并上门了解他们的困境。

林立迎:挂白旗没有违法

 针对‘挂白旗随时会面对5万令吉罚单一事’,民主行动党甲洞国会议员兼林立迎说道:“无论是挂白旗、红旗、蓝旗、甚至是黑旗,都没有触犯任何法令!”他更直斥相关警员,自以为是,拿起鸡毛当令箭,根本不了解法律!

挂白旗活动自被召开以来,在民间进行的如火如荼,然而数天前,关丹武吉士东阁有一名43岁的路边摊小贩安娜表示,她在自家门举起白旗,却引来村长带着3名警察上门,要求拆除白旗,就算她解释是自己生计受到影响,需要帮助,警方仍执意要求她拆除,甚至表示散播相关消息可罚款最高5万令吉。

“总警长也已经表明,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法规显示挂白旗是违法的,他同时也下令员警,只要白旗挂在适当、不阻碍交通的地方,他们不会採取任何行动,甚至会给予帮忙。”

服务中心电话响不停

他坦言,相比起去年第一次的行动管制令,再度封锁的情况确实严峻许多,因为经过一年的时间,大家的储备金也用得七七八八。“所以也能看到有些中低价位的排屋也逼于无奈挂上白旗。”

三餐不继是人民最严重的问题,因此物资需求量很高。

至于目前甲洞服务中心的求助情况,他直言:“非常吓人。因为求助电话是从早上响到半夜,不间断。”由于目前服务中心只有2、3个员工,基本上是应接不暇,而且因为电话不断进来,他们根本没有时间能够进一步处理求助电话的事项。即便如此,他们仍不会错过任何一个来电。

“根据观察,目前社区最严重的问题是失业导致三餐不继。”他坦言,服务中心目前只能做到有什么就提供什麽给有需要的人。 “其中一个个案是一位印度妇女前来寻求帮助;她是名清洁工人,家有6位孩子;丈夫在隆市轻快铁相撞事件里受伤,目前还在养伤。一家8口的开销只落在她一份微薄的收入。”林立迎说,针对这起求助个案,他会安排家访以进一步了解援助的形式,如物资或金钱援助。

为白旗赋予新意义

他认为,‘白旗运动’将成为我国一项新创举或趋势,即便疫情后,往后只要在门前挂上白旗,善心人士都会自动给予帮忙和援助。

“自古以来,扬起白布都是投降的举动,而人一般都有自尊,无论是高达贵人还是平民百姓,所以我不担心有人会利用这次的活动来进行任何骗物资的行为。”他同时表示,市区白旗活动刚发起时,甲洞地区平均每天会出现5至6单案例。

“这段时期,社区也出现了许多善心人士,大家都在争先恐后给予帮忙。有时,我们(服务中心)还没介入,相关家庭已获得接济。”他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现象,因为服务中心的力量始终有限,若能齐聚大家的力量,更能协助更多人群。

 黄思汉:挂白旗,不丢脸!

  “挂白旗并不丢脸,而是一种自救的方式。”雪州行政议员兼金銮区州议员YB黄思汉说道。

人不自救,无人能救。疫情笼罩下的我国,自杀正在成为社会问题。“很多人都因为经济压力而选择结束生命。”他分享服务中心其中一起个案, 有一位一家之主,背负沉重的养家压力,即便已提供援助,但相信在种种压力之下,他还是选择了结束生命。

接获白旗通知,黄思汉就尽快把物资送上门。

 “在疫情之下,我们能看到国人除了需要物资、金钱上的援助之外,心灵关注也是非常重要。”服务中心以‘关爱金銮’作为口号,与心理辅导协会合作,为居民提供‘金銮免费线上关怀辅导’援助。

黄思汉觉得除了解决民生问题,心灵辅导也很重要。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

他续说,在白旗运动中发现了我国人民守护相助的一面,其实是非常感动的。 “挂白旗,并不是我们已经投降。我们仍然继续与病毒博弈,一方有难,八方支援。”

除了食物银行派送日常用品之外,黄思汉更发起了‘金銮厨房’,包括每周日下午以及每周五晚上,为有需要人士提供热腾腾的饭菜。 “这些饭菜都是家常菜,因为我们知道有些游子或是孤老,最想念的就是家的味道。”同时不设包装盒,鼓励民众自带便当盒。

金銮厨房派送热腾腾的饭菜。

金銮食物共享柜,让人民来领有需要的物资。

推荐

无论是金銮厨房还是食物银行,黄思汉坦言,因为没有进行任何背景调查,让不少人开始担心他会否会‘帮错人’或纵容贪小便宜的人。

“无可否认,这世界上确实有不少贪小便宜的人,甚至利用大众的同情心。”但在疫情之下,他无法考量太多,宁愿帮错一个,也不愿意错失任何帮人的机会。他同样表示,相比起去年的行管令,MCO 3.0影响更多人的生计和饭碗,求助比例增长了将近一半以上。

警员看到白旗通知服务中心

至于挂白旗随时会被遭受开罚单一事,他说,金銮一带的警员不仅没有对付挂白旗的民众,甚至在巡逻时看见有挂上白旗的住户还会直接联络服务中心,要求给予帮助。

“金銮地区一带亦有出现挂白旗的案例,一般都是民众通知或善心警员巡逻时通知。”他分享其中一户挂白旗家庭的故事;这户家庭的一家之主是从事学生巴士司机工作,从去年行管令开始便失业,妻子更患上大肠癌。他们上有父母,下有3名儿女。“一家7口目前单靠丈夫做运输工作的薪金,而且工作不稳定,有做有钱,没做就没钱。”

基本上,大部分的薪金都已经用来缴付屋租,同时还要负担妻子的医药费等等。“目前服务中心能做的是就是长期给她提供尿布、奶粉以及食物干粮。”他不忘透露,近期也给他们送了一台笔记型电脑,供上网课使用。“此前他们是3个人争用一台手机,希望他们可以通过知识改变命运。”

 报导:林珮璇

照片:受访者提供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0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