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不实报导 让染疫后张四妹把心门关上

不实报导 让染疫后张四妹把心门关上

你们还记得穿山甲人张四妹吗?

上个月,传出张四妹入住的淡边慈心关怀安老中心爆发感染群,惊传她不幸染疫,更有报导指她一度入住淡边医院加护病房进行抢救。

由于她与《风采》因采访结缘,记者不断追踪,但经查实,张四妹属于无症状确诊者,目前已经康复,也回到了安老中心静悠过日子!

新冠病毒在本地肆虐,造成多处爆发疫情。

6月初,当地组织因热心救助张四妹到安老院的事件,也让她重新回到大众关注的眼前,大众更是纷纷表示愿意伸出援手,希望她能在中心里过上比较理想、受到悉心照顾。

岂料到,7月杪,竟然传出张四妹确诊新冠肺炎,让大家再次把焦点放到她的身上。

张四妹    这一次把心门关上来

1982年,第43期的《风采》首度报导张四妹的新闻。因患有先天性鱼鳞病,浑身的皮肤犹如穿山甲的鳞甲,没有眼帘的双眼向上吊着,而被本地媒体称作为‘穿山甲人’,即便曾前往台湾接受治疗,但仍无法根治,终身只能依靠药物控制病情。

随后,《风采》于1988年和1993年再次两度探访她,因此彼此的情缘堪称缘起于采访。时过境迁,染疫事件而让《风采》决定再次跟进、找上了地方慈善组织及安老中心,希望了解她老人家的健康状况,生活上是否需要怎样的协助。

岂料到,这一次,张四妹却不愿意多说,把心门关了上来。

尝试好几次,始终无法说服张四妹,与她进行通话。于是记者只好与淡边慈心关怀安老中心院长Theresa细聊,是否基于张四妹身体抱恙,才发现到–原来,事有蹊跷。

早前针对媒体指‘张四妹确诊病危’的报导,让她非常介意。淡边慈心关怀安老中心院长Theresa坦言:“张四妹对于媒体不实的报导感到非常生气,甚至保留要控告媒体的权利。”

也因为她目前仍在气头上,所以她实在不愿意和记者进行对谈。 “她(张四妹)不愿意谈,我也不能去强迫她。”

同处安老院一屋檐内,他们就像是家人一样,彼此互相尊重。对于这样的事件,记者也深深了解,当询及早前安老院染疫事件是否已经缓和下来,Theresa表示目前院内的情况,无论是张四妹还是其他老人,大家的情况一切良好,而且全院的老人与工作人员也在8月20日,完成了两剂疫苗接种。

疫情爆发之后,消毒工作马上进行,以确保大家的安全。

1982年  张四妹与《风采》缘起

一个贫穷的农夫在果园里发现一只穿山甲,正要去捉它时,它却快速地躲进山洞,家人闻声而来,农夫怀孕的妻子也在现场。他们在洞口燃烧木材,想以烟把它熏出来,可是等了许久,都没有看见穿山甲的影子。 5个月后,怀孕的妻子诞下一个女婴,浑身的皮肤犹如穿山甲的鳞甲,没有眼帘的双眼向上吊着,让人望而生畏,父母为她取名张四妹。

在被采访之前,张四妹都不曾踏出家门。

活了30多年,张四妹都不曾踏出家门,因为村民并不能接受她的存在。担心张四妹受到伤害的父母,一直对外宣称孩子已经不在了。直到1982年3月被媒体发现了她,‘穿山甲’一夜间红透大马。经医生诊断,张四妹是患上先天性鱼鳞病,无法根治,只能依靠药物控制病情。

张四妹当年一直以来,透过收音机与书信跟外界接触。

当年,从来没有出过门但是靠收音机与书信跟外界接触的张四妹,欣然接受《风采》的专访,编辑还在她家中过夜,短短几天的相处,也跟她成了好朋友。访谈中,她犹如向老朋友倾诉心事一样,分享她人生中的甜酸苦辣。此外,记者与摄记还带她到吉隆坡游玩,让甚少出门的她高兴不已。

张四妹当年曾到台湾救治,因此早前确诊的事件,也引起当地媒体关注。(台湾《苹果日报》)

《风采》首度访四妹的报导刊出后,也因此得到不少人的帮助,包括安排她去台湾治疗的生活出版社与台湾长庚医院。另外,皮肤专科陈胜尧医生是其中一位贵人,长达6年,他无条件地替四妹治病,还每月免费给她一罐100粒的治疗皮肤的药丸,主要是让皮肤容易剥、幼嫩,并且促进身体排汗,降低体温。

1987年,因长期供药的陈胜尧医生入狱了,张四妹没了药物帮助,病情打回原形,她顶着艳阳向媒体求救。 1993年,《风采》记者趁新年三度探访张四妹,她忍着手脚干裂的痛苦打扫屋子迎新年。 2009年,《风采》重访当年60岁的张四妹,一个人住的她虽然有药物的控制病况,但双手依然脱皮,大大地影响做家务的速度,同时也因为年纪渐长、被检验出患上白内障,视觉出现问题。

2009年,《风采》重访张四妹,一个人住的她虽然有药物的控制病况,但双手依然脱皮,大大地影响做家务的速度。

后来一个人住的她   获安排入住安老院

此前,张四妹一直都是和侄女住在一间破旧不堪的板屋,随后因为侄女前往吉隆坡工作,便展开独居生活。

“随着年纪越来越大,她的身体越来越衰弱,需要有人照顾,家属计划安排她入住安老院。”针对张四妹的状况,记者转而采访淡边福利协会神灯一族主席黄怡盛,主要是因为张四妹目前的生活费,主要是由淡边福利协会神灯一族筹获。 “每月开销大约是2000至2500令吉。”

推荐

他指,由于张四妹身体情况特殊的原因,所以无法入住一般老人院,而是需要入住有专人照顾的安老院,也因为其皮肤状况,无法和其他老者同房,每月开销固然会来得比较高,家属不堪负担。今年初,神灯一族成功替张四妹向大众筹获9万令吉善款,以用于缴付安老院的费用和医药费。

黄怡盛续说:“接获张四妹确诊消息后,我们亦有向院长和医院表明,所有治疗费用都会由神灯一族承担。”根据院长指出,院内共有7位寄宿老者和员工确诊。至于确诊源头,他则说:“不太清楚。因为院内的老者皆无外出,所以相信是员工到外购买必需品时不幸染疫,然后再把病毒带回院内,进而传开。”

为了确保院内老人家的安全,院长当时也立马安排消毒团队到安老院进行喷酒消毒液行动。截至目前为止,已无任何确诊案件传出,相信已经受到控制。

根据采访获知,张四妹7月份已经接种第一支阿斯利康疫苗,当安老中心爆发疫情,全员需要进行筛检,才获知原来张四妹乃是无症状确诊患者。

感谢‘神灯一族’ 黄怡盛与记者分享目前状况,而他也一直努力走在救助弱势群体路上。

神灯一族致力扶贫   结缘张四妹

值得庆幸的是,张四妹和大部分老者在7月份已经接种第一支阿斯利康疫苗,第二支也刚刚完成接种。 “院内出现首个确诊者后,院长便为院内所有人进行检测,才发现张四妹确诊。基本上,张四妹是属于无症状确诊者。”不过因为74岁的她年事已高,而且患有鱼鳞皮肤病,属于高危群体,所以被卫生部安排到淡边医院进行隔离。

黄怡盛不忘表示,即便年事已高,但张四妹的健康状态良好,除了老人常见的三高之外,一般上都没有太大的问题。 “只是随之年龄越来越大,近年来她的记忆力确实不比过往来得好。”神灯一族福利协会是在约莫6、7年前开始接触张四妹。 “当时我们主要是为她筹款修建她居住的房子,因为她居住的板屋非常残旧,经常漏水。”黄怡盛透露,当年耗费了大约6000~7000令吉,为张四妹修补板屋的屋顶。

‘神灯一族’,致力于协助淡边一带的弱势群体,而张四妹也获得他们的落力协助。

‘神灯一族’成立至今已有将近10年的时间,致力于协助淡边一带的弱势群体。 “张四妹在淡边是‘红人’,很多人都知道她的故事,所以当她面对生活困难时,其左邻右舍都会来找我们,希望我们能给予帮助。”至于福利协会命名为神灯一族的用意,他说:“传说中阿拉丁神灯都是有求必应的,而我们的协会一直都是抱着同样的宗旨。”即便无法100%满足每个人的需求,但协会都会尽量满足,因为宁可被骗,也不想错过任何一个给予援助的机会。

或许,张四妹因先天的状况而让大家在39年前认识了她,也赋予她不一样的经历,更让她、也让我们看见了人间有爱。

对于早前媒体报导不当的措辞,让她十分介意,甚至气愤。对于她目前在安老院的生活,只希望大家能够给她多一点空间,自在地享受生活吧!

报导:林珮璇

图片:受访者/黄怡盛「神灯一族」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1
高兴
0
喜欢
2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