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上海最有头脑的交际花 卖婚救父 孙中山独子小四 叱咤商场

上海最有头脑的交际花 卖婚救父 孙中山独子小四 叱咤商场

她一生充满戏剧性,出生富贵之家,却家道中落,被逼卖婚救父,而婚姻最终还是失败,但也让她发掘了自己的‘天份’——智谋与手腕,以女人的身份插话于男人们的商业世界,成为上海有名的交际花。

这朵奇葩,却陷入孙中山独子的情网……从此故事起伏不断。

1912年,蓝妮出生于澳门的一个苗族大家,属苗王后裔。祖父蓝和光曾任广东香山县知事,父亲蓝世勋留过洋,母亲方淑贞又是名门闺秀,所以蓝妮从小接受了比较开明的教育。

蓝妮的未来看来会是一个平稳幸福的局面,甚至她会像许多名门闺秀一样不为后人所知,但是突如其来的磨难让她猝不及防,以至于她的人生在历史上留下传奇一笔。

年轻时的蓝妮。

1926年,父亲蓝世勋与好友陈保初外出商办,途中遇袭,好友陈保初不幸离去,父亲蓝世勋捡回小命,但因亲睹友人惨况,回到家中已精神失常,时而恍惚惊悸,丧失工作能力,只能长期在家休养,后又有仆人将蓝世勋看病费用全部卷走事故,整个家庭一下子陷入坐吃山空的状态。到了1929年,蓝家已难以应付日常开销,18岁的蓝妮被迫中途放弃学业,迎来了人生第一次婚姻。

南京财政部次长的儿子李定国向蓝家提亲,答应婚后每月会津贴蓝家100元,蓝妮的母亲一向开明,但也不得不甘于现实接受了这个优待条件忍痛‘卖女儿’。

对于母亲主张的‘卖婚’一事,蓝妮并不反感,每每想到父亲病重,两个弟弟尚在年幼,她就更能体谅母亲的难处,出于家庭责任,蓝妮同意了婚事。

然而嫁入李家后,蓝妮并未享受到半点豪门幸福。李家是封建的汉族官僚人家,府中对儿媳的清规戒律极多,蓝妮一直被限制自由,加之李家认为蓝妮是买来的,而且每月还要白给一百元,就肆无忌惮地招呼蓝妮作佣人使唤。

为家庭和睦,蓝妮亦甘于委屈,处处忍气吞声力求避人口舌,希望李定国早日熬出头自立门户。但不想李定国为人风流浪荡胸无大志,倚仗家庭富有,整天只懂吃喝玩乐不思进取,蓝妮屡劝不改,结婚5年,就连想谈点什么也好似陌生人一样,让蓝妮对这段婚姻彻底绝望。

1934年,已经为李家生下三个孩子的蓝妮不甘继续当‘生育机器’,毅然捨下一儿两女正式向李定国提出离婚,最后蓝妮被净身出户。 这时的蓝妮才不到23岁,离婚没有什么舍不得的,唯一舍不得的就是三个孩子。

蓝妮被净身出户,靠自己开始新的人生。

离开李家后,为了生存,蓝妮揣着几百块钱独自一人来到了上海,幸亏读书时人缘不错,得到了许多同学的关照。蓝妮拒绝了同学的建议去当女工或者再嫁,她开始凭藉自己的智谋与手腕涉足上流社会,频频出入各种交际活动,以一个女人的身份插话于男人们的公事与商业,不禁让一些男人对她刮目相看,因此结识了不少社会精英,很快成为了上海有名的交际花。

不得不说,出身少数民族的蓝妮天然沉鱼落雁,眼睛有一种迷人的混血蓝,即使生育了三个孩子身材也未见臃肿,反而欲显成熟。在十里春风的上海洋场,很难不被男人侧目,但她有自己的矜持,得了别人的殷勤又始终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就连四公子之一的张少帅都曾痛心与这位美人失之交臂。

然而,感情的世界如此奇妙複杂,再矜持的人,也难逃一见钟情。

30年代蓝妮与孙科在南京。

1935年暮春,蓝妮在同学的一个家庭宴会上与海归的孙科对上了正确的眼神,立马坠入了爱河,孙科也对蓝妮展开了疯狂的追求。

孙科来头非常大,是孙中山先生唯一的独子,民国的四公子之一,时任国民政府立法院院长。蓝妮对孙科的身份和谈吐学识都毫无抵抗力,但问题在于孙科已有正室陈淑英,而且陈淑英还为他生下了四个孩子,彼时正因水土不服而回澳门养病。考虑到民国的法律不再允许一夫多妻制,蓝妮一时间不敢答应孙科的追求。

孙科看出了蓝妮的顾虑,于是假借事务繁忙为由,聘请蓝妮为私人秘书,协助办理公私事务,这个主意虽然有点浮夸,但似乎很称合蓝妮的心意。此后蓝妮与孙科同住一起,公开出席了各种公私场合,但很不愉快的是,一位不速之客在这时登门,她并不是孙科的原配,而是孙科的情人严霭娟。

严霭娟在江浙一带属于大户人家的女儿,是孙科的前任秘书加情人,已经发生了四年的‘办公室恋情’。此时的她身怀六甲,孙科一个交代都没给就与蓝妮相好了,所以她要上门讨说法。

蓝妮一时间夹在两人中间进退两难,但她不打算撤退,而是很巧妙地劝退了严霭娟,并答应后续会劝说孙科补偿她一笔费用。同时,她也意识到,严霭娟的今天,或许就是自己的明天,所以她要求得到名分。

孙科答应了,但为避社会舆论,两人没有正式的婚礼,也没有正式的手续,只是私下摆了四桌酒席请宴同事,并立下亲笔字据由蓝妮保管。

我只有原配夫人陈氏与二夫人蓝氏二位太太,此外决无第三人,特此为证,交蓝巽宜二太太收执。

席间孙科满面春风,戏言道:“我这是知法犯法,罪加一等啊!”确实,一个在家替他照顾孩子,一个在身边照顾他,人生好不得意。

孙科对蓝妮非常上心,同年在上海花2万元买了一幢花园洋房赠予蓝妮,两年后又与蓝妮生下一女,取名孙穗芬。在后来蓝妮蒙冤被戴笠关进监狱,孙科更是以辞职要挟奋力相救。

有人曾不解问蓝妮,孙科美女见得多了,为何独对她痴情,蓝妮得意坦言:“比我漂亮的女人有得是,但我有头脑。”

左一孙科,左二蓝妮。

1937年秋抗日打响,上海失陷,南京危在旦夕,蓝妮与孙科共赴重庆。在这里蓝妮见识了不少高层领导人,还与邓颖超成为了毕生朋友,同时也与孙科度过了一段共患难的难得时光,但这样的烽火岁月并不长久。

1940年,孙科的原配夫人陈淑英带着孩子来重庆,蓝妮顿显尴尬,为不让自己难堪,也不让孙科难做,蓝妮作为外室进退有度,理智地选择暂时告别孙科返回上海。

这次回到上海,是蓝妮真正开启耀眼人生的转折。她展现出了惊人的商业野心,开始涉足于房产生意,因为之前在上海积聚了极好的上流人脉,蓝妮第一次看中的一块地皮就得贵人相助。彼时的上海地产大王杨润身为她多方策划,以低价买入了法租界复兴西路的一块地皮,之后又聘请上海最有名的陈植、赵琛、董大猷和奚福泉四位建筑师为蓝妮设计了七幢款式不同、颜色不同的花园洋房,蓝妮将这七幢洋楼命名为‘玫瑰花园’。

这时的蓝妮还不到三十岁,野心却越来越大,她以孙二夫人的身份周旋于汪伪政府下的各大汉奸之间寻求保护和捞取利益,办事一路开绿灯,把地产生意越做越大,顺手又从事房屋建筑和油漆颜料进口生意,均是连连得手,蓝妮在虹桥路有50亩地。

随着蓝妮成为上海的富婆,质疑声也越来越多,孙科被传有不明巨款供其二夫人蓝妮建造玫瑰别墅和投资房地产生意。

但值得一提的是,蓝妮背着孙科在上海叱吒商界,除了孙二夫人这个名头并未得到孙科半点支持,因为两人相隔千里,加之上海又是汪伪统治,孙科就连给蓝妮打些生活费都困难。

除了商业上的慧眼,蓝妮在为人处世方面也极具智慧,帮助前夫李定国,也供养三位与前夫生的孩子上学。

推荐

1948年,蓝妮迎来了人生第二次婚姻滑铁卢。

时年孙科正竞选副总统之位,从来都不愿干涉政治的蓝妮这次为了丈夫奋不顾身,用尽手段利用自己的人际关系四处为孙科拉票,然而正当孙科在竞选紧张的节骨眼上,却发生了‘蓝妮事件’。

抗战胜利后,蓝妮被以敌嫌之疑抄家,其中就包含一批高级进口颜料被官方当作敌伪财产处理,孙科致信负责人,称颜料为‘敝眷’蓝妮所有,要求发还。而恰恰因为‘敝眷’一词,引发了舆论风波,明显舆论的源头是由有意之人针对竞选发起,故此孙科落选。

孙科竞选副总统之位。

而在孙科落选之后,支持者不满,纷纷往‘蓝妮事件’的伤口上继续撒盐,孙科急于用手段为自己洗白,而蓝妮则无休止地被各路小报添油加醋的诋毁。此时孙科不但没出面辩护,反而默认地把落选之责怪罪于奋力拉票的蓝妮身上。

孙科的薄情寡义彻底激怒了蓝妮,最终两人决裂分手,结束了近13年的‘婚姻’,直到1973年孙科在台湾离去,蓝妮也没去见最后一面。

随着婚姻的失败,蓝妮的人生也开始急转直下。

1948年底,蓝妮将12岁的爱女孙穗芬先行送到香港读书,后因时局翻天覆地的变化,蓝妮不得不到达香港与女儿团聚。期间唯恐母女俩坐吃山空,蓝妮倾其所有开了一家金号,但不料亏的一无所有,最艰难时每天都吃萝卜干,但唯独女儿的教育没有放弃,直到1954年女儿毕业后从事航空职业,蓝妮的生活才开始好转。

蓝妮与女儿女婿。

后来年老的蓝妮一直随女儿客居海外,75岁才落叶归根,并有幸在1991年得到上级同意,再次入住了当年她自己所建造的玫瑰别墅,而这时与李定国所生的三个孩子在外海也个个成才,当年母亲没忘记他们,他们也没忘记这个老母亲,在八十大寿时赶回来庆祝,蓝妮那天笑得满脸桃花。

蓝妮晚年回到故居‘玫瑰别墅’。

蓝妮八十大寿时在寓所留影。

1996年,蓝妮闻讯儿子在生意上大获成功,刚带着孩子回来看完她后又听说自己的孙女婿要当美国州长,蓝妮在喜讯连连的兴奋中睡了一觉,于夏秋9月26日晚安然离去,享年85岁。

蓝妮一生聪明绝顶,周旋于精明生意人圈子也都如鱼得水,但对爱情却如飞蛾扑火,那张信誓旦旦的字据,蓝妮到老仍保存着,但其实没有什么实际意义,名分上孙家族谱始终没有蓝妮的名字,如果非要给这个虚伪的承诺加个意义,那么对蓝妮来说,年轻时应该是一种踏实,老了则是一种惦记吧。

资料来源/网络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0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