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True Story】83岁抗癌阿嫲 乐活朱美玉

【True Story】83岁抗癌阿嫲 乐活朱美玉

常常在曾广志的讲座会上,台上广志讲得精彩,第一个把生死讲得这么幽默台下笑声连连的人,但是笑完之后,会对生死重新的思考。

而台下,除了听众动容的脸庞外,还有一个人坐在前面位置上偶尔跟随广志的幽默而大笑,偶尔用欣赏角度看着演讲人,表情就像欣赏一道非常美丽的风景。

这个人就是广志的83岁妈妈朱美玉姐,玉姐也不输于儿子,广志常会打趣说:“这些都是我妈妈的粉丝。”确实,这些粉丝朋友知道她来了,即便是老远都会赶来见一面。

玉姐虽然80高龄了,但是不管自己几岁了,都一直寻求一个生活态度,永远都活得精彩,是这样的一种智慧影响了大家。

曾广志背后的女人

  • *PROFILE 朱美玉83岁
  • *有4个妈妈;8个姐姐;3个妹妹;7个弟弟……共18个兄弟姐妹
  • *1958年结婚,育有4个孩子
  • *目前住在澳洲黄金海岸,留在身边的是广志和璧证
  • *身体状况:被诊断患肺癌,持续追踪,
  • *她身上有两个小朋友 (肿瘤) : 0.6 和1公分。
  • *嗜好:喜欢林青霞,谈亦舒,爱读台湾文学季刊《讲义》

移居黄金海岸

“我在澳洲15年,非常快乐”

玉姐来自一个大家庭,她有四个妈妈,八个姐姐、三个妹妹、七个弟弟。18个兄弟姐妹,在总行列里她排行第七,很壮观吧,妈妈是父亲的第三位太太,亲妈妈一共生了她们7个女儿。玉姐的大姐,三年前往生了。

玉姐是老二,底下还有两个妹妹,现在大妹在英国,小妹在墨尔本,就近彼此照顾,“小妹常买好机票让我过去,动手术的时候,她会来黄金海岸照顾我。“

谈起妹妹,她说,四十年前,一个外来的人在这里生活着实不容易。”她是夜班护士,白天带孩子,晚上先生回到,负责照顾孩子,轮到她去上班。遇到冬夜大冷天,大风大雨,在地下道看到黑人都会脚软。“

两位妹妹念完中学,就告诉她,她门想飞了。

》两个亲妹,一个留英一个留澳

这句话后面有着一些寻求自由和理想。但更多是生长在一个同父异母的大家庭里,她们渴望外面更广阔的世界。于是玉姐就资助她们去英国念书。后来一个留在英国,一个到了澳洲。

大家庭,意味着不容易,意味着需要很多的包容。几十口人,”过年只是做年饼就用掉两百粒鸡蛋。“ 团圆饭好像大观园。玉姐说,她有一道斋汤,晚上都不睡觉,守着这道汤。”每个人都会喝上三碗。“ 她还有几样拿手菜。说起食物鲜明的记忆,好像比较快乐。

》半身教学 退休薪水才800块

1958年玉姐结婚,从一个不容易到另外一个不容易,当时玉姐教书,最辛苦的时候,是58年教幼儿园,薪水每个月共129.50令吉。她曾经在金马伦教书,后来在怡保,不管是当正式教员之前或者之后,都是苦心莲。”到我退休的时候,薪水才800块。你可以想象那样的情况吗?“

一家5口一间房。白天上班,晚上看孩子。遇到孩子生病,那天晚上就和周公一起轮班。

怀上第四胎时,生活实在照顾不来。最后把孩子打掉。玉姐说现在想起来非常的后悔。曾经有通灵的人告诉她看到那个小孩一直跟着她,有时候躲在地主公旁边。

后来玉姐帮他冥婚。给他取了名字,“现在”夫妻俩”的牌位还放在怡保紫竹林。”

那个普遍都穷和保守的年代,生活就像是一本让人觉悟的书。“生老大的时候,老大早产,羊水都破了,那个时候不知道羊水破了,以为是小便。”后来发现怎么小便都小不停。“送到医院里羊水已经流干了。”

但是那个年代,大家都在家里待产,忽然她特别不同,要在医院生产。当时长者就说:“哪有这样娇贵。”

还年轻的玉姐遇到这样的经验也蛮无助的,除了医院,还有什么地方是可以安心平安的生下孩子。因为老大是早产,身体就虚,小时候她还有一个花名叫“谷牛”,“谷牛就是住在米缸里的米虫。意思就是你即便是住在米缸也吃不胖。”

》脱贫脱困,孩子们一定要受教育

保守的年代,女子普遍都不被鼓励读书,甚至家里长者都会这样的观念,语言上也会说女孩子迟早都要嫁人,“念了又怎样,结婚了,文凭还不是变尿布!

“所以我一定要让我的孩子们受教育。要脱贫,脱困,只要通过教育。”

玉姐说,女儿要当自强。然后她笑着打趣:过去的三从四德,在家从父,结婚从夫,老来从子,已经不太管用。”女孩子要经济独立,自强不息。要爱自己多一点。”

玉姐说,她在澳洲15年,非常的快乐,她说:在这里我可以做我自己。

这句话,也是多年后她最深刻的体会。83岁,肤色精神都非常好。“你们常常问我脸色怎么那么好,你好像不会老。其实这是心态。这才是人生。”

”其实我跟四个孩子学习很多。我生他们,但他们都是我的老师。“玉姐说她到澳洲,就辛苦了留在怡保的儿子广颂和媳妇,因为要负担起照顾年迈的父亲。嫁到香港的女儿,我们都管叫她红毛的,其实她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璧倖”,人字旁加幸福的幸,妈妈取这个名字是希望她永远幸福、快乐。

四个孩子,一个在怡保,一个远嫁香港,留在身边的是广志和璧证。

》有人问玉姐,你一辈子开过十多次刀。那是开什么刀呢,那一次最严重呢,玉姐都笑说,心态比较重要。

但是我这里可以告诉读者的是,她这样告诉孩子们:“如果我以后走了,就把我的大体捐出去做医学研究。”医生也是生死学专才的儿子广志就告诉妈妈:“妈妈啊,你怎样捐赠大体呢,你没有子宫、没有胆、没有盲肠,都割了,你身体很多东西没有了,怎样做试验?”玉姐更幽默的说:我有骨头啊!而且还可以研究器官空掉的位置可以放什么。“

丈夫健康因健康问题目前留在怡保养病,由儿子广颂与媳妇照应。

目前留在身边的是广志和璧证


动手术的时候,小妹会到黄金海岸照顾姐姐。最近玉姐身體狀況還好,喜宴參加完畢後返回澳洲。

广志常会打趣说:我妈妈的粉丝朋友知道她来了,老远都会赶来见一面。

与癌共舞

妈妈生病后,广志在家设药师坛场,点灯念经。广志在演讲时曾说:“我从来没有想到妈妈可以活到80几岁。”

广志高三时玉姐的脊椎和软骨突出。压到脊椎神经,广志说那个时候如果不开刀会瘫痪。开刀的话也可能会瘫痪。但是还是选择开刀。

广志很小就随妈妈学佛,8岁就参加短期出家。妈妈生病后,他在家里设药师坛场,点药师7灯,每天念药师经。后来妈妈手术成功。他说,那时候,生死对他来说非常的无奈,非常多的考验,有太多的情绪在里面。那时候宗教是让他安静下来的力量。

》父母生病给他很多的体悟

在生死学领域里父母的生病给他很多的体悟。他说,人生的学习是无止境的,爸爸肠大出血,住到加护病房。妈妈被诊断是肺癌,开刀。持续追纵,他身上有两个小朋友,一个左边,一个右边。0.6 和一公分。他把长在妈妈身上的恶瘤形容是小朋友。可见是与癌共舞了。

他说,从理论、教育到实践,回顾这四个字,感恩十方。

》20次放疗,身上长满红疹

这些年玉姐在澳洲的身体状况,我们都常可以通过脸书看到,玉姐手术后整大片的淤青,甚至最近20次放疗,身上长满很多的红疹,玉姐都会和大家分享她的病情,这些都是玉姐在临床上用身体来和孩子们开示。

玉姐透过生老病这样的事情,让广志看到从理论,教育和实践。

妈妈的豁达的人生观,一直是孩子,也是玉姐很多粉丝朋友学习的对象。那天和玉姐聊天,她说:我和孩子说如果我走了,不要把我运回来,我坐飞机坐怕了。回来一次要坐8小时的飞机。也不必放牌位。如果是要当作布施几千块买个位置。我可以接受。

玉姐以前都自己坐飞机回来,只是近几年,脚没有力,老大会陪她回来。

和玉姐聊天,获益最多的是我,每一次,她的句子都敲在我的心上,那天,她和我说:

“死,我很怕,但是我可以面对死亡。”

”我要留一口气给自己,死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玉姐说,她最近都在看慧开法师的生死学,她说我们要学习如何死得自在,死得安详。

孔子曾说,不知生,焉知死。也有人觉得,不知死,焉知生。每天好好的活,这辈子好好的活。就是生死学。

很多脸书朋友追看广志的帖,特别是提到妈妈的部分,大家都想知道,玉姐在澳洲15年,她的生活是怎样的,她的人生观为什么可以这样的豁达?

》四点半起床 8点睡觉

推荐

玉姐说,她每天四点半起床,先忙自己,然后烧水做早餐,顺带把两个孩子的午餐便当也准备好,让孩子带到公司。孩子上班后,她就打理屋子,小睡,“下午两三点我就开始准备晚餐。冬天下午三点多已经天黑,这样的天气也很应景,广志和姐姐下班回来,我们一起晚餐。晚上8点我就上床睡觉。”

“现在年纪大了,手不听使唤,有一天热的麦片倒在脚上。幸好有穿袜子。”她说,老了,还是要动,不要停。那里痛贴个药。玉姐现在每天仍然看四份报纸,连《星岛日报》也在名单内。

》心里有佛 不曾做恶梦

睡觉之前,她都会把佛菩萨的圣号都念一遍,南无大愿地藏王菩萨、南无阿弥陀佛、南无观世音菩萨、南无药师琉璃光如来,南无当来下生弥勒菩萨,期待华严会上再相逢。同时她也会念藏传莲花生大士和绿度母的心咒。然后观想忆念佛光笼罩在她身上。“心里有佛,所有的佛都在我心里。基本上我没有什么做恶梦。”

玉姐还教我一个方法,连呼吸都可以念佛,吸的时候南无,呼的时候弥陀。就是每一次呼吸都是一句阿弥陀佛。

近期手术后,有医疗人员上门帮助复健,还有现在义工带她去佛光道场参加读书会、念药师经,还有参加佛光督导领众的工作坊。

我问玉姐,去澳洲多久才习惯,她回答:”一直都习惯,我一直想飞。你知道我来自一个大家庭里,我的压力多大。好不容易孩子长大了。现在我做我自己。”

广志(左一)四兄弟姐妹与父母合照

玉姐常常和大家分享她的病情,在临床上用身体来和孩子们开示。

广志很小就随妈妈学佛,8岁就参加短期出家。

妈妈是我修行的菩萨

和玉姐一直保持着一份关心,她来,无论多远,都会想办法见一面。这一面,常常是从早上谈到下午。她来吉隆坡,会住在她大姐位于动物园附近的家里,她和大姐感情非常好,“姐姐大我3岁。我二年级,她五年级。我们的交友圈同一个圈子。她很聪明,书念得好。文章写得好,我都不敢写在她的面前写文章,我很自卑,她的字也写得好,佛堂的牌位都是她写的。”

》姐姐往生了,她很平静的点蜡烛

和这位亲姐姐相处80年,三年前姐姐往生了。在黄金海岸的的玉姐接到消息后,很平静的点了蜡烛。她说,现在家里还在点。这一盏为姐姐点的光芒,未曾熄灭。

玉姐常和我说的一句话,要学习老,这个非常重要。还有要多爱自己。善待自己。这是我们常常忽略的。

我常和玉姐分享老妈妈的情况,她都很安慰说,她是我修行的菩萨。

平时,我们偶尔会在信箱写字。清晨的时候,玉姐说她已经起来煮水了。她说,现在觉悟慢,什么都急不来了。她说现在坐八个小时班机,回去要睡几天体力才能回复过来。

》她像一个古老的灵魂

对于人情世故,玉姐比谁都看得透彻。她像一个古老的灵魂一直给我们指引。她常用的一句话,“我佛慈悲”,她说:异乡十多年,感恩能够独处。只有复诊才外出,否则我留守家中。念佛,看书,上网。看外语电视,我无意外出,也不上百货公司。只是养气。养神,幸好我还可以自理。

玉姐喜欢林青霞,把她的著作看了又看。收到朋友给她买林青霞的著作《云来云去》,开心得像个小孩。记得有一天我们谈亦舒,原来玉姐也是她的书迷,那天谈亦舒的男主角家明,和女主角玫瑰,谈亦舒的名言,非常的开心,玉姐是唯一的一个在这样的高龄还可以好像年轻时候,一起谈某个作者和某个年代的感情、亲情与爱情的“老”朋友。我非常的珍惜。非常感恩。不是她说给我听,她说给所有的人听。

要多爱自己。每次看到我。离开时她总是一再叮咛。

每次看到她离开的背影。仿佛可以记很久。久到穿越很多执着,到释怀。

我问她都可以写吗,她说:“到了我这个年纪,已经盖棺定论。还有什么是需要害怕的。”

看起来轻松,其实是一辈子的修行。

妈妈陪同广志出席讲座会与新书推介礼。

12月中特地飞回来参加孙女的婚宴

专访:欧芙伶 受访者提供照片

■详尽内容:第698期《风采》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1
高兴
0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0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