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90年代刑事案件】烧焦亲情(一)狂汉纵火 烧毁天伦乐

【90年代刑事案件】烧焦亲情(一)狂汉纵火 烧毁天伦乐

爱的反面,真的就是恨吗?一个女人的离去,竟然让先生狠下毒手,一把火烧掉了彼此的情感。《风采》在生活出版社资料室翻阅资料时,看见了一份关于纵火的档案,看见1997年4月14日,发生在沙登、让人唏嘘纵火案。

夫妻情淡    姐夫频频恫言

根据《星洲日报》报导,那个晚上,当时38岁的叶文海到岳母住处,要求与分居妻子纪淑娟复合。可是,俩人的谈判并没有达成协议,而叶文海甚至赖死不走。

面对这样的情况,家人实在没有办法,也只好各自回房休息。可是,大家都没想到,叶文海越想越生气,结果趁大家熟睡之际纵火烧屋。

结果,这一时冲动,也带走了岳母许如英、妻子纪淑娟、妻舅纪金和、妻舅儿子叶硕尉、舅公许财平和妻姨纪琴音。而在寄宿学校求学的儿子叶爵熙、叶宝琼则逃过一劫。

死者纪淑娟家人指出,她们早已料到会有事情发生,只是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人受害。死者妹妹纪淑卿当年是其中一名以火海中逃生者,她心有余悸地说:“他们昨晚吵得很厉害,他曾恫言要我们家破人亡,如今6条人命就这祥完了。” 她说,夫姻之间的恩恩怨怨,不应把其他人也牵涉在内,偏偏这段感情让无辜生命牺牲。“如今,一场大火,我没有了母亲、舅舅、姐姐、表姐、弟弟及外甥。”

原来,死者另一名胞妹纪秀鸾当时也表示,她的姐姐及姐夫经常吵─词,她及家人也多次通知男方家人,表示嫌凶要上去 ‘搞事’。叶文海多次找姐姐闹事,一会儿说要分家户,一会儿又说要烧死他们全家。

店屋设计 无处可逃

当时,全国消防及拯救局副怠益惹化希迪指出,这场火患更是涉及了新街场消防局、加影、方宜及八打灵再也的消防局,可见火势非常严重。

根锯救灾的消防员调查昱示,现场是一间分为前半部及后半部的双层店屋,楼下前半部是复印店,后半部是电脑公司的办公室,而楼上则是住家,住有16人,其中前半部住有10人,另6人住在后半部。

火患烧毁的部份是楼上后半部,里面有两间睡房,6名死者就在这两间房内被寻荻,其中一间是4人,另一间则是两人。当时,6名死者的遗休是在靠近睡房窗口灶发现,这也显示了死者们曾经尝试以窗口逃生,可是却来不及。而前半部的房间没有受到波及,10名居民成功以前门楼梯逃走。

俩人自由恋爱 组织家庭

原来,为了给家人谋求更好的生活,纵火六命案中的被告叶文海曾远赴古晋工作3年。岂料回家后发现妻子对他非常冷淡,令他饱受打击。

涉嫌放火烧死妻儿等六名亲人的叶文海母亲方赛鸾,当年在接受《中国报》访问时表示,相信这是造成文海一时失去理智,铸成无法弥补憾事的主因。

当年,这位老母亲更是数度哭成泪人,更表示不能把所有责任推到文海身上,这是两夫妇之间的恩怨,两方皆要负责任。她也不明白,为何亲家如此僧恨文海,因为亲家从家乡高渊搬来时,她还让他们在八打灵家里住宿,双方亲属来往甚密。

 “儿子和媳妇的恩怨要追溯到70年代初,我和家人是在1971年陆续从高渊搬来八打灵。”当时文海在八打灵再也读中学,1979年离校后就当复印机推销员。直到1981年,他和大姐在八打灵再也十七区合股经营第一间复印店,开始了家族生意。

推荐

文海和妻子(也就是死者纪淑娟)是在高渊长大的邻居,当时文海的复印店需要助手,所疏请死者来帮忙,他俩才开始有进一步的认识。赛鸾说,不久后,他俩自由恋爱,1982年尾结婚。婚后他俩相处得很融洽,死者还连续诞下三名儿女,一家五口非常幸福。

1986年,文海在斯里沙登买了二间店屋开设复印店分行,并与妻儿、岳母及妻子姐姐等一同搬进去住。她指出,虽然家庭比较复杂,可是都住得很开心,而且生意还越做越旺。文海把斯里沙登的生意留给妻子打理,而他则在其他分行跑动,生活过得丰衣足食。

 1990年,文海经过朋友介绍,留下妻儿前往古晋做复印机生意,以为可以使家人过得更丰裕。可是当他在三年后回国后,却发现妻子关始对他冷淡。不单如此,岳母及亲家等人都对他反感,不让他与多年没见的妻儿相聚。他还在母亲面前痛哭为何一切都变了样,早知如此就不要去古晋了。

这段婚姻及家庭巳到达无按挽救的地步,可是他却不死心,因此,相信他在无法忍受委曲及精神上的‘虐待’,而铸成一宗家庭大悲剧……

 

待续:究竟亲手毁了这个家庭,双方家人怎么面对……

 

资料来源/生活出版社资料室

《星洲日报》、《中国报》、《风采》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3
高兴
0
喜欢
0
一般
1
无聊
2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