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90年代刑事案件】巫师夫妇碎尸案(一):轿车买卖露破绽

【90年代刑事案件】巫师夫妇碎尸案(一):轿车买卖露破绽

一切的故事,从马兹兰的失踪开始。

1993年7月17日,时任峇都达南区州议员拿督马兹兰的家人向警方报案,表示马兹兰直7月2日晚上驾车离开巫统劳勿区部办事处后,音讯全无。翌日7月18日,巫统劳勿区部主席与代表也向警方报案,要求追查马兹兰的下落。

据马兹兰家人透露,他是于1993年7月2日的晚上在一对巫师夫妇与7岁小女孩陪同下,驾车离开巫统劳勿区部办事处。当晚约9时30分,还曾拨电给住在关丹的妻子说:“我现在在劳勿,会尽量在今晚赶回来。如果来不及的话,我会在明天才回来……”

州议员  突然消失无踪

妻子不疑有他,却没想到过了几天后仍没有人看到马兹兰,电话也一直连络不上。他的巫统同志也不断地寻找他,因为他缺席了多次重要会议和集会。当时担任巫统劳勿区署理主席的马兹兰对区部主席之职虎视坦坦,而党选又快要来临,所以他没有理由不顾支持者而去。身兼彭州发展机构属下巴斯迪公司主席的马兹兰也没有出席公司会议,使得他的失踪也被彭州州行政议会提出讨论。

看来,他之前的那通电话成了最后的消息,之后就人间消失了!当时记者也不停地追问着时任州务大臣卡立耶谷,而他也只打著官腔回答:“两三天内,他就会出现了!”

拖了约两个星期后,马兹兰的家人才觉得事态严重必须报警处理。警察接获投报后,马上展开调查并得悉,当晚陪同马兹兰离开的巫师夫妇是阿芬迪与玛芝娜,又名莫娜,还有他们俩的小女儿。

得知身份后,警察也循着马兹兰的开走的轿车追查,却发现当天开走的蓝色马赛地230房车(车牌CAA5115),还有阿芬迪的褐色色本田比露轿车(车牌DCL5588)也同时下落不明。

于是,彭州警察总部的刑事主任马上召开记者会,公布有关情节及车牌号码,希望公众能够提供情报。

7月20日的夜报刊出了警察的记者会内容,晚上约10时45分就有一名驾驶豪华德士的司机,开著CAA5115车牌的蓝色马赛地到吉隆坡谐街警局报案。

阿芬迪邀合伙开二手车行

报案者陈德成表示,在傍晚7时半看到夜报,才惊觉自己手中持有的马赛地是马兹兰拥有。心知事情非同小可,立刻到警局投报。

原来陈德成在7月8日早上接到电话,受指示到吉隆坡华都酒店载客。当时他载的就是巫师阿芬迪、莫娜、东姑雅亚(莫娜兄长)及小女儿玛兹迪雅娜一行四人,到劳勿的乌鲁洞。经过约两小时车程,他们于中午时分抵达乌鲁洞一间未建竣的住屋。

阿芬迪夫妇在屋内逗留约半小时,期间陈德成看到一名青年骑坐摩多离开住屋(事后证实这名青年是阿芬迪的徒弟朱莱尼)。过后,陈德成便载他们返回吉隆坡。

陈德成透露,阿芬迪在归途中表示一名拿督在赌场输了一大笔钱,欠下他及一家金融公司约9万令吉债务。所以该拿督急著脱售一辆马赛地还债,希望陈德成能介绍顾客买下该辆马赛地。于是,两人约好当晚9时在御苑酒店的咖啡座见面,以洽谈汽车买卖之事。

陈德成依时赴约,与阿芬迪谈得相当投契。阿芬迪还邀请陈德成合股,一起经营二手车买卖生意,当时在场者还有莫娜及他们的小女儿。两人很快地达成协议,同意将脱售该辆马赛地的其中7万令吉摊还给金融公司,剩下的2万令吉用来当合作买卖二手车的资本。

阿芬迪也当场拿出9张面额一千令吉的大钞给陈德成,以示诚意。随后两人再前往华都酒店的地下停车场,视察该辆车牌CAA5115的马赛地。

第二天早上,陈德成带备车辆割名表格、销售单据、买卖授权表格等,到御苑酒店会见阿芬迪。约4分钟后,阿芬迪拿着四份签了名的表格交给陈德成,还交出一张属于马兹兰的正本身份证让陈德成复印。

轿车买卖  成破案关键

原以为交上了一位合作伙伴,没想到陈德成却无端端卷进了人口失踪案中,还成了警方破案的重要线索!

他在1993年7月20日傍晚翻阅夜报时,赫然看到警方正在寻找一辆失踪马赛地的新闻。仔细阅读时,发现该辆马赛地车牌竟是CAA5115,正是阿芬迪要他脱手出售的该辆马赛地。

陈德成心知不妙,立刻带着12天前阿芬迪签署的四份割名手续表格及复印身份证等,驾着该辆马赛地赶到警局报案,当时已是晚上10时多。陈德成带着失踪马赛地一起突然现身,立时为警方带来破案头绪。

当晚11时45分许,旺沙玛珠警区主任慕沙奥玛带领一批警员赶抵旺沙玛珠第五区一间住宅,顺利将屋内的巫师阿芬迪(时年36岁)、其妻子莫娜(时年37岁)、两名女儿及阿兹米5人,全部押返警局调查。同时,警方也将一辆车牌MU280的马赛地,驾返警局备案。

之后,警队再返回阿芬迪住宅搜查,起获了大批物品,包括华都及御苑酒店账单、阿芬迪及莫娜的国际护照、由移民局发出的两本紧急出国证件、朱莱尼及另三人的复印身份证、一本阿芬迪的93年记事簿,里面还夹着一张马兹兰的照片及一本支票簿,还有一些土地申请表格及土地买卖合约等。

警方根据搜获的名单展开追踪,查出阿芬迪的徒弟朱莱尼因被警方怀疑吸毒,早在7月13日已被扣押在劳勿警局。

推荐

阿芬迪领警方  出零碎肢体

在捉拿了阿芬迪一家人的第二天,此案就交由武吉阿曼警察总部的绑票专案小组负责调查。小组主任达比尔副警监在下午6时许,向阿芬迪录取口供。阿芬迪终于承认马兹兰已经遇害,尸体就埋在屋后洞穴,并表示可以带领警方到场挖取。

达比尔请示了上司后,于晚上约10时率领警员押着阿芬迪前往乌鲁洞。抵达时,已经是凌晨2时15分。

随着州议员正式被谋害,震惊当时的政坛。

警队撬开屋后一间上锁的储物室,并开始挖掘阿芬迪指的上了洋灰的隆起之处。当6名警员花了些时间挖到约5尺深时,果然发现一些人类肢体。达比尔马上勒令停止挖掘,当场连络吉隆坡中央医院的拉曼法医赶来现场。

大清早约7时45分,拉曼法医才从吉隆坡赶达现场。聆听完汇报后,命令警员继续展开挖掘行动。拉曼法医也亲自跳下洞穴挖掘,并在这个约4尺乘约6尺半宽的5尺深洞穴里,陆陆续续挖到零零碎碎的人类肢体,包括死者的颈部、手部、脚部,而死者头颅则在约5尺半深处才被寻获。

大约是早上9时45分,拉曼法医把一共18块的碎尸根据位置排列,几乎所有部位都整齐排列,却发现少了死者睾丸。法医根据尸骨推断,死者是在仰卧的情况下,被类似斧头的重型利器砍断头颅,导致身首异处而死。

在挖掘尸骨期间,劳勿警区主任也亲自押着朱莱尼到场协助调查。而朱莱尼也于7月23日,被警方正式逮捕协助调查马兹兰的命案。

下期预告:除了马兹兰碎尸案,巫师夫妇还犯下多宗碎尸命案,当中包括一名5个月大婴儿。

资料来源/生活出版社资料室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1
高兴
0
喜欢
1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