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台湾追访阴阳人】Part 1 爱芝 : 我不是怪物

台湾跨界追访
说他是男生,他却没有阴茎;说她是女生,则没有胸部与月经。

在含蓄的华人世界里,对于阴阳人充满了不理解与迷信,多数人无法接受,甚至觉得是种耻辱。
然而却有着一个人,他不畏惧别人眼光, 勇于站出来,在华人世界第一位公开现身,他就是丘爱芝。
他的身体有个秘密,一个常人无法理解的“秘密”。
这个秘密注定伴随着他一生,然而他却决定勇敢站出来,将秘密公诸于世,只为了让更多与他一样有着秘密的人愿意走出来。
丘爱芝小档案
52岁
树德科技大学性学研究所博士生
亚洲华人中第一位公开现身的阴阳人
国际阴阳人组织-中文版创办人

何谓阴阳人:
阴阳人是指生理性别无法明确归类于男性或女性的人。一个阴阳人可能拥有双性的特徵或者缺乏被定义为某一性别所必须有的生理特徵。
阴阳人是天生的,源自于基因、染色体或贺尔蒙的变化。环境的影响如内分泌干扰也可能扮演导致某些阴阳人差异的角色。阴阳人非指刻意选择改变自己生理特徵的人。
阴阳人占全球人口显着比例,从1.9%(Anne Fausto-Ster¬ling, sexologist, 2000)到4%。

阴阳人,一个带着褒贬不一的形容词。在一般意识里,阴代表了女性,而阳则是男性。但倘若阴阳同体时,阴阳人随即诞生,也就是大众一般所说的“不男不女”。
有人说阴阳人是不祥之物;有人说阴阳人是怪胎;更有人说阴阳人就是变性人;是阿瓜。
对丘爱芝而言,是男是女不是他关注的,因为由始至终他选择做自己。对于阴阳人的身份,感到骄傲,因为自己是美丽人类的一部分,而不是怪物。

殊不知,在这接受自我,勇于面对的过程中,丘爱芝走过了无数艰辛的日子,更曾一度迷失自己,在茫茫人海中,无法自拔。而他身上留下的疤痕,是他曾经不敢面对的恐惧。

从出生的那一刻起,自己就被手术决定了是女生。曾经以为自己是女生,但在这漫漫的成长路上,自己却越来越男性化。然而当男生,他却没有阴茎;当女生,则是没有胸部与月经。当下的自己, 根本搞不清楚自己是男或是女?是爱男生或是女生?内心的纠结难受,只有他才能理解。

▲童年时期的丘爱芝是个可爱的小女生,爱穿洋装,也爱洋娃娃。

▲国中时期的丘爱芝,身边的女性友人都开始发育成为女人时,自己却越来越像男人。

丘爱芝:“我是男是女?我爱男生或是女生?内心特别纠结难受。”
当决定要专访故事的主人翁时,我与许多人一样,脑袋里充满疑问。然而抱着实事求是的精神,我还是踏上这趟访问之旅。在前往丘爱芝的家途中,我很努力的尝试告诉身边的伙伴,何为阴阳人。

而我对阴阳人的了解,也只有在网络上的资料。心中许多疑问,也只有见到丘爱芝以后才是真正的解开。

由于就学关系,丘爱芝居住在高雄树德科技大学附近的房子,是一个离高雄市区有点距离的小镇。而对我而言这里就是朴素,车子开始驶入住宅区前,我们还一度以为自己走错了路,所幸最终我们还是顺利的抵达。

对于丘爱芝第一印象,就是一个笑容可掬的姐姐。他穿着一件衬衫,衬衫上是一片彩虹颜色,而“INTERSEX”的字眼特别耀眼,他以自己是阴阳人感到骄傲的自信心显露无疑。

▲大学时期的他流了一头长发,但却经常被误以为是男生。

*我是阴阳人丘爱芝, 也是阴阳人网站中文版的版主…
跟随他的脚步,我们来到了他的家中。一个工作室与住家结合的小房子,空间不大,养了一只白色猫咪。而家中最多的就是有关性别与人类研究的书籍,放眼望去,有许多书是我从未看过的,这一趟的确是长见识了。

“我就是我,没有不一样。我是阴阳人丘爱芝,也是阴阳人网站中文版的版主…”那传统的自我介绍总是难免的,他的低沉的嗓音中夹杂着女性的细腻,就像是女生大吼大叫后留下的沙哑。

▲“INTERSEX”不是怪物,而是一个人。

*害怕被人发现 身上那道疤痕
丘爱芝回忆起当年的自己,他有点感触,但却是他人生中一段精彩且神秘的故事。那一年丘爱芝就读高中,他与数位男同学来到了山上露营, 晚上睡觉时突然有人伸手摸了过来,先是胸部,再来摸过下体才停下手来。“感觉自己成了玩偶,有点奇怪,但我最担心的不是被侵犯,而是…”他欲言又止,后来才娓娓道出他的担忧。

究竟他害怕什么?“我害怕被人发现…”是什么秘密,让他如此害怕?“我身上的那道疤痕,很明显。我不知道该如何去解释…”而疤痕的所在处,就在肚子之下;私处之上的位子。“当年的我,根本不知道如何去解释,因为我不是男也不是女,也就是一般人说的不男不女。”

*6岁那年被“割”了两次
他的秘密与疤痕有关,一条手术后的疤痕,究竟隐藏了多少的秘密。“我其实不太记得手术的情况了,我记得那一年我6岁…”似懂非懂的年龄,他被“割”了,动了两次的手术。

“我还记得,那时候哥哥姐姐都来为我加油打气,因为我是家里排行第五,也是最小的么妹。”但可笑的是,哥哥姐姐们原来都不懂他为什么要开刀。“那时候我也没多问,我长大后问父母。得到的答案就只有割盲肠三个字。”说起来很巧,当时丘爱芝的同学也割了盲肠,但是刀疤的位子就是不一样。究竟父母隐藏了什么秘密?当时的他根本不知道。

“严格来说,我从小就觉得自己是女生,这是理所当然的啊!因为我的名字很女生,身份证上的性别就更不用说了‘女生’两个字摆在那里,我能不觉得自己是女生吗?”丘爱芝说完后笑了笑,我们也跟着笑了起来。但又有谁知道原来这笑容的背后,有着天大的秘密。

小时候的丘爱芝,根本就是个小女孩,一样会玩洋娃娃,喜欢粉色系的物品。然而这一切如梦般的女生梦,随着成长的过程里破灭。“我从小接受或接触到的都是关于女生该知道的事,但同时我也发现了自己的身体和别人不一样。”

▲丘爱芝说“拥抱可以感受到被接纳,我希望大家知道,我们和一般人一样,并非怪物。”

*我的月经迷路了,喉结却长了出来
幽默的丘爱芝更自嘲,自己的月经等了数十年,都还没来。“我的月经似乎迷路了,哈哈。当时觉得自己和别人不一样,因为月经都没来。我还是读女校,全部人都发育了,胸部都长出来了,我就很慢。同学的月经有些很早就来,我却一直期待着。”

“小时候我是最高的,可是后来10岁以后我就没有再长高了,所以我是越来越娇小,就只有144公分。属于我的青春期一直都没来,反而不该来的来了,那个东西叫做喉结。”丘爱芝对于自己身体的改变,有点讶异,后来甚至胡须也来了,手臂也有了肌肉,而外貌也越来越像男生。

到了国中,丘爱芝的爸爸曾带她就医,医生认定是缺乏成长激素,叫他每个礼拜打针,但始终无效。当时的丘爱芝早已懂事,开始询问父母,为什么?“可是每一次的询问,我爸妈就是哭着道歉,可是究竟为什么道歉,当时的我根本一无所知。”

在自己多次的询问下,父亲私下将6岁病例交出,病例上一堆的英文草写,他比对查出了一个单词,那边是“雌雄同体。”这个答案是丘爱芝始料未及的,除了害怕,便是逃避,因此将病例收了起来。

好奇心战胜了害怕,但却无法战胜父母的眼泪。“我真的很害怕,但是我还是很想知道。我记得有一次我问了母亲,母亲当时看起来很紧张,只说了我在出生时有二套。可是却没说二套是什么,母亲其实不是不想说,而是说不出来。”

或许对于父母而言,这件事是痛苦的,当下的丘爱芝也明白,不能再问,因为爸妈会痛哭。

▲2011年7月29日香港細細老師爱心诊疗室「与台湾双性人丘爱芝细谈」座谈会分享。

▲2011年9月24日爱芝的第一屆亲友团参加2nd高雄同志大遊行。

⇒part 2 男生面孔 女性打扮
⇒part 3 同性恋?异性恋?我算什么?
⇒part 4 我知道父母很爱我

 

台湾越洋报导 : 郑智良
图 : 郑智良、王嵥崶、丘爱芝提供、部分照片截自网络
冠名赞助:  

 

订购杂志 https://feminine.com.my/订阅表格/
订购电子版 https://goo.gl/forms/aJJnCpWGRo06WGgY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