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跨越折翼框架】共享空间 X Breakthrough Journey 跨国伤健共融舞剧

【跨越折翼框架】共享空间 X Breakthrough Journey 跨国伤健共融舞剧

共享空间舞团受到日本大阪国际障害者交流中心(BIG-i)邀请,将于2021年1月份带着本地4名舞者和一名身障舞者一起前往日本大阪,与日本、新加坡、香港和台湾舞者一起合作一项国际性舞剧《Breakthrough Journey》。

共享空间舞团的创办人之一叶忠文老师解释了这次合作的来龙去脉,“2019年11月底,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的一名成员给我电话,说日本大阪国际障害者交流中心将会举办一项伤健共融的舞剧,问我们有没有兴趣参加。”

原来,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成员曾经看过共享空间舞团作过的伤健共融舞蹈,所以当日本大阪国际障害者交流中心寻找他们参与时,便立刻也把共享空间舞团推荐给日本。

叶忠文老师表示,他希望能以自己擅长的艺术舞蹈带着身障朋友一起飞到国外,丰富他们的人生。

叶老师表示,舞团因为在2003年表演了一部以杏林子为故事主轴的舞剧,舞蹈中有一位坐着轮椅跳舞的舞者,吸引了在台下观赏的双福残障自强发展协会创办人沈秋香。“秋香姐跟我们联络,希望我们能替双福也办一起艺术团,让坐在轮椅的朋友也能有机会在舞台上跳舞。”

2004年,共享空间舞团替双福成立了残障表演艺术团队,并担任了编舞及教舞工作,带领着他们巡回演出为中心筹款。

了解局限突破心中包袱

“第一次编舞给身障朋友时,面对最大挑战就是要顾及他们的身心理因素。大多身障者都会感到自卑,所以要他们加入艺术团跳舞就会更不自在。”他透露,自己必须先与身障者做朋友,帮他们建立信心和安全感后,才能引领他们放开心扉融入舞蹈中。

共享空间舞团替双福成立了残障表演艺术团队,并担任了编舞及教舞工作。

“其次就是必须了解每一名身障者的能力局限,然后引导他们突破心中包袱,做一些他们认为自己做不到的动作。”

在双福残障表演艺术团队巡回演出筹款活动中,共享空间舞团也意外的认识了台湾喜乐爱加倍极限轮椅舞团,更促成了彼此往后的合作关系。

共享空间舞团与台湾喜乐爱加倍极限轮椅舞团合作演出。

“台湾喜乐爱加倍极限轮椅舞团成员大多因小儿麻痹症而被迫坐轮椅,他们以街舞方式呈现,能够转动轮椅做出翻滚、旋转、倒立等高难度动作。当他们来到马来西亚参加巡演时,发现我们的舞蹈都比较倾向于艺术层面时,顿时蒙生了合作关系。”因此,共享空间舞团也飞到台湾为他们编过舞蹈,与本地舞者一起到处演出。

共享空间舞团与台湾世界轮椅舞蹈冠军林秀霞合作《携手》舞剧

因为这种种原因和经验,日本大阪国际障害者交流中心在看过他们过去的演出片段后,就不停地积极与叶老师联络,更于今年3月初特意带着翻译员飞到大马来与他们会面商讨合作详情。

日本奥林匹克项目之一

“那一次会面让我们见识到他们的诚意,所以基本上已经答应了这项合作。只是后来疫情加剧,大马进入行动管制令情况,我们也非常担心企划会被搁置。但是日本方面却不停地与我们视讯联络,更表明了一定会进行这项企划,同时也准备好了几个替代方案。”

叶老师表示,这是日本奥林匹克的其中一个项目,所以他们给所有参与团队的条件都非常优厚。日本方面会负责所有舞者及导师的来回飞机票、住宿费、零用钱和表演费。此外,在日本和回国后的隔离费用也会全权负责,令人难以拒绝。

于是,他们在9月份进行了招考面试,最后选了一名身障者和一名女舞者。“其实我们想着要招考两名身障舞者,怎知有些舞者最后都没有来面试。”他表示,为了能找到适合的身障舞者,他们特意把招聘书送到不同的身障舞团去,包括美门艺术团、双福残障表演艺术团队、马来西亚国际舞蹈协会(MIDO)等等。

健全舞者能让身障舞者的舞步更灵活及多样化,这就是伤健共融的主要原因。

“那时候我才知道,原来马来西亚都有好几个身障舞团。最后,我相中了来自马来西亚国际舞蹈协会(MIDO)的一名印度女孩和马来男生。可惜,那位马来男生不敢踏出第一步,所以我只能带一位身障者同去。”

带身障者出国加倍小心

叶老师非常了解身障者的心情,他们或是他们的家人可能对孩子要搭飞机到国外去会有所顾虑,另一个障碍就是身障者本身没有自信与其他国家舞者合作。“其实在想着要带身障者搭飞机出国,再加上现在疫情严重,我们也会感到害怕和担忧。所以在这之前,我们都会先清楚了解身障者的健康问题,也会问明白:如果你发生什么状况时,我们可以如何帮到你。”

他举例,曾有一名舞者患有癫痫病,第一次病发抽搐,口吐白沫时,所有人都慌成一团。有人打电话叫救护车,有人担心他会咬舌头,忙着拿东西给他咬,“我们甚至想着直接伸手给他咬,但最后才知道他是不会咬舌头的,只要顾好他的头部,别让呕吐物倒流进呼吸道就可以了。这个经验教会我们要先了解身障者的问题,因为我们真的不希望到时候帮不到他。”

大胆完成高难度动作

我们到排练室看舞者们在为《Breakthrough Journey》排练,这个故事讲述一群朋友碰到被偷了相机的男生,毅然决定帮他一起寻找小偷。叶老师在一旁解释,“这是我们这里编的一只舞,当中那位被偷相机的男生和小偷届时会是日本舞者一起表演。”

叶忠文老师指导Nesha一些舞步。

原来,不同国家的舞者都会有一支自己编排的舞,当中一定会有些角色是其他国家的人参与。日本方面就会编排整场的舞蹈,所以每个国家的舞者到了当地,还得练习他们安排的角色及位子,以达到各国舞者的互相交流。

只看到5名舞者努力地跳着翻山越岭寻找小偷的情节,一会儿推着坐轮椅的印裔女生转圈圈,一时又把她整个扛上肩膀舞着高度远眺的情节,最令人觉得心惊胆颤的是身障者从轮椅上滑下,在地板上滚了一圈,再坐回轮椅上的环节。

队员们协助Nesha上下楼梯,同时也答应帮助她一起到日本表演。

观看者内心替她捏一把冷汗,但她却能轻松完成,嘴上还挂着笑容。叶老师在一旁说,“Nesha是一个很大胆的女生,你给她的动作,她从来不会不试就说不能。她来面试时,我问她可以滚地吗?她二话不说,就在地上打滚起来。但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她的肠子是在身体外的。”

身障舞者Nerosha Krishnan

不要看轻自己的能力

Nesha全名为Nerosha Krishnan,今年27岁,是一名爱笑且乐观的印裔女生。接受访问时,她毫不避讳的把意外经过仔细形容。原来21岁那年,她用摩哆车载着朋友去上班,却被一辆车子撞后逃。摩哆失控撞向路边分堤,把两人抛向前方一座天桥中间的狭小空洞。Nesha的一只脚卡在洞上,另一只脚则在洞中。她的朋友则恰好抓着了Nesha卡在洞上的脚没有掉下去,但是这样一抓就是一小时多。直到朋友坚持不下去,掉到地上去时,两人才被路人发现,送上救护车到医院。

“我在医院昏迷了一个多星期才醒来,医生告诉我,我的左脚已经黑了所以必须切除才能保命。我的肠子也被移了出来,因为没有空间放回去,所以放在我身体外。”

叶老师说,“我也是排练了几次后才知道,所以非常担心她在地上滚会不会影响到肠子,但她一直说不会,只是偶尔不小心弄到会有些痛而已。”

推荐

Nerosha Krishnan表示自己性格倔强,别人说她办不到的,就一定会努力做到为止。

Nesha续道,最令她感到伤心的不是脚被切除了,而是父亲在那时候过世,自己没有办法出席他的葬礼。“我父母离了婚,我跟着父亲住在一块儿,所以他的离开对我打击很大。”

努力复健生日前出院

虽然如此,Nesha还是得到母亲及兄弟姐妹的鼓励和帮助,在医院度过了4个半月的休养期。“其实我的21岁生日越来越接近,我真不想在医院过生日,所以一直请求医生让我出院。所以我努力的自己坐起来,每天不断地试着自己从病床移到轮椅上,我很快地完成了医生的要求,终于可以在生日前回家。”

她就是一个非常有毅力的女生,只要想做的就一定会努力完成。回到家里,她不但学会了自己洗澡,还因为无聊而开始坐着轮椅扫地洗碗。有一次,更因为朋友的挑战,竟然也学会了用单脚开车。“今天,我自己从巴生开车来到蒲种练舞。”

2018年,Nesha开始觉得无聊,竟无意中发现轮椅皇后大赛,马上二话不说报名参加。才艺表演时,她更以舞蹈获得才艺冠军,并被马来西亚国际舞蹈协会相中,邀请加入成为舞者。

能力未到极限不怕尝试

“当我从老师口中得知共享空间舞团的这项招聘时,马上就答应报名面试。我从来都没有出过国,所以当知道被录取时,眼泪差点流下来了。”她知道这个机会非常难得,所以在练舞时更加用心,老师给她的动作都会不停地尝试,一直到完成为止。

Nesha与舞者一起付出努力,她觉得自己的能力未到尽头,不怕尝试更多新体验。

“我是第一次在跳舞时,被其他舞者整个人扛上来,这是非常特别的体验。”另外,她也很自信的表示,自己的能力还未到尽头,所以不会害怕去尝试更多新体验。

最后,她也鼓励其他身障朋友,不要因为自己的缺陷而感到灰心,更不应该就此看轻自己的能力。你必须先付出努力,在人前展示你的才能,别人才能够看到你。她更劝导身障者要学会独立,不要凡事依赖他人的帮忙,因为这样只会把自己伤得更深。

叶老师也提醒大众,应该把身障者当普通人一样对待,不要施以同情眼光,看到他们需要帮忙就直接施以援手,询问只会让他们觉得尴尬。

专访:林仪倩

摄影:雨狗

部份照片提供:共享空间舞团

■详尽内容:第710期《风采》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0
喜欢
0
一般
1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