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吕育陶专栏】数字游戏背后

【吕育陶专栏】数字游戏背后

新冠病毒让我们每天追踪疫情病例,确诊数字上升到四位数时就很紧张,不敢出门,降到二位数时就期待它归零,心情随着数字上上下下,浮浮沉沉。而希盟反对党领袖安华,突然在九月时宣称:“我有人数”,已经获得‘强大、有说服力及令人信服’的票数,大家陷入一片哗然之声,半信半疑。随后的演变更令人出乎意料,起初元首因心脏问题紧急入院,后又食物中毒和长期运动伤害继续留院观察,把‘已经拥有足够票数’的安华晾在一旁,坊间纷纷猜测,安华的多数票究竟从哪里生出来。

几经折腾,安华终于觐见了元首,却被指只提呈支持人数,并无确切议员名单,而元首原本打算召见其他反对党领袖的计划,却被冠病导致的有条件行管令打乱,取消会面。后来也因为安华无法再度出示足够的支持票,这闹剧就不了了之,‘我有人数’成为朝野笑柄。

安华的首相梦暂时无法圆,却打开了另外一个想象空间,他那‘强大、有说服力及令人信服’的票源,竟然来自巫统。巫统这个马来右翼政党,创党宗旨就是维护马来人权益,进行的都是单元种族的斗争,怎么可能和多元种族的希盟站在一起?最要命的是,希盟其中一个成员行动党,更是被巫统标榜为反马来人的世仇。

安华那‘强大、有说服力及令人信服’的票源,竟然来自巫统。

从选区结构和议席角度出发,希盟走失了土团党,或者马哈迪的斗士党,纯马来市场缺了一角,最有可能扛起这工作的公正党,在东海岸或者西海岸的马来乡区,都没有实力。带有一点自由主义色彩的公正党,在保守的马来社会并不受落,即使希盟在下届大选完胜所有城市和半城乡选区,也未必拥有足够票数执政。寻找一个策略伙伴填补空缺,不仅可以马上分裂敌对阵营,还可以取得执政权。土团内的阿兹敏,伊斯兰党内有哈迪,都和希盟阵营里的一些人水火不相容,剩下不满土团压迫的巫统,议席和土团严重重叠,自家人抢自家人的市场,成为希盟唯一可以拉拢的对象。一旦和巫统结盟,就让巫统扩张乡下的马来市场,希盟三党继续占据城市和半城乡选区,执政机会远比下乡打天下大得多。

霹雳州的晴天霹雳换大臣风波,不但凸显了土团巫统的不咬弦,还再度诱发巫统和行动党合作的想象,这在党高层已有讨论,只是基层反应不一。巫统和行动党言和,不再以种族议题互相攻击,新马来西亚可能就此诞生。巫统不是铁板一块,三十九个议员并非每个都贪污滥权,只是希盟支持者担心巫统过档的都是官司缠身满身屎的贪官,违反希盟打贪原则,结盟又成问题。新冠病毒数字让人麻木,反对党的执政人数让人笑话,新马来西亚之路还真漫长。

推荐

照片/截自网络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0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