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风暴·
一封来自港漂中国人的信
“香港,应该有的样子”

8月18日,维多利亚公园流水式的和平集会计有逾百万人参与,场面震撼。

终于, 经过了持续一个多月的警民冲突,8月18日,香港“反送中”的游行示威又回到了它应该有的样子:维多利亚公园流水式的和平集会,“民阵”(民间人权阵线)按照警方的要求,安排参加集会者的路线,大家平静、有秩序地表达自己的诉求,没有发生任何冲突。看着电视新闻的报道——人们穿着黑衣,撑伞在雨中喊着“香港人,加油”;老老少少举着用废纸皮自制的标语;直升机的高空画面拍摄密密麻麻的人群小点布满整个维园,我的眼眶湿了,甚是感动。是的, 这170万人表现出的,才是香港人在表达自己的政治诉求的时候,应该有的样子——和平、理性、非暴力(和理非);坚持、勇敢、团结地发出自己的声音。这,才是现代世界公民应该具有的政治素养。我心中紧绷了一个多月的弦,终于松开了一点。
第一次处于这样大型的民运中, 我在某些时刻,竟然觉得有点不知所措。真正需要自己亲身参与,真实地付诸行动以表诉求时,我突然发现,自己急需补救政治素养——在这样各种不同派别势力参与,信息自由度极高,错综复杂的环境中, 要保持自己理性思考和分析事件的能力,洞察到其中的乾坤,从而决定自己的政治态度和取向,以及自己参与政治的程度和模式,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国际上对于反送中运动的报道,铺天盖地都是关于流血冲突,但其实更多香港人选择以和理非的方式来表达诉求,例如各个社区和地铁站出现的“连农墙”(将自己的诉求和愿景写在便利贴纸上,贴在公共区域的墙壁上)便是管道之一。

想要保护香港的自由
过了今天,我漂在香港,就整整10年了。
10年里,从一个未谙世事的高中毕业生,到今天工作5年多的职场人士。很感谢香港在我人生重要的转型期,塑成了我现在的三观,并伴我经历了人生很多的第一次。这次香港“反送中”民运,又是我人生历经的另一个第一次——大型的民主运动。
在前几个星期的连续暴力冲突时期,我很是抑郁和心痛。我相信这不是香港和香港人应该有的样子。第一次感到,自己原来很爱香港,很爱这里的人们;第一次觉得,她那么脆弱,需要我们去保护她该有的自由,去捍卫她的独立法治,去争取廉洁政府的治理;第一次发现,一个人的力量,原来可以如此一点一点地联结起来,转化为无限。
一直很敬佩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抗争者,例如:甘地、曼德拉和马丁路德金。希望身边的我们和千千万万生活在世界各地的人们,都能具备作为世界公民应有的政治素养:用清澄的思辨力,在自己心中建立一把理性的标尺;带着“坚持是非”的勇气和坚持,用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式,向政府表达自己的诉求。
在香港的10年里,我一直在寻找自己,想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勇敢着,坚持向自己所谓的梦想前进。希望,香港人也能在“和理非”的路上勇敢地坚持下去,带着文明的政治素养,做世界公民在民主运动中的榜样。
我想,我永远不会忘记2019年的这个夏天。这一刻,我沉重的心里感到一丝欣慰,因为,我又看到了香港应该有的样子;隐约看到了黑暗里一点黄色的亮光。

撰文:
阿木风(生于大陆,港漂10年 / 29岁,文职)

 

■详尽内容:第692期《风采》
订购杂志 https://forms.gle/LD56nyZruYakma8H7
订购电子版 https://forms.gle/E1KByvBZCuMdR5X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