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保健|末期肾病患者 可选择肾移植治疗方式

保健|末期肾病患者 可选择肾移植治疗方式

我们知道肾脏是人体主要的器官之一,老百姓通常称为‘腰子’。你可知道?肾脏病是一个‘静默的杀手’,早期往往没有明显的症状表现,因此对于一般肾脏健康的人来说,不会太多关注肾功能,但万一发生肾脏问题,后果非常严重,往往已进入晚期阶段,当肾脏功能慢慢减退,病情就会发展成为慢性肾衰竭。

若不幸病变严重到罹患末期肾病,应该怎么办?其中一个办法则是通过肾移植来维持生命力,早前来自而连突现年48岁的母亲哈米札,其23岁的长女诺祖莱卡于一年前被诊断患上肾衰竭后,就决定捐出一颗肾给女儿。哈米札接受访问时指出,她已在雪兰莪士拉央医院完成最终身体检查,一旦检查报告出炉过关后,她与女儿将进行肾脏移植手术。

一起来了解更多 治疗末期肾脏病方案

当一名病人不幸罹患末期肾病(ESKD),其中可行的治疗方法是肾移植。这种有效的治疗方法,有助大幅度提高患者的生存机会和生活品质,同时能够长期降低病人的医疗费用。

处在ESKD 阶段的病人,通常两个肾脏已无法清除体内的废物和多余的液体。在这个阶段,血液透析或腹膜透析(既是所谓的洗肾)已被规定为唯一的‘人工疗程’。

虽然透析确实属于挽救生命的治疗方法,但它却无法完全替代一个可正常运作的肾脏。这将使病人更容易面对ESKD 和透析本身引起的并发症风险,其中的症状包括疲劳、肌肉痉挛、贫血、肾性骨病和心脏病等。事实上,采取透析治疗法的大马病人,只有 52% 在开始治疗5年后仍然健在。相比之下,接受肾移植的病人,5年后仍健在的比率为 90%。

有些从接受透析到接受肾脏捐赠(以替换其失去功能的肾脏)的病人,他们的生活品质已获得极大的改善。最为明显的优势是病人及其家人,无需再为病人的透析时间表来安排他们的日常生活。

一般上,接受血液透析的病人,必须每周3次在血液透析中心花费大约4个小时。至于接受持续非卧床腹膜透析的病人,他们则必须每天接受4次透析,每次为 30 至 40 分钟。即使在透析选项中接受灵活性最大的自动腹膜透析的病人,也必须每天在晚上睡觉时进行8到10小时的疗程。

来自雪兰莪士拉央中央医院肾病专家高级顾问、肾移植科主任、肾内科主任、临床研究中心主任Dr. Wong Hin Seng。

接受肾移植的病人,则可避免浪费许多时间在疗程上。而接受捐赠肾脏的人,必须在余生中服用免疫抑制剂,确保身体不会排斥所接受的肾脏,同时可以享受健康的生活方式。

透析属于终身治疗,所需费用将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大量累积。根据 Surendra 等人的一项研究,血液透析病人所需支付的全年费用为 3万9790 令吉,而接受持续非卧床腹膜透析的病人,所需的费用则为3万7576 令吉。虽然超过三分之二(67.1%)接受透析的病人是由我国政府资助,但 14.9% 的病人是自筹资金,其余则由慈善机构(13.2%)、雇主(1.3%)、保险(0.5%)及其他来源支付。

相比之下,卫生部(MOH)旗下的医院(包括吉隆坡中央医院和雪兰莪士拉央中央医院)提供的移植服务获得巨额补贴。接受移植的病人仅需为整个手术支付 1000 令吉,而且还可免费获得昂贵的终生免疫抑制剂药物。肾脏捐赠者无需支付移植手术费用,他们还可终身在卫生部旗下的医院,接受免费的医疗服务。

另一方面,在教育部旗下的医院(例如吉隆坡马来亚大学医学中心)接受移植服务和领取药物的病人,仅能获得部分补贴,这笔移植的医院费用预计约为5万至6万令吉。而选择在私人医院接受移植的病人,预计将支付 7万至10万令吉,另外支付捐赠者4万至6万令吉。

在我国捐赠器官完全属于自愿,因此不能换取任何形式的奖励或补偿(例如现金、财产、职业发展等)。虽然多数的器官只能从已故的捐赠者身上获取,但肾脏是可以由活体捐赠者捐赠的两种器官之一(另一个是肝脏的一部分)。这对 ESKD 患者非常重要,因为已故的捐赠者在我国非常罕见。

推荐

根据 MyKAS(马来西亚肾脏分配系统)数据库,目前有 1万278 名 ESKD 病人正在等待接受肾移植手术。然而,每年仅有20至40 例涉及已故捐赠者的肾移植,约占人口的百万分之一(per million population, pmp)。

然而,活体捐赠者只能将肾脏捐赠给他们的配偶、一级或二级亲属。一级亲属是父母、孩子或同胞兄弟姐妹。二级亲属是指祖父母、孙子女、阿姨姑姑、叔伯、侄子、侄女或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活体捐赠者也可以捐赠给远亲,甚至是非家庭成员。但在此之前必须获得卫生部非直系亲属捐赠核准委员会 (UTAC)的许可。

总的来说,病人最好从活体捐赠者接受器官,该捐赠者会在手术前对器官的适用性和健康状况进行评估。这是因为在将肾脏移植到受体之前,脑死亡供体的肾脏被摘取并保存在冰中(通常几个小时)。此外,已故捐赠者可能在器官被摘取之前发生急性肾损伤。因此,来自已故捐赠者的肾脏通常具有较低的移植物存活率,即是被移植的肾脏不会像活体捐赠者的肾脏那样持久。一般来说,每年的移植物丢失率为 4%,病人也会因移植物失败而重新接受透析。

若是与继续接受透析且完全没接受肾移植的ESKD 病人相比,接受肾移植的病人还是占优势。最终,与继续接受透析的人相比,接受捐赠肾脏的 ESKD 病人将更有机会活得更长久,而且生活品质也更好。如果他们已到工作年龄,他们也可以在不受职业限制的情况下,回到本身的职业生涯。如果年轻病人愿意的话,他们也可以组织家庭,因为这在透析期间很难做到。 因此,如果符合条件的 ESKD 病人有机会接受捐赠的肾脏,无论是来自已故捐赠者还是活体捐赠者,我们都会强烈建议并鼓励他们接受肾移植手术。

作者:Dr Wong Hin Seng(雪兰莪士拉央中央医院肾病专家高级顾问、肾移植科主任、肾内科主任、临床研究中心主任) / 整理:CW 、网络图
在此声明,以上内容仅属作者的评论和意见。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0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