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中西医吉诊】神坛掉下凡间的西医生

【中西医吉诊】神坛掉下凡间的西医生

马来西亚的医疗体系长期由西医主导,学医门槛高,加上电视剧不停的翻炒医疗题材,神化医生,医生的社会地位常被高高安置在神坛上。未当上医生前,总以为穿上白袍查房时,病房会自然响起《妙手仁心》的背景音乐,前方的风扇吹着秀发,头顶天使光环,潇洒得和死神搏斗。

成为医生后才认清现实往往是残忍的,记得医院内有个笑话,迎面走来干净整洁的医务人员一般都不会是医生,可以是药剂师、物理治疗师或办公室文员等,蓬头垢面的绝对是医生。话虽如此,医生的自我优越感还是虚荣地存在着。

经过政府实习和住院医生的洗礼,这自我感觉良好的仁吉医生,在2008年拿着上海中医药大学入学通知书,搭了5小时又15分钟的飞机,来到上海这拥有接近马来西亚总人口的大都市踏上学习中医的征途。

除了需在大学完成基础中医课程,大学规定临床型硕士培养必须经过至少两年半在院的值班与培训考核,所以入学没多久,我就得到上海龙华医院肿瘤一科东七病区开始上班。

还记得第一天上班,我坚强的玻璃心,就不小心被砸碎得连智能吸尘器也没法收拾。

先不说Paracetamol 变成“扑热息痛”的医嘱,疾病诊断从Ischemic Heart Disease变成心肌梗塞,拿着5年医学文凭,经过政府医院的十八铜人巷的我,自以为一踏入病区就会受“万民爱戴”,殊不知竟是科室里最低学术资格的医师,瞬间从神坛掉入凡间,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硕士资格是在这科室上班的最低条件,刚从身边走过医生是河南的状元郎杨博士,长得娇小可爱的赵老师是国家自然基金项目(国家级研究项目)带头人,掷地有声的博士或博士后(比博士还高的学历)的医生比比皆是。

接下来的震撼教育陆续有来,把背包放在值班室后,快步走入病区办公室等待主任大查房前的病情汇报,只见住院、主治、护士长到主任医师,一字排开,表情严肃,这时,从容淡定的住院或硕士生医生,无需手捧病例本(也没病例本-已开始电子病历,方便收集临床数据),轮流有序只字不漏汇报病区大约50位的病人进展,从住院到主任医生,都对病人的病史了如指掌,方寸间已经作出治疗方案的决策,宛如古代将军在帐篷内运筹帷幄,兵马决战于千里之外。过后的主任的大查房仅是对病情和方案的确认。

回头看看中国近十年的飞速的发展,不难发现人才的素质与超前大数据(Big data)的累集是现代中国成功崛起的主要关键!

推荐

最低学术资格,不等同于临床能力!!熬过十八铜人巷的仁吉医生如何在卧虎藏龙的科室杀出重围?

(完)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2
高兴
0
喜欢
1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