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上海滩风衣

上海滩风衣

话说进入上海中医药大学修读专科没多久,这海纳百川的城市就进入了冬季,日夜的温差变化就和四川变脸秀一样说变就变。

网上气象预测今晚寒流来袭,温度会从17摄氏度骤降至5摄氏度。长期生活在只有雨季和旱季的热带国家,其实从未见识冬天急冻的威力,想想除了一件单薄的连帽卫衣,还真的没有什么御寒衣物,趁着中午的空档,从浦东校区搭地铁往浦西南京东路步行街开始购买寒衣之行。

踏入一家正在清货促销的百货公司,迎面走来两位热心阿姨级的销售员,韩国人有‘Oppa Gangnam style’,口操‘马来Kampung style’中文的我,马上被发现是国外朋友来买寒衣。还没会过神,已经被带到御寒服饰区推销‘价廉物美’的货色,没啥概念的我,决定听道地上海推销员的建议,买了一件御寒绒服和一件只许天上有,人间难有几回穿的风衣。

这黑色的长袖直板风衣,长度过膝,中间一排简单的黑钮,外加两个口袋,记得试衣时,阿姨还说像极了上海滩连续剧里的丁力,哼起了“浪奔!浪流!万里涛涛江水……”,我戴着眼镜,横看竖看都应该像是有书卷气的许文强!怎么会是男二号丁力呢?算了,看在价钱很优惠的份上,埋单,走人。

晚上需要分别在两间相隔大约有一万步距离的教室上课,穿着刚买的上海滩风衣,晚霞渲染的夜幕,孤寂的身影走在大学校园里的远志大道,就像是失去冯程程的许文强,黯然的走在黄浦江岸边。

奇怪,为什么越往前走感觉越冷?只有5摄氏度冬夜开始发力,双手放进风衣口袋也无法保暖。算了,暂且忍一忍,加快潇洒的步伐,径直走入教室。果不其然,班上同学看到我这身打扮,都投以羡慕的眼神,窃窃私语。

课后,无暇和大家分享这战衣的购买地点,赶着到大学另一端上课的我,急冲冲离开。

走在寒冷的夜空,好不容易赶上教授点名前的那一刻踏入教室,瑟瑟发抖的我,这时双手已冻得失去握笔能力,身旁刚认识的博士生女同学凑近,还以为她会把手里暖暖包和我分享,却见她一副憋着不敢笑的样子,向窗外学校大门处指了指,示意往外看,咦,怎么有个身穿和我同款黑色风衣的‘许文强’在指挥着交通,定睛一看,不就是我们大学的保安大哥。原来我这身行头,是保安员冬天标准制服,里头还搭着绒服,而我这和保安员‘撞衫’的制服风衣里,只有一件卫衣。

推荐

又冻又尴尬的我,这时只好忘记许文强,赶紧搬出清朝乾隆年间郑板桥‘难得糊涂’的牌匾,故作镇定,继续若无其事的上课。

(完)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0
喜欢
1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