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为不相干的人坐牢 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么伟大

为不相干的人坐牢 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么伟大

1998年《风采》独家专访林冠英妻子周玉清。

“冠英,别灰心,勇敢向前行,正义最终会伸张,你听人民为你高声歌唱,我们都支持你,正义最终会伸张!”

孩子们拿著电话听筒,面对着在探监室相隔玻璃内的父亲林冠英,泪眼汪汪的唱著这首歌:“正义最终会伸张!”

嫩细声线形成的曲乐中,流露悠扬著那股:是无奈、是较怨、是激昂!

他的爱妻周玉清,抽搭淌泪,她是多么的希望与孩子们相拥着丈夫,就像往常一般,让他抱着他们亲个够。

隔着玻璃,她与丈夫十指相贴,她见曰思夜暮的他,脸上长满着胡子,头发剪短的憔悴模样,心是淌血的痛,终再也按捺不住,号啕大哭起来……。

“泪”、“悲声”交织着,她强忍着疼惜的对他说:“你瘦了!那天,知道你受寒患病,我真的好心疼,可是却又无可奈何!你的病全然好了吗?唉!给你的棉被、袜子都被禁止退回来,真担心你吃得好吗?睡得习惯吧?如果再患病,又该怎么办?”

冠英的语气是沉重的:“你不用担心我,我好多了!这里的一切,我会逆来顺受,坚强的面对,我担心的反而是你,以后你碰到解决不了的难题,再也不能找我商讨、解决了!你既要做孩子的妈妈,又要做孩子的爸爸,唉!真委屈、辛苦你了!”

她忧心他,他也担心她,人虽然相隔著一层玻璃,但是心灵却是紧紧的系缚在一起的,两颗心,变一个,从这一对一答中,于是,我认识了什么叫“真情”

图(左)“由普通朋友发展为情侣”,图(中/左)一女二子是周玉清和林冠英的恩爱结晶。

让孩子有心理准备

8月29日,是冠英在25日入狱后,第一次家属带孩子探狱的日子,虽然入狱与探监的日子仅仅数日,但对狱中人与其至爱的最亲来说,却是好长……,好长的期盼相聚日。

那是孩子们第一次看到爸爸,却不能拥抱他,让他亲亲。因为冠英有一股热爱子女的真情,他很释怀的将它表现出来:抱着他们,亲亲他们!可是,如今他却是第一次不能这么做,孩子们也都因为不能让爸爸抱而哭个不停。

呷了一口浓浓的咖啡,玉清尽写在脸上的,仍是对至爱真挚的深情,红首都眼,她缓缓的说:“我多么期盼能取代他坐牢,我深深的体会到,当你真正所爱的人痛苦,而你却不能取代他,那时,你是最痛苦的。如今,冠英是为了帮助一名友裔同胞而坐牢,他们之前根本不认识,因为她有困难,其他人都不敢帮,只好找上可能是唯一最后希望的冠英,他能不帮吗?良心告诉他:‘不能!’于是,他帮了,也因此而坐牢,如果换作是我,我不晓得自己有没有这么伟大,会不会为了一个毫无关係的求助者坐牢?”

在还没有出发到监狱探望冠英之前,我已经事先告诉孩子探狱室的情况,让他们有一个心理的准备。

“那一日,在还没有出发到监狱探望冠英之前,我已经事先告诉孩子探狱室的情况,让他们有一个心理的准备,也对他们说,看到爸爸时,我们要表现得开心一点,让爸爸看了也心欢。但是,当我们见到冠英,却再怎麽也不能自制了,直哭个痛快!事后问孩子为什么哭,两个小的不会回答,大女儿芷帆也仅会说:“我不知道,我一直叫自己不要哭,但是眼泪却自己掉下来。”她还小,不懂这是情感自然的触景伤情!“虽然如此,但是孩子却很懂事,玉清流露出欣慰的语气。

由于当日的探监日过了,便得待四个星期后,才能再聚一次,所以,当天除了玉清四母子外,冠英的父母:林吉祥夫妇、两个妹妹、一个弟弟,都到场探监,冠英一一的对他们诉衷情。

至爱对玉清说的每一句话,她都紧记得一清二楚:“他很坚强的对我说,虽然助人的下扬是入狱,但是,为了原则、真理,他帮人绝对没有错,所以他没有后悔!他也嘱咐我说,要好好的看著孩子,他不在时,我就得母兼父职了!我叫他放心,最重要是照顾身体,我会等他出来,孩子们也应声说‘爸爸!我们会等你出来!’”

玉清从丈夫口中知道,监牢内,除了一个小洞口外,是密不通风的!里面的灯火廿四小时没关,所以,冠英有时候也分不出是白天还是晚上,吃饭、睡觉、大小解全部都在里面解决。

重视短暂相聚时光

第一次在上诉庭败诉时,冠英被扣上手铐,关了一个晚上,当时,她并没有告诉孩子知道,因为深怕他们幼小的心灵受影响,岂料翌日,老师、家长、同学都在热情的安慰他们了!所以,这一次,冠英事先让他们有心理准备,并告诉他们坐牢的实况,以免他们幼小的心灵蒙上阴影,长大后会有负面的影响!

“那一夜,冠英要我好好照顾自己及孩子,我虽然知道情况不乐观,但是心里还是存有一个期盼,可是翌日的判决,却是令我感到极度的失望。”一再的败诉,玉清除了逆来顺受,还能做什么?

玉清眼中的冠英,是一个非常热爱家庭,却又将群众利益放在生命第一位置的人:“冠英将他大部份时间都奉献给人民群众,时间很有限,所以,婚后有了孩子,他便更少与我单独游玩,他总是将这宝贵的时光,带着我与孩子一家人同玩乐,通常一个星期只有一次,而且不一定是一天,有时只有短短的几个小时。我们非常重视和珍贵这短暂相聚的时光。他是个好丈夫,无论有多忙,他都会设法抽出这段亲子时间,因为父母对孩子的相聚关怀,是非常重要的!”

“每个晚上,当冠英回到家中,孩子还没睡时,他总会抱着孩子吻个够,如果孩子已经睡首都了,他也会亲吻著他们,他是那么的热爱家庭、孩子,也很想与妻儿多相聚在一起,但是为了人民群众,他不能这样做!也因为他时间不定,所以许多时候,即使是去戏院看戏,也是最后半小时说去才买票的,匆忙得很,好难预早就决定的……。」为了人民群众,却落得如此下场,玉清说到深处眼已红,她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强颜欢笑。

顿了顿,她紧接著说:“冠英是一个家庭观念很重的人,外出若在国内,他无论多夜,只要忙完了公事,便会驾车回家,如果身在国外,只要还有最后一班夜机,他也会赶回家。

与孩子相聚的时光,如果没有外出,他便会教导孩子一些课外的知识,例如:教电脑;若与孩子外出,在车内,他也不会放过教导孩子一些语文或常识的机会。由于时间有限,所以我们较少旅行!最近一次是去云顶!“

俗语说:“经过风雨的爱情,会愈坚贞,也越长久!”这是真的!冠英与玉清的爱情,也因为重重的考验而历久弥坚。

谈起恋爱史,玉清脸上浮现着一丝蜜意:“那一年,我在英文星报担任见习记者,在一次的开斋节聚会上,我随着资深记者去採访,首次见到冠英,不知怎的,对他产生了难以言喻的好感。之后,因为工作的关系,我们交了朋友,他第一次约会我,也仅只是朋友关係,暍茶天南地北的谈个不亦乐乎。从交往中,我觉得他是一个乐于助人,坚守原则的好人,所以好感就变成了爱慕之情。”

虽然仅只短短交往4个月,但是他们的情感却一日千里,由普通朋友,进入情侣阶段,可是好景不常,第5个月后,冠英就在茅草行动中被捕,并被扣留了18个月。

“在他进入扣留营的这段日子裡,我不断写信鼓励他、支持他。在狱中,他几乎与我提出分手,因为,他说即使他出狱后随时还会坐牢,而且,他要将大部份的时间献给需要他帮助的人民群众,所以不能像平常人一般,朝九晚五回家后,便司以陪太太,所以要我忘了他,我告诉他说没关系,我可以接受,我会全力支持他。在信中字裡行间,我们的情感也愈来越深了!他对我的支持表示感激和感动。1989年4月,冠英被释放,12月我们便结婚了!”虽然谈恋爱的日子并不长,但是他们的情感却是根深蒂固的!

入扣留营,可说是第一次“坐牢”,而这一次,已经是第二次了,幸喜学校的老师、家长、同学都很支持他们。有一位老师甚至对玉清的孩子说:“你的爸爸是好人,不用担心,要听妈妈的话,努力读书。”

冠英当年为了帮助友族同胞,就算坐牢也在所不惜。

希望获得元首宽赦

玉清的女儿芷帆拿出了一个小同学写给她,鼓励她的信件,信裡写着:“你的爸爸很快就会出来了,你每天高高兴兴不要去想他。送给你的,他会出来的,你只要想到他的时候,去想他去做工。”还画了很多图画和“心”(爱)给她。

玉清不断的灌输孩子对父亲的观念:“爸爸没做错事,爸爸是因为帮人而入监牢。”以免孩子长大后会有阴影,甚至恨爸爸。如果是外人对冠英存有误解观念,也许冠英并不会感到心伤,但是如果是至亲、孩子对他产生误解,他会感到极度的痛心!

玉清对最后一条路:“最高元首宽赦”还是抱有希望:“冠英孩子年龄还小,况且他是为了助人,所以我希望最高元首能宽赦他,若是连这条路也行不通,我会面对事实,绝对不会怪命运。我深信人生的际遇有起有落,现阶段虽然不好,但是却不代表以后都这样。很多人都说我坚强,其实,我是被迫坚强,我也不哓得哭了多少回,哭过后,又再重新开始!”

冠英的入狱,对玉清是一项沉重的打撃,也令她丧失了一个精神支柱。玉清说:“我当初所以会选读法律,也是冠英鼓励我读的,有了他的鼓励,我才能够成功考取律师学位,有了他的鼓励,我做起什么事情都事半功倍。当我碰上不能解决的问题时,便会去问他,他就像是我的顾问,给予我意见。如今,我失去了一个鼓励我的、能好好畅谈一番的知音知己,现在,我更加要独立行事,坚强的生活!”

冠英与玉清,共育有三名孩子,分别是最大的女儿芷帆,次儿烽超及最小的儿子烽凯。冠英入狱,最教玉清感到欣慰的,是孩子的乖巧听话及群众的支持。玉清说:“孩子们都很懂得替我著想,我曾说没有钱,他们就紧记住了,有时候当我要买一些衣服给他们或带他们去吃较好的菜餚,他们竟然会说:‘不要买啦!很贵的哦!’又或是‘不要吃外面啦!妈妈煮的菜肴更好吃’ 。」

“除外,行动党发动的‘我公正、释放冠英’全国性签名运动,竟然能够在短短的十天内寻获20万3千933名国民的签名,这一点,我非常感动。群众都是自动自发的,拿了名单就去找人,一名我根本不认识的小贩,就在夜市扬找人签名,结果反应很好。若不是群众的自动自发,我们根本难以在这么短暂的时间达致逾20万群众签名人数,在这裡,我要通过《风采》向各界支持、协助冠英的朋友,说一声非常衷心的:‘谢谢’!”玉清感动的说。

往后的一年半,没有冠英的日子,玉清势必会昂然、坚强的走下去,甭管前路多坎坷,她也会坦然前进、前进、前进……,在寻求元首宽赦的路上,她还是坚信「正义最终会伸张」……

独家专访/摄影:梁健鹏

部分照片提供:周玉清、中国报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0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1

Copyright © 2020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