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魂叔叔守祖屋 每晚发出敲门声

“咚、咚、咚……”每一晚,在树林中的一间传统式马来高脚屋里头,总会发生一起起灵异事件.

住在这间屋的人有的被奇怪敲打声惊醒、有的更是在第二天早晨起来,发现自己并非躺在床上,而是躺在屋内的某个角落,如客厅、厕所等,搞得没人敢继续住在这间马来高脚屋……

一间祖屋,本该是承载着一代又一代的回忆,却因为一连串的灵异事件,导致屋主有家归不得,把一间好好的祖屋空置……

这一间马来高脚屋的现任屋主,是51岁的苏海米,他是因叔叔的离世,而正式接管了这间由爷爷和奶奶传承下来的祖屋,却万万想不到,屋内不断发生一连串的诡异事件……

苏海米表示,由于叔叔单身,所以一直以来都是他一个人住的,但是叔叔是一个好客的人,所以在他小时候都会经常来探望叔叔,与亲朋戚友在叔叔家聚会。“小时候其实从不觉得祖屋有什么不妥,在这里过夜也不会感到害怕,可是自从叔叔过世后,这一切都变了……”

在苏海米的带领下,小记与金口师父一行人来到了这间马来高脚屋。屋子坐落于距离吉隆坡市区约30公里以外的乌鲁冷岳14英里的一个小小马来甘榜,而这间高脚屋建于1946年,已有将近70年的历史。

“平时我可不敢一个人来这里,白天有人陪伴还没关系,晚上我是绝对不敢待在这里,更不可能在这里过夜。”从苏海米的话语中可以得知,他对这间祖屋的惧怕……

▲古老的祖屋,每在夜晚就传出奇怪声响,还有住户试过一早醒来身体被“搬”到屋内某个角落,搞得人心惶惶没人敢居住。

记者开始追踪鬼影……

外劳一星期后逃离
一般上,马来甘榜屋子的间隔比较远,这间高脚屋也不例外。高脚屋附近都被树林包围着,屋前有一大片空地,但完全没有路灯,几十公尺远的地方才有另外一间屋子,再加上这里是属于比较偏辟的地带,感觉上有点孤零零。所幸我们有苏海米带路,不然在这么偏辟的地方,我们肯定会迷路。

前往高脚屋的路途中,会经过一段羊肠小道,这条小道只足以让一辆车子通行,而且一路都是黄泥。天色渐暗,乌云密布,看似就要下起一场大雨,我顿时担心会否影响我们的“探凶宅”行程。师父似乎看出我内心的忧虑,立刻保证说:“没事的,我已经为这次的任务念了经文,我们会顺利完成任务的。这一切预兆,其实都是那间高脚屋里的脏东西在警告我们,不要我们进入屋内……”

为我们带路的苏海米听师父这么一说,立刻向我坦白,他其实刚刚已经感到有些不舒服,还冒起冷汗。“我心里不知为何一直感到麻麻的,也起了鸡皮疙瘩,好像有不祥的预感。”苏海米指出,他由于害怕,不敢搬来祖屋住,便租给一些印尼人居住。“那些印尼人住了一个星期左右,就不敢再回来住了,他们说每晚入睡后都会有脏东西骚扰和踩他们,搞得他们宁可睡在高脚屋底下。”

▲苏海米的叔叔就是死在这棵树上。

▲师父在树上喷“南无阿弥陀佛”,希望可以籍此超度这附近的阴魂。

剧组拍到幽灵照片
那次之后,苏海米决定只把这间祖屋租借给剧组做拍摄,但几乎大部分的剧组人员都认为这间高脚屋闹鬼。“曾经有制作队在这里取景时,工作人员感到不适,不断地呕吐,更有传言说有人在此处拍到幽灵照片。”苏海米害怕地表示。

“有一晚,某剧组的工作人员在屋内扫地准备拍摄时,突然整间屋子停电,大概不到一分钟,当电灯再度亮起时,工作人员手上的扫帚却不见了,抬头一看,扫帚竟然凌空在‘扫地’,当他们回过神时,扫帚已经掉在地上了。”苏海米坦诚,虽然发生了一连串的诡异事故,可是有许多剧组还是坚持来到这高脚屋进行拍摄,这点让他觉得非常奇怪。

苏海米继续述说他遇过的怪事,曾有一次他进入屋内想取回一些物件,却被一个无形的力量阻挡去路,不能踏入屋内,任凭他如何用力都无法继续前进。“我唯有在心里默念经文,表示我只不过进屋内拿回一些东西,忽然就可以继续往前了。”苏海米对此感到非常不解。

▲屋子入口对正前方客厅的窗户,师父表示这样的格局很不好, 会让屋主钱财不断流失,守不了财,甚至会影响后代。

叔叔魂断树上
当我们抵达这间高脚屋时,突然刮起了阴风,加上四周非常幽静,让我感到非常不安。这时师父突然问苏海米,是否曾有人在这里去世,苏海米对此感到非常惊讶。这时苏海米举手指向高脚屋正对面的一棵果树说:“我的叔叔就是死在那棵树上的。”

原来,苏海米的叔叔当时爬上那棵果树时,突然心脏病发作,在树上暴毙死去。“当时叔叔就吊死在树上,是我爬上去把叔叔的尸体搬下来的。”

“看来,他的叔叔对这里很不舍。”师父说道。当时的我并不明白师父此话何解,可是也没有多加理会。师父走向该果树,在树上喷了“南无阿弥陀佛”六字,之后在果树的四周撒了黑豆。“喷上‘南无阿弥陀佛’是希望可以籍此把这附近的阴魂一并超度掉,而黑豆则可让阴魂都远离此处,以确保此处的安全。”

▲师父透露,从屋门前的阶梯一走下来就面对这口井,犹如一个陷阱,随时会掉下去,会对住户带来很多灾难。

屋前井口招惹灾难
“其实,这里之所以会有那么多的诡异事故,是因为高脚屋空置了太久,自然而然就会聚集越来越多的阴魂。”师父接着说:“它们并没有恶意,只不过不想被打扰,所以才会不断闹事,我们身上所戴的达古可确保这些阴魂不敢靠近我们。”

接着,师父指着高脚屋底下表示,他看到有人在此处斗鸡,都是阴魂来的。结果我们也从苏海米口中证实,在他小时候的记忆中,叔叔的确经常与朋友在此处斗鸡。

屋子的门前有一口井,师父看到这口井时,便直接警告苏海米应该把它盖上。“屋里的人从门前的阶梯走下来,就面对这口井,犹如一个陷阱,随时会掉下去,对住户的运势会有很大的影响,还会有很多灾难。”师父解释道。苏海米无奈地表示,其实他的叔叔是有盖上的,只是他接管祖屋后,就把盖拿走,万万没想到会影响他的运势。

▲师父看到许多阴魂坐在客厅沙发上,不过这些阴魂看到师父走近,便立刻闪开。

阴魂排排坐在客厅
走入屋内,师父表示看到许多阴魂坐在客厅沙发上,不过这些阴魂看到师父走近便立刻闪开。师父对着客厅念起了经文,希望它们可以早日被超度,不再徘徊人间。“它们其实很可怜,因为有些阴魂甚至不知道自己已过世,所以每天都同样做着身前所做的事。”

客厅有些阴暗,不打开窗户阳光是射不进来的,而且闷得有点透不过气。师父巡视了屋子的整个建构和设计,立刻表示这间高脚屋的风水已经坏完了。“大门正对着客厅的窗户是一个不好的现象,这代表着屋主的钱财会不断流失,守不了财,甚至会影响后代。”

师父接着说:“整间屋子的形状是Z字形,走起路来会很不顺畅,犹如被挡着,这会导致屋主的运势被阻挡,生活各方面不会有任何起色。”苏海米听了师父这么一说,点头赞同师父所说的一切,苏海米坦诚:“我的确是守不了财的人,看着钱进,可是却不明不白的又没有了,永远不能好好的储蓄。”

▲师父拿起法杖,在空中比划,同时口中念念有词,以“凶狠”的语气超度阴魂。

▲师父打开衣橱时立刻表示,里头坐着一个马来女子的阴魂。

衣橱深锁胆小女鬼
走到客厅旁的大房,据说每一晚的敲打声就是从这间房内传出来。我们看到房内摆放着一张床、衣橱以及梳妆台,由于已经许久没人居住,导致整间房间看起来非常陈旧阴森。师父还未走入房内,就看到一个人影闪过,并且感到房内阴气很重,于是立刻阻止我们入内。

师父第一眼看到衣橱就觉得不对劲,衣橱上有一个铁支扣在门把上,似乎“锁”着什么东西在内……

▲师父从这面古旧的镜子中,清楚看到这间房里呆着许多的鬼魂。

当师父打开衣橱时立刻表示,里头坐着一个马来女子的阴魂。“这个女鬼非常怕人,没有攻击性,只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我还是必须为它超度。”语毕,师父便拿起他的法杖在空中比划,同时口中念念有词,以凶狠的语气超度阴魂。

师父望向房内摆放在另一角的梳妆台,指着那片镜子说:“我从这面镜子的反射,清楚看到这间房里呆了很多很多的阴魂,它们都不知道自己已过世,会躲在这间屋子内,是因为这里的阴气太重了。”师父解释,这里已经不适合住人,必须要把整间屋子铲平,再请法力高强的高僧进行超度,才可重新建起一间新屋子。

▲在这间异常阴暗的房间里,师父看到苏海米的叔叔躲在里头。

▲师父双手合十念经,为苏海米的叔叔超度。

撒黑豆驱邪度阴魂
走到屋子后面的一间小房,苏海米表示这间就是他叔叔的睡房,阳光根本照不进里头,因此非常阴暗,几乎伸手不见五指。师父还未走入内,就问起苏海米的叔叔是否是长短脚,走路一拐一拐的;苏海米感到非常惊讶,因为他的叔叔生前脚部的确有一些残缺。

这时我才想起大伙儿在进入屋内前,师父曾告诉我说苏海米的叔叔对这间屋子非常不舍,原来师父早已看到叔叔的阴魂在屋内……

“由于苏海米的叔叔并没有恶意,所以我会念经文让它可以早日投胎,不必在这里受苦。”师父手握他的法杖,对着房内念起了经文。

▲离去前,师父拿起黑豆往祖屋屋顶上大力撒,好让阴魂远离此处,来到这里的人不会受到干扰。

▲苏海米表示,非常感谢师父为他的祖屋所做的一切,同时也对师父的料事如神感到敬佩。

拿督斯里金口师父总结:
屋主不宜到此 避免影响运势

走出高脚屋外,师父拿起了黑豆往屋顶上撒,好让阴魂远离此处,来到这里的人不会受到干扰。“不过我还是奉劝大家不要经常来这里,以免影响运势。”

师父也同样奉劝苏海米尽量不要到这里,不然会影响他的后代。苏海米坦诚,虽然他与我们的宗教信仰不同,但他还是非常感谢师父为他的祖屋所做的一切,同时也对师父的料事如神感到非常敬佩。

报导:潘康瑞
摄影:李志利
特别鸣谢:四面金刚风水坛金口师父

 

订购杂志 https://feminine.com.my/订阅表格/
订购电子版 https://goo.gl/forms/aJJnCpWGRo06WGgY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