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喜迎虎岁】年味传承:麻坡关圣宫龙狮团 舞出美好期盼

【喜迎虎岁】年味传承:麻坡关圣宫龙狮团 舞出美好期盼

“我希望全世界的舞狮团都能舞出有节奏的舞狮招式。”马来西亚麻坡关圣宫龙狮团教练陈培森坦言,大部分醒狮团其实都没有一套标准舞狮招式的方程式,绝大多数都是凭感觉,自由发挥。

“所谓舞狮,‘舞’是重点,而舞蹈与音乐是最基本的组合。”他直言,倘若舞狮招式无法和音乐融合在一起,那就不是‘舞’狮,而是‘拿’狮,只是拿着狮头在动。

麻坡关圣宫龙狮团有着‘世界狮王’之称,自1988年创团至今,创下82次全国冠军以及75次国际冠军,是全世界一支无人不晓的醒狮团。“我国目前除了吉兰丹、登嘉楼、彭亨、霹雳之外,全国都有关圣宫龙狮团,甚至已经冲到海外市场,包括美国、墨西哥、印度、澳洲、新加坡、中国、香港、法国、汶莱等等。”

陈培森(右)相信有系统的教学,会让醒狮文化留传得更广及更久远。

图文授艺秘诀留传

他指出,狮团之所以能够在国际上佔有一定位置,靠的不是硬体资源,而是永不放弃的坚持和持续的创新。“我和总教练萧裴弘师傅首创舞狮招式文字化、图像化与口诀化,让教学效率与广度大大提升。”他说,以前再厉害的师傅,一个时间只能教一个徒弟,但有了口诀和照片,现在一个师傅可以同时教一百个徒弟。

有了舞狮口诀,一位老师可以同时教授很多学生。

“用图、文记载的方式更能让舞狮文化一代传一代。”因为并非每个人天生就是舞狮的料子,倘若无书可从,很多时候就会半途而废。他认为,很多老手艺之所以会慢慢消失,主要也是老师傅没有把手艺、技巧的秘诀留传下来。

至于关圣宫龙狮团最厉害的地方,他说:“虽然高桩舞狮并非是由我们创造,但有70%的高难度动作都是我们创作。”当其他舞狮表演都是平面舞台进行,或有时也会接助椅子、板凳等小道具时,关圣宫龙狮团已经扩展至三维移动,最大化舞狮表演空间,展现出舞狮的活跃与敏捷。

关圣宫龙狮团的高桩舞狮闻名全球。

2015年,关圣宫龙狮团更在雪兰州莎阿南IDCC会展中心开幕仪式上以120米高桩舞狮表演,创下了世界最高桩舞狮纪录,并获得吉尼斯世界纪录总部确认。

高难度动作容易受伤

“1992年,在一次国际赛会中,我们直接把高桩搬到现场,第一次表演高桩舞狮,马上就让现场的人眼前一亮。”陈培森说,当时自己还是团里的鼓手,还没有机会把舞狮架在身上。

“眼见师兄在高桩上跳来跳去非常帅气、有型,当时我就在想,自己也要帅一下!”随后他负责舞狮尾,他说,跳桩训练惊险万分,表演过程每刻都不能马虎,否则跌倒受伤是小事,严重还会失去生命。

高桩舞狮步步惊险。

“对我们来说,断手、脱臼是家常便饭。”他分享,每次做完一系列高难度动作,表演将近完成时,他都会习惯性和负责狮头的伙伴说“「阿仔,Hoseh liao!(福建话:好势了!)”意思是终于完成了,因为他说,每次的跳桩表演基本上都是在‘博命’。

“虽然不是菜鸟,甚至已经晋升教练行列,但每次在进行表演时都还是会非常紧张。”他笑说曾带过女友,现在的太太去观赛,最后太太泪流满面,因为现场情况太惊险,吓到她。“太太现在都不敢去看我比赛或表演了。”

他分享,曾经有队友从高桩下跌下来,下巴落地,撞毁下巴、下颚骨破碎缺损,需要锁螺丝,导致6个星期无法吞食,只能喝液状充飢。“ 香港有一组醒狮团队友也因为意外,导致半身不遂;在中国也有一位因为前空翻出意外,导致全身无法动,最后更是不幸离世。”他说,透过图文记载,大家能够跟着书籍学习其实也是有助于减少意外发生,因为每个步骤都是由师傅编写,有依据。

因为舞狮人生不一样了

今年44岁的陈培森是在14岁那年加入关圣宫龙狮团。“我是麻坡人,当时和朋友刚好路过关圣宫龙狮团就随口问问需不需要学费?”他说,在他那个时代,大部分男生不是被送往醒狮团就是学武术或跆拳道。“学武术和跆拳道需要学费,所以既然醒狮团是免费,我就直接报名参加。”

虽然少年时因为‘免费’而加入舞狮团,但自此就改变了他的人生。

从刚开始的打鼓,到负责舞狮尾,再到现在成为狮团教练,他说:“最开心当然就是在比赛中获得奖项。”他指,香港有一组醒狮团是他永远的对手,他们的关系就像是羽球界的林丹和李宗伟。

“他们(香港)每次都会跟着我们的动作,所以每次同场,我们都会多加一个动作,提高获胜的机会。”不过他说,虽然大家是对手关系,但下了战场之后,大家的关系都相当友好。“我现在很后悔没有把英文学好,因为关圣宫龙狮团在美国也有分社,所以有时沟通需要靠翻译员帮忙。”

经常带队到世界各地参赛及表演,把舞狮的精萃发扬光大。

他的正职是一位装潢师傅,他说:“参与醒狮团让我拥有不一样的人生,不然我就是一个平平无奇的装潢师傅,生活非常无聊。”因为醒狮团,让他有机会受邀到美国、墨西哥、法国等国家给予授课,甚至有次受印尼华人帮会邀请,让他有机会见识到该帮会在当地的势力。“我们下机后无需经过海关,直接有私家车从停机坪接送到酒店,再由专人把护照拿去盖印,然后再送回来酒店。”他说,这些经历是很多人都无法体验到的。

疫情下的线上舞狮

陈培森坦言,2021年在疫情冲击之下,醒狮团完全没有表演的机会,虽然大大影响了醒狮团的收入,但因为过往的收入绝大部分都是用于出赛之用,包括旅费或添置器材,少了收入,但也少了开销。

“固定开销包括店租、出车队之用的车贷等等,但因为有收到一些企业的捐款,基本上没有太大的问题。”

疫情前陈培森经常出国教学与交流舞狮文化。

在疫情之下无法出国教学,但他还坚持以线上的形式和队友们交流,而且是免费性质。“我不想因为疫情的关系,而中断对舞狮文化的推广。”随后他更笑说,其实更多的是自己技痒,教学的同时也满足自己。“我一般都会在镜头前舞,然后大家有问题就可以发问。”针对舞狮接下来的发展,他坦言,舞狮在许多高发展国家如:日本,已经逐渐被淘汰。

舞狮让新年更添喜庆,若失传就太可惜了。

至于他如何持续推扩本地的醒狮文化,他说,“在疫情之前,我们都会积极走进小学推扩舞狮文化。”至于为什么是小学,而非中学,他笑说,中学生一般都会回答:“我把时间花在打电动不是更好,为什么要加入醒狮团?”

进入小学表演,其中之一的目的就是传承推广,培育小孩对舞狮的兴趣。

他续说,社会大众普遍对龙狮运动怀有刻板印象,许多家长将龙狮文化与抽菸、‘啦啦仔’连结在一起,认为玩龙狮的人都是读不成书的孩子,但他认为,龙狮运动可以让孩子们享受舞台,并从中建立自我价值。“我们的醒狮团队是不允许队友染头发、戴耳环和抽菸的。”

爱舞狮的小孩,更加阳光与自信。

培育更多年轻人加入龙狮团,让舞狮文化世代传承,它不只是新年的喜庆活动而已,而是值得推广、有历史价值的文化。

 专访:裴宣

照片:受访者提供

■详尽内容:第723期《风采》

想预购↓↓
http://www.lifemagazines.com.my/form
电子版↓↓
http://www.lifemagazines.com.my/digitalform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1
高兴
4
喜欢
1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