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迎虎岁】日本人妻·李語希│我们与大马相遇的第一个新年

虽然说‘嫁鸡随鸡’是一个很传统的观念,但在我与日本人结婚后,这句话却意外地适用在我身上,也开启了我们一家跟不同国家相遇的人生。

日本是过元旦新年,但在台湾时,先生只有在农历春节才能取得较长的假期,因此每一年的除夕我们都会回日本。

三年前先生决定调职来马来西亚后,2020年的农历春节变成了我们婚后第一个在异国过的新年。

在新冠肺炎入侵的前夕、风雨欲来的紧张氛围中,我们也算是体验到了所谓马来西亚华人的过年过节方式,还有第一次见识到所谓的‘捞生’,想到那个场景到现在我还是觉得非常的震撼。

这张照片我觉得很马来西亚。友族同胞欣赏着农历春节的布景,这对在单一民族长大的我来说,是很特别的景象。

我们是在2019年的四月底来到马来西亚的,带着两只猫跟儿子,毅然而然地决定在这个陌生的国度展开新生活。但没想到才半年的光景,当我们慢慢地对这个国家的主要城市稍微熟悉后,疫情会席卷全世界。

我还记得在2020年的农历过年前几天,我们特地开车到怡保和槟城旅行。光这两个城市,就让我感受到和吉隆坡完全不同的准备过年氛围。

当我分享照片给先生日本总社的北京女孩时,她看了槟城的街景,说好像她小时候的北京,她好讶异大马华人把好多以前中国的文化保留得好好,让想家的她不自觉地红了眼眶。

而我何尝又不是呢?

在农历新年前来到槟城,被这里和怡保吉隆坡完全不同的街景震撼到。明明是马来西亚,这个城市却有着中国南方城市的景象,中文招牌跟复古的街景,让我们常常搞不清楚身在何处。

父亲还在世时,每一年的农历过年回亲戚家团聚变成长辈们比较孩子成绩、成就的噩梦;而父亲过世后,母亲有了自己的家庭,除夕夜对我来说变成了一个不敢出门关在家品尝寂寞的节日。

直到婚后,有了‘带孙子回日本给爷爷奶奶看’这个冠冕堂皇的藉口,让我能逃离这样寂寞的氛围。没想到15年后,我会在这个曾经对我来说只是地图上名字的一个国家,用另外一种自在的方式,过上了华人的除夕和农历新年。

这是我们人生第一次看到的Live版的捞生,现场的气势到现在回想还是会觉得太有趣。

平时一天三餐几乎都在家吃的我们,在除夕那天,我们特地不开伙,为了感受华人过年的气氛,去了德国啤酒屋吃饭小酌。没想到在这么洋式的餐厅里,竟然也会有卖鱼生,而且每一桌华人都会点。

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鱼生还没上来之前,周围的华人都静静地喝着现酿的啤酒或是热茶,用广东话小小声地聊天;但鱼生上来之后,大家拿着筷子摩拳擦掌的瞬间忽然像是被摇滚乐团附身一样,不分男女老少很激昂地用着手上的筷子把盘子里面的蔬菜高高捞起又落下,用丹田的气力大声地喊着浓浓阴阳顿挫我却听不懂的广东话,这样的画面让我们一家三口真是震撼不已。

整个过程持续大约三分钟,捞生仪式结束,大家又自然的恢复聊天喝酒吃饭的场景。那几分钟的反差似乎瞬间把我带入了周星驰电影片场,让我哭笑不得。

麻坡渔港的夜景,跟我们认识的马来西亚一样,是彩色的。

而大年初三初四,我们认识的一对华人夫妻约我们去他们家吃中餐。

这对夫妻是我们在餐厅吃饭时,孩子跑去找对方儿子玩认识的,爸爸是麻坡人,妈妈是槟城人。在他们家,我第一次吃到了乌达配炒米粉,孩子也第一次在大马拿到装着令吉的红包。

才认识人家没几个月啊!我们之后更是得寸进尺地和他们一起回麻坡老家,酸香的Asam鱼和便宜新鲜的海鲜,以及早餐的西刀鱼丸粉和淋上虾酱吃的Rojak,让我们体验了何谓大马华人日常。

只不过是因为外出用餐孩子们彼此玩了起来,我们就多了一对华人夫妻朋友,让我们渡过了在异乡暖心的第一个新年。对我们来说,这也是马来西亚华人们低调不张扬的贴心。

虽然说,我认识的大马华人脸上大多会有浓浓的保护色,但一旦熟识了之后,他们总会迫不及待地想要把眼中马来西亚美好的一面带给你。

对我来说,也许这就是大马随手可拾的乐趣。这样如赤道般温暖的人文,就是很有爱的马来西亚,也是我们很爱的马来西亚。
因为疫情的关系,不知道今年农历新年会是什么光景,但还是祝大家新年快乐!往后在大马的日子,也请大家多多指教照顾了。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11
高兴
5
喜欢
9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