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迎虎岁】年味传承:我来也肉干 烤出焦香文化符号

肉干是逢年过节家里必不可少的美食之一,也是回乡过年或送礼的应节食品。说来奇怪,为什么新年就一定要吃肉干?明明肉干行平时都有开门营业,但却在农历新年之前就出现庞大的人潮,本土肉干品牌龙头——我来也肉干行的执行董事丘祖锟指出,其实只有大马和新加坡才有过年要吃肉干的习俗,很多有卖肉干的国家,比如澳门和台湾等,这些国家的人民不像新马人会特别在新年时去排队去买肉干。

“在70、80年代的时候,我爷爷算是肉干行业的其中一个创始者,当时他在媒体下了很多广告,推广过年送礼就要送肉干,因为肉干其实包含很多意义,比如说游子要回乡,带一些好料回来,那个年代你回乡就好像衣锦还乡,送肉干给人感觉很有面子,象征着你在外头打拼事业发展不错,寓意丰衣足食,我爷爷通过媒体的力量,不断地重复做一件事情,它就无形中变成一个过年就要吃肉干的文化,过年一定要有肉干。”

我来也肉干第三代传人丘祖锟觉得新年吃肉干是一种传承的情意结。

丘祖锟表示,新年排队买肉干,重点不在于排队之后吃到那个肉干,重点在于那个排队的过程有浓浓的年味,那是一种回忆和情感。

“我有个顾客从以前我爸爸的年代就来排队买肉干,看着我长大,有些顾客是以前小时候妈妈带着他来买,现在妈妈去世了, 到他自己来排队,还带着他孩子来,这就是传承的意义,那个使命感很重,这种感觉已经超越做生意赚钱,我们都是秉持着这个心态,把这个品牌传承下去。”

40多年前爷爷定下的新年肉干送礼的习俗,让我们的年味更滋味。

爷爷开创鸡肉干新口味

家喻户晓的我来也是在1978年创立,至今已拥有44年的历史。回忆起当年爷爷和奶奶创业的辛酸史时,丘祖锟透露,爷爷原本没打算做肉干生意,当时爷爷做哪一行都面临失败,他做过树桐行业、裁缝、卖咖椰(Kaya)、卖果汁、卖甘蔗水等等。

“以前茨厂街是一个主要的交通枢纽,要北上南下都要在这里搭车,爷爷就在这里售卖橙汁和龙眼水,当时有一个台湾人每次来这边公干,经过爷爷的档口都会买橙汁喝,每来一次都会喊‘我来也我来也’,他只是想表达‘我来了,我又来了’。他说爷爷的橙汁很好喝,他家里是做肉干的,他教我爷爷做肉干的秘诀,然后爷爷就告诉他做橙汁的秘诀,他们俩就这样交换秘诀。”

丘祖锟披露,开始进军肉干行业后,爷爷发现到市面上的肉干都是切片猪肉,也没有太多选择,于是,他就开始做鸡肉干,把肉打碎然后铺成一片片拿去烤,以便老人家和小孩子都可以吃。我来也是当时第一家做搅碎的鸡肉干,其他竞争对手都笑他很傻,觉得搅碎肉干哪里会有人吃,没想到顾客可以接受比较软的肉干,很多人来这里搭车顺便就买肉干回去各大州属的小新村,肉干就开始慢慢热起来,也开始有代理来找爷爷。

我来也肉干创始人丘超光创新鸡肉干,从此打开名气。

“以前爷爷奶奶很穷,要做肉干生意跟亲戚借一百令吉钱买绞肉机和猪肉,当时我亲戚都看不起他们,亲戚还指着我奶奶的头说,今生今世你都没有机会还我这一百令吉,奶奶从年轻就长期被欺负、被看不起,所以她很不喜欢那种感觉,也造就了她是一个很刻苦耐劳和坚强的人。”

为了要让肉干的生意更上一层楼,爷爷以前看到那些卖杂货或水果的店铺很好生意,就上门去要求寄卖肉干,到了父亲接管我来也之后,因为有了人脉,就在全马开了五百个小档口,但当档口越多时,问题就陆续出现。

“档口越多就很难控制,冒牌和假货就开始出现,肉干不够称,肉干发霉的问题也陆续出现,肉干烤出来水分还是很多,一下子就发霉了,负责烤的员工心情不好或不专注,烤焦肉干后又不敢丢,不够熟也不敢丢,全部照样卖给顾客,一大堆问题,2008到2009年期间,由于杀伤力太大了,我父亲当时做了一个很大的决定,把所有的档口全部关掉,只把那些健康,并经营了20、30年的档口留下,我们就开始品牌化,然后再以专卖店的形象重新出发。”

经历三代核心价值不变

我来也肉干行创始人丘超光在1991年病逝后,就由儿子丘昭鸿和丘昭森兄弟接班,之后再由第三代丘祖锟和弟弟邱祖滮接管家族生意。询及历经三代的家族生意最大的改变在哪里时,丘祖锟说,其实一切并没有改变。

丘祖锟一直维持着爷爷创业时的核心价值。

“我们注重品牌的核心价值,我们一直都秉持着爷爷的信念,更把它变成我来也品牌的柱子,也就是传承、创新和分享,这都是我爷爷当时在做的,创新就比如制造搅碎鸡肉干,传承就是强调送礼文化,至于分享,由于爷爷和奶奶穷过苦过,所以他们一赚到钱,对于做好事从来都义不容辞。”

他透露,在他父亲接手的年代,整个生产部门大改革,那时父亲投资过千万令吉,以机器化烤肉干来解决人力资源的问题,父亲依然秉持着爷爷的精神,而且也很积极做善事,一直到他和弟弟接手后,他们更加积极去延续爷爷和父亲的精神,消费者看到的改变只是包装的改变,我来也的精神和价值观至今依然没有变。

到了丘祖锟接管的这一代,尽管他尽力打造肉干成为零食的概念而推出‘一口肉干掉’新产品,希望肉干不会只是在新年时才会掀起抢购的热潮,在平时也能融入大家的日常生活,但其受欢迎程度似乎没有很好。

‘一口肉干掉’是针对年轻人的零食市场。

“消费者对产品的定位太强了,肉干就是肉干,你怎样变始终都是肉干,我们就是要做年轻人的市场,把肉干变成零食,并推出各种口味的肉干,但顾客都是要吃原味,肉干已经深入民心,他们就是觉得传统的最好吃。”

注重细节客服最重要

丘祖锟21岁就开始接管我来也,由于他是家中的长子,从小就被认定是我来也的未来接班人,一个血气方刚、年少气盛的青少年,懵懵懂懂顶着接班人的光环走入商业世界,可想而知,肯定会面对很大的挑战。

“我是在2010年接手家族生意,在我接手的前5年里,真的很压力,那时还很年轻,又不肯认输,火气很大,一直急着要突破,我以前很叛逆的,而且脾气很火爆,动不动就和家人吵架,开会拍桌子吵架,我当时只是20多岁都会压力到每一晚都失眠。”

如何维持老字号的品质让丘祖锟饱受压力。

人总是要经历挫折和压力,才会长进和成熟,在商界浸泡几年后,人生历练不断增加,现在34岁的丘祖锟已经懂得如何处理人际关系、处理自己的情绪以及学会如何与老人家沟通,并且会注意待人处事的小细节,凡事学会低调处事。

“曾经有一次,同行来跟我说,当时要是没有你的爷爷,我们做肉干的都会被定位为路边小贩而已,就好像路边卖柑一样。他说要不是我爷爷,肉干行业也不会进军购物广场开设专卖店,现在变成卖肉干也是很有面子的行业。我听到后才发现原来爷爷的贡献是那么大,所以我就更加有使命感,带着我来也这个品牌,甚至整个行业走得更远,走去更大的平台。”

丘祖锟接管我来已经超过10年的光阴,期间跌过撞过,累积了不少的经验,这让他深刻体会到爷爷所留下的心血得来不易,守了44年的企业不能就这样败在他手里。

在传统中创新,推出心意肉干。

“很多顾客跟着我们走了40多年,我们要把每一个小细节做好,我每一年都会把我来也当作是一个新的品牌来经营,不要觉得老字号被可以被风吹雨打,你一高傲就会被人推倒,所以我很专注小细节,确保产品做好,客服也做好,不要说客服罢了嘛,只是小事情,往往小问题会累积成大问题,所以我亲自负责客服,一有人投诉,我们就要马上去处理,不要让问题累积到第二天。”

包装从老土变时尚

丘祖锟接管家族企业时,其父亲还在世,两父子也因为沟通问题经常吵闹,但是丘祖锟会坚持己见,认为对的事他会勇敢进行到底。

“我和弟弟开始接手时,都觉得我来也的纸袋很老土,所以我们就进行改革把包装变成很时尚的感觉,我刻意把鸡的标志拿走,因为感觉到拿着有鸡标志的纸袋就好像去巴刹一样。”

当时他们讨论包装要有新年气氛,就决定做牡丹花的设计,开会时就呈现给全部人看,父亲当时一看都就问他为什么要放牡丹花而不要放鸡的标志。

“他一直要跟我作对,那时我依然坚持牡丹花的设计,不理会他们的反对。结果在过年时,很多顾客都在楼下排队买肉干,一个顾客一拿到肉干的纸袋马上说今年的牡丹设计很漂亮,有鸡的标志很老土不能拿出街,当时我父母都站在旁边,我妈就很骄傲地说是我儿子设计的,从那时开始我爸爸就知道时代开始改变了,也开始放手让我去管理公司。”

虽然包装更新,但老字号的品质一定要保存。

世人常说,富不过三代,恰巧丘祖锟是家族企业的第三代,询及他是否能打破富不过三代的魔咒时,他打趣地说:“其实要富不过三代,爷爷和爸爸的条件要非常好,我只能说我爷爷和爸爸的条件没有外人看到的那么好。外人常说我来也的家族一定是很有钱的,但其实并不是这样,我们的家族都是吃到很省,都是去茶室用餐,没有说一定要去酒楼;我们可以用旧车,生活并不奢侈。你要做到富不过三代,你的爸爸要很有能力给你败家,我们没大花钱,也没有不良嗜好,喜欢工作,能够坏到哪里去?要推翻‘富不过三代’,我觉得家庭教育很重要。”

比起财富,丘祖锟更加重视把‘新年一定要吃肉干’这个传统习俗传承下去。

专访:慧琳

摄影:志利

■详尽内容:第723期《风采》

想预购↓↓
http://www.lifemagazines.com.my/form
电子版↓↓
http://www.lifemagazines.com.my/digitalform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0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