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空服员苦楚 最可怕是不知道尽头在那里……

空服员苦楚 最可怕是不知道尽头在那里……

曾经许多人羡 慕飞机师、空姐、空少这个行业,可以一边工作一边周游列国,但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天空骤然变得一片寂静,冲上云霄的空中飞人,一夜之间从忙碌的生话停顿了下来。

笔者的大儿子也是飞机师,3月开始就待在家无所事事,至到8月才开始飞一些国内航班。由于每次只飞来回没有留宿,因此只有50至100令吉的津贴,他说赚取的都不够给当天的泊车、油费和过路费。但能够飞行对他来说还是好事,虽然收入减少了一半,原本还有少许飞行里数就可以升级,计划却被打断,还得要多等半年,但无论如何,能够继续飞行已经是很幸运的事。

很多航空公司都在裁员,中东国家的航空业,不足2年资力的空服员都被辞退,工程师和技术人员也包括在内。而国内的航空业界,资深的空服员飞机师也难逃厄运。那些没有被辞退的飞机师,底薪被扣了70~80%,工作天只有15天,并且不是每天有飞行,只有飞行才有津贴。很多飞机师为了养家煳口当起小贩,包括在路边卖沙爹、饼干;也有一些当起送货员、送餐员,甚至帮人洗车!也有的索性就直接改行了。

邱念馨

看不到尽头的无薪假太折磨人

在中东某航空公司当空姐的邱念馨,飞了6年感觉进入瓶颈心态,于是拿假回家休息,谁知道计划赶不上变化,回国后遇上疫情封国,这一休就半年了!从年假到目前的无薪假,没有收入的恐惧感太折磨人,尤其一切处于未知状态,看不到尽头太可怕!

当知道航空公司开始栽员时,念馨很担心榜上有名,倍感压力难于入眠 ,所幸最后安全留职。“只是暂时公司还没安排我们回去,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 MCO期间我跟妈妈开始卖Asam Laksa及一些娘惹糕点,生意还不错,至今还陆续有人订购。现在连月饼也卖了。” 念馨无奈的说。

所幸车贷和房贷可以延迟付款,让她稍为喘息。还好她一直都有存钱理财的习惯,虽然数额不多,一叮点的储蓄也快掏空了,但这次的疫情也让她察觉了储蓄的重要性,更应该未雨绸缪为自己定下B计划,才会让自己走得更远,不怕面对突如其来的挑战。

“面对现在的困境,我觉得积极的态度很重要,我们要懂得去疏解压力,人生本来就没有事事一帆风顺,偶尔的一场暴风雨侵略,会让人成长,让我们活得更有智慧。”

空姐给人看到的是光鲜亮丽的一面,但其实是很辛苦很累的职业,但因为自己喜欢旅游,喜欢这份工作,所以念馨还是会坚持走这条路,“虽然不知道未来的景色会是如何,但我相信雨过天晴彩虹依然会出现。”她乐观的表示。

陈慧敏

曾想轻生庆幸跨过难关

 从小就梦想成为空服员的陈慧敏,完成心愿之后一向是越忙越起劲,以前客满的国际班机让她很怀念,如今即使有机会飞国外,也只是为了把人送回国,人数稀稀落落,她说这样的服务很没有满足感。

当了6年空姐,慧敏说:“工作这么多年第一次没收入,只拿一千令吉的底薪,付了房租、保险,已不够还车贷。父母亲知道我钱不够用,为了不伤我的自尊心,籍着我的生日给我红包,说是生日礼物,让我很感动。我明白这是出自父母亲的爱。”

其实慧敏曾经非常脆弱,因为面对经济的压力和感情事,她曾想过轻生,一跳就解脱不必活得那么辛苦,幸亏跨过了最艰难的那一关,现在想起来很庆幸自己还活着。

她黯然地说:“有时候想到自己没有一技之长、一无事处、很没用。但毕竟我还是很喜欢当空姐,无论遇到怎样的困境,我都要跨过去。”

为了生存,她如今在网上卖一些健康产品,也暂时做一些直销,但因为没什么对象可以分享,所以业绩并不理想,日子还是很难过。“这些都不是我喜欢做的,但没办法,总不能向人借钱渡日,就当是充实自己的人生功课吧。为了爱我和支持我的家人和朋友,我会好好活下去。也希望疫情快快结束,还我们一片蓝天吧。”

郑燕心

疫情成了爱情告吹的借口

顺应公司的分配计划,空姐郑燕心一开始就拿了3个月的无薪假,回去老家实兆远;3个月过后,又被逼再休息3个月,6个月没有飞行,让她很怀念那些在空中忙与累的日子,很有满足感。

本来她以为在家可以有更多的时间陪伴父母,但是经营花卉卖果树肥料生意的父母,每天都有自己的工作和规定的生活作息,反显得她在家清闲得不得了,开始‘怀疑人生’觉得自己特别没用,帮不上忙反而给妈妈唠叨整天无所事事。

“我唯有尽我所能帮父母卖蕃石榴,做做家务。之前花卉的生意一般,可以过日子,没想到疫情之后,生意特好。”小地方的村屋都有土地、果园,这场疫情让人反思,努力耕耘才最实际,遇到困境时至少还有一些收成。外面风雨无常,自己掌握得住的才最真实。况且一片土地可以千变万化:种菜、种果树、种瓜种豆,都可以养家煳口。

这段期间最令燕心难过的是,爱情长跑了6年的感情也因疫情而告吹了。男友因长期在国外工作很少回国,燕心则在大马,聚少离多败给了距离。

已达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但冰冻三天非一日之寒,过去累积了一点一滴的争吵、猜疑、不满,也因而发现男友瞒着她在国外有第三者,对他很灰心,失去了信任,而这场没有在计划中的疫情就成了结束感情的借口。

吴昀恳

惨到差点要卖车了

 飞机师吴昀恳和空姐郭庆龄是一对恋人,疫情期间他们共同面对着窘境。他们分别从槟城与柔佛到吉隆坡工作,需要租房和汽车代步,没有了收入,生活步调更改了。

昀恳说开始时是在家等待安排飞行,那时是有基本底薪的。后期改为无薪假,当时没太多的储蓄,真的面对了要把车子卖掉的处境。还好后来姐姐安排他在公司帮忙,赚点生活费,生活才转动得了。

他也和女朋友庆龄想到可以做一些食物上网卖,比如馒头夹鸭肉。此举可以让他过过下厨的瘾;昀恳说一向来喜欢烹饪的他有计划向餐饮业发展,但现在所有计划都得暂缓。

推荐

“薪水从开始减了60、70巴仙,到现在的零收入,虽然很糟糕,但还是得以平常心面对,这场疫情受创的不只是我们,还有比我们更惨的。” 昀恳尽量以积极的心态面对这次的难关。

 郭庆龄

拍广告救了我

 比起其他停薪或被栽退的空姐,庆龄算是较幸运的一个。她是公司中举足轻重的模特儿,该航空公司的广告都找她拍摄,因此没飞行的时期,她还能拍拍广告赚些外快,“虽然广告费不多,但在目前危机阶段,算是及时的帮助。”

庆龄目前偶尔会有飞国际及国内航线,虽然乘客很少很少,甚至只有4、5位乘客,但她依然非常兴奋,可以穿上制服为乘客服务,她很感恩,心情特别好。

昀恳和庆龄原本有打算组织小家庭,也因为这场疫情把婚礼延迟了。

庆龄目前也有上网卖些排毒的保健品,对她来说可以帮人调整体质又可以让自己美美的,同时还有收入,是她相当喜欢的兼职。

5位空服员难得聚在一起,互相鼓励加油,期待天空快点‘放晴’。

空务员薪水如何计算:

据悉,空服员的收入简单来说,分为三个部份,底薪、飞行时间及留宿津贴。空服员每个月除了底薪,较可观的收入来自飞行时间,飞行时间按小时计算,各航空有所不同。所以在疫情期间,没有了飞行时间,让空服员失去了大部份收入,而后来被安排拿无薪假,就连底薪都没有了。

而留宿津贴是指飞行到另一个地点之后需要留宿而付的津贴,按照早午晚餐计算,根据飞行国家的生活水平和日常生活花费作为标准。

所有的津贴连同底薪在月底才一起分发。

专访/摄影:Lily Teoh

部份照片:受访者提供

■详尽内容:第709期《风采》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5
高兴
0
喜欢
0
一般
1
无聊
1

Copyright © 2020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