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洗眼睛’传统技艺 唯一传人撑起老招牌

‘洗眼睛’传统技艺 唯一传人撑起老招牌

有没试过眼睛不慎进东西而疼痒不止?当拼命灌眼药水后也无法止痒,这种感受,势必让你我咬牙切齿!

面对这种情况,一般诊所也只会开出更强力的眼药水,但是如果能够有专人直接把那让人气愤不已的肮脏东西‘捉出来’,就真的是大快人心了。

这绝对不是信口开河,在槟城就有这么一位妹子,继承了祖先们留下来的‘洗眼睛’手艺,除了能够解决上述问题让你恢复舒适双眼之余,也可以让视力更为明亮。

这间目前位于槟岛霹雳路的小店铺,由现年32岁的黄宝媚经营,虽然是个年轻人,但如今却是黄家‘洗眼睛’绝技的唯一传人。

黄宝媚(右)如今是黄家唯一的洗眼睛手艺传人,母亲郭雅薪是她的得力助手。

洗眼睛专店‘黄聪照’位于霹雳路的现有店铺将成为历史,并将搬迁至沓田街。

16岁时一学即过关

首次上阵顾客都赞好

宝媚的曾祖父黄聪照在30年代时从中国福建南安漂洋过海到槟城讨生活,当年在槟岛日落洞大路后开了一间理发店,除了理发,还有他从中国家乡学会的祖传秘方,例如洗眼睛、洗耳朵和洗鼻子服务。20年后,黄聪照去世了,黄宝媚的祖父黄亚如接手理发店,这般子承父业一接手就是60年。

“2004年时,在学校假期期间,16岁的我就机缘巧合地跟着祖父黄亚如学习洗眼睛技艺,很幸运的是,学习过程中最难的翻眼皮的步骤,我竟然一试就过,反观,我父母、还有我其他的三个兄弟姐妹都卡在这一难关,因为如果翻不过却硬硬翻,那么当事人(也就是模特)就会喊痛,然后我父母和兄弟姐妹他们就越来越不敢了。”

她透露,尽管练习了无数次,但第一次上阵帮顾客洗眼睛时,还是有感到紧张,还好当时顾客在洗好眼后给予的评语都很好,给她打了一剂强心剂,让她有信心在祖父离世后撑起‘黄聪照’的招牌,独当一面继续捍卫这门传统技艺。

“以前,老人家也说这技艺不要传给外人,因为学习这个功夫不能急,而且老人家也说不能收费太贵,但以前爷爷曾教过的亲戚,还没学成就想要赚大钱,这也违背了老人家曾交代的帮人的宗旨了。”

祖父在2006年去世后,宝媚也成了黄家唯一洗眼睛技艺的传人,目前还没有孩子的宝媚,是否会将手艺传给孩子,还是个未知数。毕竟,她认为这也得视到时孩子有兴趣与否,而最适合的学习年龄就是十来岁。

2009年大路后那走过超过一甲子岁月的‘黄聪照’老店拆迁后,宝媚把店面搬去西南区的立新花园,之后才搬来霹雳路的这间店面,但因为屋主即将出售这霹雳路的店铺单位,所以他们也即将再度搬迁,已物色到的地点是附近的Lebuh Carnavan沓田街的一间店面。

青鹿墨需人手磨出墨汁。

采用多种中药制成的药水是洗眼睛必需品。

洗眼睛后取出的‘眼内垃圾’在水里清晰可见。

洗眼睛药水与青鹿墨 皆采用中药秘制

推荐

洗眼睛过程中,宝媚的母亲兼助手郭雅薪(51岁),先用布擦掉外皮的灰尘,再来个小按摩,同时宝媚就以青鹿墨在砚台上磨出墨汁后,再以棉花棒沾墨水,将顾客的眼皮翻开,把棉花上的墨汁放入眼皮内揉好几回,让墨汁深入眼里,然后揉一揉眼睛,把眼睛内的肮脏东西擦拭干净,点墨是因为眼睛里的肮脏东西是白色的,点了墨自然就可以看到肮脏东西。

之后,宝媚会再使用棉花棒沾上独家秘制的药水,再擦拭眼睛一、两遍,之后再来个眼部按摩,就大功告成,整个过程约十分钟,完事张开眼睛刹那,会有眼前一亮的感觉,而且眼皮也轻盈了不少;她透露,青鹿墨与药水采用多达十种中药配制而成。

她补充,人的眼睛内会有灰尘、沙、油脂、眼屎或眼睫毛,建筑工友、铁匠、木匠的眼睛内灰尘是最多的,即使平时以眼药水来洗眼睛,也无法完全将堆积在眼角的灰尘清洗掉,以棉花棒来洗就是最好的方法,从事小贩者眼睛则会比较油。

“一般上顾客眼睛可能进沙、灰尘或蚊子等,但我试过最夸张的是从顾客眼里取出了半公分的白果壳,也曾经有外劳眼睛进沙后采用他们的放米粒的偏方,结果越弄越糟糕,医生也只是给他眼药水但无济于事,最终还是靠洗眼睛方法取出米粒。”

她透露,有顾客在友人介绍下来洗眼睛后数次后,从千余度近视降至数百度,医生也解释不了原因,而其祖父当年在世时即使70余岁也不必戴老花眼镜,祖父也将之归公于洗眼睛。

专访/摄影:梁景亮

更多精彩照片和内容请翻阅713期《风采》杂志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0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