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隐世保姆死后变摄影大师

隐世保姆死后变摄影大师

人们常笑说艺术家都是逝世之后才出名,作品才会被抢购及卖到高价,如果真的这样,薇薇安·迈尔(Vivian Maier)是最典型的例子,更特别的是,她在离世前默默无名,只是一名隐世保姆。

薇薇安的摄影作品会被发掘,过程也相当戏剧化。

2007年,芝加哥一位名叫约翰‧马鲁夫(John Maloof)的历史爱好者在一次拍卖会上一时兴起,以400美元买下了一盒底片。在整理这些照片时,他意识到自己无意中发现了令人惊叹的宝藏,一批摄于20世纪五六十年代充满魅力而构图简洁的芝加哥街景照片。这些照片可与当时美国最好的街景照片相提并论,但之前竟然无人看到过,而且也没有人知道出自于谁手。

她是一位隐世的摄影师,还是纯粹喜欢拍摄?

马鲁夫想方设法找到了这位摄影家的更多作品,最后他到手的有多达10万张的底片和大约3000张已冲洗的照片,以及一盒又一盒的胶卷、录音采访、收据、信件和无数的私人物品。经过深入的调查,他终于搞清楚这位匿名摄影师的身份。此人曾是一名职业护理人员,名叫薇薇安·迈尔,不过这时她已去世。薇薇安生前几乎从未向认识的人显示过她拍摄的照片和自己过人的摄影才华。

芝加哥,1971年

尽管薇薇安生前一直竭力避免出风头,但在过去十年,她已经成为了摄影界最著名的人物之一。Flickr上所展示的薇薇安的作品,吸引了大量浏览者,随后在欧洲和北美举办的摄影作品展也吸引了大量观众。2013年,她成为了一部奥斯卡奖提名纪录片的主角,这部纪录片讲述了马鲁夫如何费劲心机寻找这位对摄影有着秘密热情的保姆。

芝加哥,1975年

离世之后才出名依然离不开纷纠,有关谁有权利展示其作品并从她的作品获利引发了一场激烈的法律诉讼。讽剌的是这位艺术家本人去世时却一贫如洗,身外之物已悉数卖尽;而且在这场有关她作品的版权和利益的法律争夺中,她本人已不能来争回自己的权益。

芝加哥圣塔菲火车站,1959年

因为一盒底片,薇薇安的人生被重新翻炒,人们不认识她本人,唯有在她的作品中寻找蛛丝马迹,以此拼凑出薇薇安的面目。一位默默无名的保姆,被赋予靠自学成为大师的童话,也有传言她本就是大师却拒绝展示作品的古怪遁世者……因为她没有机会说话, 人们更想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摄影师?她是个什么样的艺术家?

一辆停在路边漂亮的敞篷汽车,一束鲜花好像是从后座爬了出来。薇薇安早在六十年代就开始拍摄这样的彩色作品了。

2020年夏天在阿姆斯特丹摄影博物馆(Fotografiemuseum Amsterdam ,简称Foam )举办的一场展览,就是要让世人从另一种角度来认识她。这次展览选了薇薇安作品中鲜为人知的部分,即60张彩色照片,大部分是薇薇安从20世纪50年代中期到1986年在芝加哥和周边地区拍摄的,那时她已50快到60岁的年龄。

通过她的彩色作品,薇薇安表达出自己的摄影能力远非一个街头摄影师而已。可以肯定的是,这些照片毫无疑问是她的独特风格:以狡黠也令人不安的镜头捕作美国城市芝加哥给人的陌生感和愉悦感,同样也以温暖的同情拍摄儿童。你还会发现同样带有戏虐味道的视角,将那些与环境格格不入的人摄入她的镜头,这样的主题或许能引起她个人的共鸣。

阿姆斯特丹摄影博物馆的展览主管,也是这次展览的策划人克拉特杰•范戴克(Claartje van Dijk)说,薇薇安是一个冷静心细的分析者,她真的看到了超越街景之外的东西,看到了当下正在发生的事情。

范戴克说,“她非常看重质地和颜色。不仅是留意街头发生了什么,还要思考角度和构图。此外,女人的衣服图案,一个人站立的方式,水平和垂直的线条等等,所有的元素。”

芝加哥, 1962 年

自拍是薇薇安最着迷的摄影创作之一。她也喜欢捕捉人体残肢那种略微惊悚的照片。她显然喜欢把镜头对准自己的身体,随意地借助镜子或商店的橱窗来拍摄自己(尽管你感觉从来不是随意的),或在浴室里剪发时自拍,或依靠花园篱笆拍摄自己的剪影。总之,任何地方,只要能拍摄有趣的形象,都会拿起相机对准自己。

自拍像,芝加哥大都市区

推荐

说到薇薇安的保姆生涯,自从她被重新发现后,有关她身世的某些事情已搞清楚,其中许多事实已推翻了过去有关她身世的隐士神话。这几年来,随着她的许多照片逐渐公开发表,让人清楚地看到,薇薇安不是随意按动快门抓拍,她是很认真选择对象和构图,并花了很多心血来提高技能。尽管认识薇薇安的人在回忆中说她是一个孤僻避世的人,研究人员梳理了她的档案后却发现,她并非人们所想象的那样怪癖离世,她也很关心时事。

在那个不流行自拍的年代,她已想方设法自拍。

薇薇安曾告诉一位朋友,“如果她没有对自己的照片保密,人们可能会窃取或滥用她的照片。”考虑到她死后发生的事情,薇薇安的顾虑很难说是出于偏执狂。

范戴克指出,薇薇安与法国的一家摄影工作室保持着通信往来,曾讨论将她的照片印成明信片,这证明她确实想让别人看到她的照片,至少在她有钱的时候是这样。但最终她的意图如何至今仍然是个谜,“这是一个难题。世人都很乐意看到她的作品,但如果把她的作品束之高阁是否是更为尊重她的本意?我真的不知道。”

她自己也意想不到会在自己死后才出名吧。

范戴克说,当保姆“是为了谋生的一种手段,我对此毫不怀疑。”他还指出,对于那些以非艺术工作来谋生的男性摄影师,我们也会毫无困难地承认他们是艺术家,因此“我真的相信,她就是个艺术家。”

范戴克说:“没有必要把她和其他人作比较。她最像的就是她自己。”

资料来源/网络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0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0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