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虐哭!200岁夫妻相爱76年 无生离唯死别

虐哭!200岁夫妻相爱76年 无生离唯死别

一个在富有人家里打工的23岁长工,爱上主家14岁的千金小姐,这样的故事,在电影和小说里都一定是悲剧收场,但在现实生活里,命运有了另一番安排。

在韩国江原道横城的一个小山村中,98岁的赵炳万和89岁的姜溪烈闹 了一辈子,不是吵闹 ,是嬉闹 。他爱作弄她,把庭院里的枯叶撒在老婆身上,看到老奶奶生气了,就快快到后院拔一束小黄花来陪罪。

晚秋,他们去山溪采野菜,爷爷往水里扔石子,溅了奶奶一身冰凉。

“糟老头子!看我收拾你。”回家,两个老顽童打起了水仗,奶奶只湿了鞋底,爷爷却全身湿透,他擦着水憨憨笑。‍

初冬,二老打起了雪仗,奶奶砸得爷爷一头雪花。‍“奶奶,你又赢啦。”明眼人都知道,他是故意输给她。奶奶堆了一个丑丑的雪人:“爷爷这是你,我堆得比你好看多了。”爷爷大笑,握住老妻冻僵的手,让她取暖。

爷爷奶奶的爱情打动了韩国导演陈模瑛,他花费了15个月,把这些甜蜜的画面拍成纪录片——《亲爱的,不要跨过那条江》。

不说,没人看出他是长工,她是小姐,春天,他给她摘花,夏天,他为她唱歌,秋天,他牵着她淌河,长工和小姐,春去秋来,形影不离。

后来赵炳万入赘姜家,和姜溪烈结为夫妻。他牵着她的手,仍叫她“小姐”。他决定宠小姐一辈子。

看电视时,她说了一句“柿饼真好吃啊”,转过头,丈夫已经骑上单车跑去买了。

这个故事,姜溪烈足足炫耀了76年,孩孙们拿出来说,她就看着他笑。

日月如流,小姐成了奶奶,长工变成爷爷。奶奶怕黑,三更半夜起床上厕所,爷爷硬是要陪着。深山小院,四野寂静,爷爷站在寒风中,扯着嗓子唱歌。“我在呢,别怕。”越唱越大声。原来偶像剧里的情节是真的,而且老少适用。

夜晚,他陪她上厕所,在寒风中唱歌。

他们养了两只小狗,白的叫小不点,黑的叫恭顺,爷爷偏心,总是抱着小不点又摸又亲。

他们去哪都穿情侣装,红配红,黄配黄,他为她扣胸针,她为他系腰带,风吹着衣袂飞扬。

春日,他们穿着金紫‍色情侣装上山坡采花。今年的丁香杜鹃开得特别灿烂,他们站在林间,笑容风吹不散。

但永远太遥远,甚至熬不到下一个春天。“咳咳咳咳咳”一阵激烈的嗽声惊破山村夏夜。

爷爷气喘已有好长一段时间,这夜咳得尤为厉害,无法入睡。奶奶给他拍背挠痒,一摸陡然心惊,爷爷瘦了很多很多。

这晚,爷爷千叮万嘱不要关灯,难为奶奶被照得彻夜难眠。“熄了灯,我怕咳醒后第一时间看不到你啊。”,他轻轻抚过着老妻的脸,他也害怕。

爷爷的身子一日不如一日,就连洗澡都要奶奶帮忙。穿件汗衫,他都咳得直不起腰,但他咬着牙,要和奶奶穿情侣装。

院子里有块镜子,他怎么都搬不动,奶奶劝他别弄,他勐地将镜子推到一边,这是他第一次向奶奶发火。

“以前我都搬得动的,怎么现…….”他心里其实早有答案。爷爷98岁,奶奶89岁,不是你先走就是我先走,注定的。

但谁也没想到,先走的是狗狗小不点。雨后泥湿,爷爷推着独轮车送小不点最后一程,奶奶埋上最后一抔土,老泪纵横。

“小不点,小不点。”回家时,奶奶落在了后头,她对着坟冢喊了三声,只有回音。一个人老了,总有预感。

奶奶自言自语:“小不点怕爷爷走了找不到它,所以它先走了。爷爷很快也要走了吧。”

“那就让我跟着他走吧。”

“老天爷啊。”像悲叹,也像哀求。爷爷听觉越来越差,奶奶要凑在耳边,一字一句讲很多很多遍。

爷爷身体日渐虚弱,走到半路要蹲下歇息,奶奶问:“走不动我们就回家吧。”他摇摇头,牵过老妻的手。

一步也好,十步也好,让我牵着你吧,这是我陪你走的最后一程了。时日无多,他心知肚明。

回到家的爷爷,再没站起来。医生说年纪这么大,吃药已经没用了。

时辰快到了。奶奶搬出爷爷的情侣装,一件一件烧掉。“老头啊,衣服太多我扛不动,一次烧不完怎么办啊?”

“老头啊,你冬装夏装都分不清,去到下面怎么办啊?”

火光红红,把这76年光景,一点一点,烧成飞灰,烫在心尖上。“爷爷在前面给我引路,到时我会抓住他的手,我们穿上湛蓝蓝的情侣装,笑着一起走吧。”奶奶映着炉火,小声说。

推荐

窗外,雨声淅沥,她穿上这身白蓝裙装,立在风中。从今以后,再也没有情侣装。

爷爷最后的时光,奶奶一直陪在身边。时来夜梦,她会想起爷爷给自己唱的歌。‍尤其是那首老乡谣:《亲爱的,不要跨过那条江》。

爷爷啊,不要跨过那条奈何桥,不要喝完那碗孟婆汤,记得我,等等我,我就来了。

“爷爷啊,要是能一起走就好了。”她说梦话。

大雪夜,爷爷走了。

14岁,你在大雪纷飞中迎娶我,89岁,你又在白雪皑皑中离开我。上坟那天,奶奶将明年的春装一件一件投进火中。‍

“天气暖了就穿这件,要洗干净脸,要舒舒服服的,没有我也要好好地过啊!”她对着火光哭喊,叮嘱落到雪里,没有回音。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爷爷想我的时候要忍住,我想爷爷的时候也会忍住。”她擦擦泪,站起身。

 “爷爷啊,我要回家了。”天色不早,奶奶起身,一步三回头。舍不得,怎么会舍得。她干脆坐在坟前大哭,泣不成声,嘴里模煳的话句飘在风里,吹满了整座山头。

“赵炳万,赵炳万……”姜溪烈喊了一遍又一遍,生怕他耳背听不清。四野苍茫,大雪无声。相爱76年,无生离,唯死别。

如果有来生,迟一点,天上见。

#小编感情观

爱对了人,一辈子都不够长;爱错了人,分分秒秒都是煎熬。但大部份人在两者中间,有欢笑有眼泪,实属正常,唯一能做的是尽情制造笑点吧。

资料来源/网络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0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