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献给老顽固爸爸

献给老顽固爸爸

第一次感受到父爱,应该是我2岁左右。

妈妈身体比较弱,偏偏我是个容易夜惊的孩子,半夜哭闹时,都是爸爸抱着我,在没开灯的客厅走来走去哄着。

平常很没耐心的爸爸,用低沉嗓音一遍遍哼着台湾民谣《望春风》,我裹着粉红色半旧柔软毛巾被,头靠着爸爸肩膀,安稳踏实的轻轻摇晃着,往往很快能沉入梦乡。

这是我最早感受到爱的记忆片段之一。

妈妈在我11岁时过世了,从那之后就是爸爸拉拔我和哥哥长大。

爸爸外表是个严肃冷漠的大男人,但内心软到婆婆妈妈的地步,对孩子永远焦虑担忧过了头。

和爸爸期待的那个温顺柔软的女儿完全不同,进入青春期后我和他常起冲突,爸爸行事一板一眼,我却有各种自己的想法,他传统保守不喜欢改变,我却天生反骨不服管教。

爸爸说:“你小时候特别乖巧,后来不知道怎么搞地叛逆得不像话。”

因为不希望他插手,所以我也独立得不得了,从工作到恋爱结婚都是自己决定,从不跟爸爸商量任何事情,就算在外面碰到伤心难过的事也绝对不会告诉他,父女关系有段时间非常冷淡。

32岁时我生下了女儿,女儿和我一样,也是难以入睡容易惊醒的体质,半夜抱着她拍着哄着时,发现自己唱起《望春风》,单纯古雅的音律不断重复,同时安抚了母女焦虑的心。

在单独育儿没有后援,心力交瘁时,我也突然想着,和突然失去妈妈的我们一样,爸爸也是突然失去人生互相扶持的另外一半,只是他必须坚强,必须咬着牙父兼母职的撑下来。

我们总以为爸爸就应该坚硬得像山一样,应该像浓荫大树为我们遮风避雨,却从没问过他一句累不累?需不需要休息?

这么多年,爸爸应该也很寂寞吧?等到我当了父母才体会到这件事。

推荐

和明显细致的母爱不同,父爱往往内敛而深层;但是和妈妈一样,爸爸也一样需要我们的关心和爱。

不论父亲节也好,平日也好,随时想到就打个电话给爸爸,有空多回去看看父母,让他们知道我们还是心中那个不听话却又放不下的好孩子。

父亲节快乐,希望全天下的老顽固爸爸们,身体健康,笑口常开。

“我是有时候努力,有时候软烂的妈妈,我是温太:)”

■刊登于:第716期《风采》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0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