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债肉偿沦性奴 黑帮千金逆袭成畅销书作家

2004 年出版的一本书《黑道的月亮》,在日本引起轰动,更受到欧洲热烈追捧。这是作者天藤湘子的自传,看过此书的读者,对于她的遭遇深感震惊,她一生如同活在地狱当中,在水深火热的深渊最底处,过着可怕的暗黑生活,而这条黑暗的路,起源于她是黑帮的女儿。

1968 年,天藤湘子出身在大坂的一个黑道帮主的家庭,她没得选,父亲就是山口组其中一个分支的组长。然而,和电影里的‘黑帮公主’不一样,她从小并没有被父亲捧成珍珠疼宠、没有厉害的保镖随扈,而是承受永无止尽的暴力长大。

天藤湘子的父亲习惯将在外打打杀杀的血性带回家,喝醉酒便拎着母亲一顿狂揍、把家里砸得乱七八糟。打从小学开始,天藤湘子就陪着母亲打扫家里、默默收拾被父亲摧残过后的客厅。

就读小学的天藤湘子不太清楚父亲职业,只是经常见到自称是‘组员’的黑道成员带着丰厚礼物来家里,父亲戴着黑色墨镜、穿着名牌西装坐在客厅主位,犹如国王一般接收小弟们递上来的赠礼。

某天填写家庭情况表,在父亲职业栏位中,天藤湘子不知道要填什么,回家询问母亲,母亲要她直接问爸爸,爸爸想都没有想,俐落在表格写上‘山口组组长’。

父亲无心的一笔,却让天藤湘子的学生时代陷入无尽的痛苦。

天藤湘子回忆:“知道我是黑道组长的女儿之后,没有一个同学愿意和我交朋友,放学回家也没有人敢和我一起走。”

为让自己交到朋友,天藤湘子效法父亲,用礼物收买几个贫寒家庭出身的后辈,组织起名叫‘少女黑风组’的不良帮派,在学校到处找过去欺负自己的同学打架。

她靠恐惧,让人服从。因为畏惧感,天藤湘子交到不少‘朋友’,但在国中三年级,她在街头和人打架,把对方刺成重伤遭到警方逮捕,被关进少年监狱,昔日将她捧得像公主般的黑帮小妹们纷纷远离。

大难临头各自飞,天藤湘子方才清楚:用恐惧建立的友情,没有一个会是真心的。

少年监狱关上整整八个月,天藤湘子思考自己的人生:“就算晚上在外面鬼混,只要看到月亮,我就会宁静。那个时候我意识到,谎言和欺骗是不对的,我的脑中满是对父母的思念。”

重整信念过后,天藤湘子出狱时已经升上高中,她告诉自己想洗心革面。然而命运再度搧她一记响亮的巴掌,而且这一掌,把她打进无止尽的深沟。

当她决定过上和爸爸不一样的人生时,父亲却从事业上滑落,欠下庞大债务,原本高高在上的组长之位被拉下。因过去得罪太多黑帮成员,一晚,好几个黑帮成员闯进天藤湘子的家,跟她父亲要钱。

躲在房里的天藤湘子,最后竟被无情的父亲拿来以身抵债!天藤湘子回忆:“当时的我满身是血和瘀伤,但我的父亲却是对他们笑脸盈盈。”

天藤湘子用身体帮父亲抵债,回忆每天都在不同的情人旅馆醒来,身边躺的都是父亲的债主们,偶尔会遇到有 性暴力倾向的人、将她殴打到遍体麟伤,久而久之,天藤湘子价值观错乱,为合理化被性侵的理由,她都催眠自己是爱上债主。

她再度成为堕落天使,和许多人睡觉,开着喷得五颜六色的改装汽车在街头奔驰,甚至大量吸食兴奋剂,生活过得越来越糜烂不堪。

让天藤湘子的灵魂重新甦醒的,是妹妹的一通电话。

见到姐姐把生活过得毫无灵魂,妹妹痛哭哀求她戒毒。而某次被情人打到差点毁容之后,天藤湘子想起妹妹的哭喊,瞬间清醒。

“我脑海只有一个念头,我不想死在这种地方,我要离开黑道,离开这个可怕的世界。”

天藤湘子来到纹身店,将室町时代一名嘴里咬着匕首的花魁刺在背上。

推荐

和其他不良少女不同,有些女孩刺青是彰显自己很酷、就此开启反叛道路,但天藤湘子只想归零,告别那段伤痕累累的自毁岁月。

她将伤痛寄托在书写,花了整整两年时间,出版了自传《黑道的月亮》,引起轰动。

天藤湘子目前是一名作家和母亲,她接受国外媒体专访,被问是否会想扭转过去。

 “作为一个黑帮组长的女儿,我曾经过得富裕,也过得穷困,可是没有经历过这些,我就不会成为现在的自己。”

现在,天藤湘子通过写作和演讲获得满足感,虽然在保守的日本社会裡存活,她仍旧会感受到别人歧视,但是她已不会再让自己堕入深谷:“再往后的日子里,我会静心专注写作,争取更多作品提供给读者。”

她的故事,鼓励了许多在黑暗中挣扎的人,想要改变就要靠自己,你愿意去做,你就可以。

资料来源/网络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0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3 南洋报业控股有限公司 Nanyang Press Holdings Berhad No. 195801000105 (3245-K).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