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斯里陈秋霞艺术献力 金狮百盛基金会新春义卖

金狮百盛基金会(Lion-Parkson Foundation)主席潘斯里陈秋霞一直以来为善不为人后,今年同样以自身才华为慈善献力,除了亲自书写新春挥春之外,更以‘虎’元素设计出创新红包封套,成功筹超过17万令吉,并全数捐赠给雪兰莪残障与智障儿童之家、柔佛沙令的护老中心以及水灾灾民,让这个新年更有爱。

潘斯里陈秋霞今年推出的作品包括:六款与文化结合的‘虎’字书法艺术作品,包括:‘代袋平安’红包封套、春节卡片、T-衫、春联等等,虽然当中以新春挥春最畅销,但‘代袋平安’红包封套却最吸引记者的注目。陈秋霞解释名字含义,‘代’是三代同堂的意思;而‘袋’则是把红包收进口袋。“这个红包封套是採用一家人的概念:虎爷爷、虎奶奶、虎爸爸、虎妈妈、虎儿子、虎女儿,一家庆团圆。”每个角色更以不同朝代的字眼呈现,包括晋朝、汉朝、唐朝、周朝;每个朝代的汉字皆不同,体现中华文化之美。“原本计划採用甲骨文,但后来觉得甲骨文‘太瘦’,不符合新年主题。”

呕心沥血Q版虎氏家族

‘虎’的字眼上还有一个Q版老虎图案,陈秋霞说,每只老虎都是依据角色的形态来绘画,就好像虎爷爷的样子会比较四方,庄严又不失慈禧;虎女儿的头上绑着彩带,俏皮可爱;虎奶奶戴着老花眼镜等等。她形容,这六只老虎就犹如她的孩子一样,因为每只都是她呕心沥血的作品。

说起设计灵感,她滔滔不绝说个不停,这时,她突然指向虎爸爸问说,“你觉不觉得他(它)有老夫子的神韵?”她是老夫子的忠实粉丝,从小看老夫子漫画长大,她说,可能在潜移默化下把自己的性格和阅历体现在画作上。“这次我更突破传统,把书法的虎字以彩虹色系呈现,给人焕然一新的感觉。”

作品皆是由陈秋霞亲手绘画,不假手于人,甚至新春卡上的金色点缀,也是她亲手一点一滴点画上去。她笑说,“反应太好,不够卖,临时要加画,只好利用开线上会议的时候偷偷开工。”

问她不累吗?“其实我不会觉得辛苦耶,甚至还很享受。”她是在去年7月份接获这份任务,前后用了4个月时间把把所有设计完成。“眼见大家对我作品的喜爱,我很有满足感。”

不过她坦言,自己是老人家,也是癌症康复者,不易太操累。“感觉累的时候,我会休息,不会勉强自己。”

因为只有一双手,所以作品数量相当有限,因此这场慈善活动仅维持了一天。“当初目标是要筹获10令吉,然而去年12月,我国多个地区遭遇严重水灾。”她认为,助人亦有孰轻孰重之分,水灾救援活动属于当务之急,所以先挪出了5万令吉款项购买电器用品捐赠给灾民。最后筹获的款项远远超出预期内的10万令吉,截止访问结束为止,共筹获超 过了17万令吉。“相等于把捐给水灾之用的5万令吉筹回来了。”

花一个半小时只写‘一’

陈秋霞曾是香港7、80年代红极一时的创作才女,后到了台湾拍戏,首部电影《秋霞》就为她赢得第14届金马影后宝座。受英文教育的她是在45岁那年才正式与书法结缘,而之所以会开始接触书法,她说:“以前当歌星为了唱英文歌,会苦练英文发音。”后来她觉得,自己是华裔,为什么还没把自己的语言文化学好,就去苦练其他人的语言?“没想到我在书法的第一堂课上,光写‘一’这个字,就花了我一个半小时,我当时严重怀自己是不是做错了决定。”

开始学习书法后,陈秋霞慢慢累积了许多作品,作品除了心情写照外,部分也与信仰有关。她表示,“我是基督徒,但是也尊重其他的信仰,作品中有时也会有心经。”

随即她说,倘若自己年轻二十年,想要尝试画漫画。“画老虎画上瘾了。”她打趣说道。

推荐

除了书法,她亦致力于中华文化推扩教育。“我在香港长大,从来不会觉得接触中文是一件很难的事,但马来西亚华人不到四分之一,九年国教又没有中文,我就下定决心,我的孩子一定要学中文。”

陈秋霞创办贤情学堂,让中学生和退休人士学中文,疫情前,更每年在百盛百货公司设专栏让中学生组团义卖春联。今时今日的陈秋霞,无论是名气、地位、人际网和影响力都相当高,然而在访问结束前问她,目前是否有最想完成的事情?“我希望有朝一日马来西亚人有机会成为中国书法家协会的一员,让我们的作品获得认可。”

潘斯里陈秋霞为慈善献出自己的创作,获得热烈支持。

专访:裴宣

视频/照片:《南洋商报》提供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0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