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死亡咖啡馆|好好谈死不留遗憾

死亡咖啡馆|好好谈死不留遗憾

‘死亡’是一个让人最忌讳的话题,尤其对老人家,都是避而不谈的。可是如果有人举办专聊‘死亡话题’的活动,你会参加吗?

在台湾,这个名为《死亡咖啡馆》的活动,已经 办了超过700场,参加者多数是乐龄人士,大家都在‘热烈’讨论身后事及对死亡的想法,就像在咖啡店闲聊家常那样的自在。

“我不要急救啦,我都跟儿女说好了,不要急救,连插管都不要”、“我想要树葬,回归自然最好,仪式也是简单办办就好,不要死了还麻烦别人”,一群长辈们聚在一起热络聊天,但聊的内容,都和自己的死亡有关,他们态度轻松又带点欢乐,好像是在菜市场讨论菜价一样,“我不觉得这会触霉头啊!你觉得会吗?这是人生必经之路嘛,怕也是要走啊。”

长辈们开心聊天,但聊的居然是社会最忌讳的死亡议题。

《死亡咖啡馆》,听起来这么不吉利的名字,活动却从2014年就开始举办,至今已超过700场。活动创办人是郭慧娟,身兼内政部现代国民丧礼编撰委员、殡丧业礼仪师证照考试教科书编撰,和台湾殡丧业资讯网的总编辑,被称为台湾的‘礼俗女王’,看尽生死,才发现大家活着时充满遗憾,很大原因就是不敢面对死亡。

 “我们常常聚在一起喝咖啡聊是非,但为什么不能好好聊死亡呢?这不是每个人都会遇到的事吗?”

好好谈论死亡 是为了不留遗憾

郭慧娟在攻读生死学系时就一直在想,为什么这项每个人都要遇到的议题,在教育和成长过程里却是探讨得少之又少,“原来我们的文化养成了很多人逃避的心态,觉得不吉利就不要去碰,最后才发现原来平安都是假象,并且形成一种代代相传的恶性循环,大家遇到时心里的冲击就更大。”

谈论死亡,听起来好像很触霉头、很可怕,但这几年活动聚办下来,总是充满温馨和疗癒,“甚至还有小学邀请我们去举办活动呢。”对郭慧娟来说,真诚面对死亡,是为了不留遗憾,“我们能从容交代身后事,包括财产分配,这些都可以好好讲,更重要的,是和心爱的人道歉、道谢、道爱、道别。”

原来愿意谈论死亡 是一种爱的方式

和家人谈死亡,原来是一种爱的表现,也是爱的礼物,“如果有天我们真的走了,家人就不会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做而不知所措,尤其是最后的医疗决定,要不要插管?要不要急救?这些往往都成为家属最大难题,甚至有不少人因此争吵不休、互相指责,如果先谈好了,是不是就不用把这种生死难题留给亲爱的家人了呢?”

“我自己的父亲也曾经在还健康的时候,就和大家说自己的骨灰想要怎么处理,结果才刚开口,就被我弟弟打断,说爸爸你还这么健康,为什么要谈这个呢?我其实就观察到,爸爸好像很多话想讲,但他的嘴巴就被塞住了。”爸爸究竟想说什么?郭慧娟一直好想知道,于是自己找了机会和爸爸聊。

这一聊,就是一个半小时,“他告诉我很多,比如说他的丧礼想怎么办?他的医疗要怎么做,而且他不只告诉我答案,他也会和我分享原因,像是他骨灰想要用洒的,因此他觉得他的个性很潇洒、喜欢自在,然后我就觉得我更了解他,关系也更亲密。”当死亡都可以谈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呢?“对我来说,我觉得那是生命的探索,让我和爸爸有更深层的生命交流。”

《死亡咖啡馆创办人》郭慧娟也曾在父亲生前好好聊死亡议题,让她更明白父亲心意,不留遗憾。

唯有面对死亡 才能走出恐惧阴影

不少人带着失去亲人的悲痛来参加活动的,他们想要找到走出来的办法,“我记得有位女士分享,她爸爸过世前每天都要通电话,但爸爸过世后,她还是很习惯拨打爸爸的电话,她家人就觉得她这样很病态,所以她就不敢打了,还得到忧郁症。”

但来到死亡咖啡馆的活动,这位女士把心中的悲痛说出来,也发现,原来在场很多人也有类似的遗憾,大家对于失去亲人的痛都是一样的,所以她慢慢释怀,也从其他人的生命故事中得到安慰。

还有一位在教堂工作的小姐,她分享她曾经最怕的服务工作内容就是去盖棺,但那场活动的最后,她分享说,她以后乐意去做这样的工作了,因为她已经知道自己恐惧的点是什么了。

更让郭慧娟印象深刻的,还有一位是安宁病房的志工,这位志工也曾在对面自己母亲生重病时决定是否要插管,当时她判断,插管是个必要的治疗,结果却让母亲这5年来一直卧床,她这些年就承受很大压力,因为很多亲友会认为说,她自己就是安宁病房的志工,为什么还选择帮母亲插管?

她也说这些年她过得很辛苦,因为她必须默默承担这个决定的后果,面对生死关头,任何决定都很困难,尤其面对亲人更是困难,到底救了对亲人是好还是不好?“所以她很后悔,后悔没在妈妈还健康时好好和她讨论这些,这样就可以避免很多家人之间的咎责,以及自己的不知所措。”

推荐

“走进死亡咖啡馆的活动,大家才发现死亡真的不可怕,而有些人没有机会谈死、 有些人是想讲但没有适合的对象,更多人是面对死亡有太多负面情绪,但来这里,终于可以讲出来、抒发心情,甚至和别人交流间,发现这也是一种生命学习的过程,也是个不留遗憾的生命态度。”

长照的最后一哩路─不想受折磨 更要好好谈死

长照(长期照顾)已经是近年棘手议题,从金钱、人力、照顾方式有不少问题,无疑是社会一大考验,尤其死亡又是长照最终站,每一个人一定都得面对,如果我们不谈,我们可能就不会了解病主法的精神是什么?安宁疗护是什么?这都跟我们死前最后一哩路有关,我们却都一知半解。

加上很多时候疾病是变化多端的,当面对生死两难抉择,要不要急救?维生仪器要不要撤掉时,不只家属纠结,医护人员也承受很大压力,“所以最重要的,就是前端好好谈论死亡。”

而且在长照里,大家最害怕或许不是死亡,而是‘不得好死’,可能要长时间受折磨、长期卧床、反复急救治疗、插管、气切……等,“但其实这些事,只要我们肯正向面对死亡,和家人好好谈,并愿意预立医疗决定,是可以说清楚讲明白的。既然不想受折磨,那最后一哩路的医疗决定,更要好好讨论。”

这就是我们谈论死亡的目的,不留遗憾,也除去焦虑。

资料来源/三立新闻网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0
喜欢
0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