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宽待自己

宽待自己

我2011年决定到丹麦念书,当时我压根儿没想到学习丹麦语会是如此折磨人。在大学的第一年,我除了在大学上课,也要到语言学校学丹麦语,一周16个小时。刚开始的时候我不算是班上(我们在大学都是念同一个课程——教育)最年长的学生,后来那个德国人退学(我们那个学年的退学率几乎有40巴仙),我就登上冠军宝座。其他的同学大概是18-20岁左右。我的丹麦语老师常常在班上夸奖我,说我是一个认真学习的人,也是第一个在第一堂课就坚持说丹麦语的。

以32岁高龄学一种完全陌生的语言,我遇上好多挫折。学习丹麦语的第一年,我一个星期至少都要哭上三次。丹麦语很难学的其中一个原因,是字面上看到的与读音差很多。很多发音对我来说都是高挑战,大多数要重复练习无数次,还有一些到现在都还是不容易记得。我记得“radio”这个的ra音一直没有发对,学丹麦语一年后才会的。会那么清楚记得这件事,是因为当时我在青年中心教中文,这个发音是学生教会我的。

我是出席率最高的学生,也是唯一一个每次都把功课做好的人。我的老师知道我对自己的期望,也知道我常常痛哭,她们常常叮嘱我对自己宽容一些,功课只要做一半就好了。她们的赞许我从来都没有放在心上,只觉得不论如何,我就是班上最蠢的学生,于是继续严厉自我要求,以至于很多年以后,每每提起这一段日子,总后悔当初我没有好好安慰、鼓励自己脆弱的心灵。

今年是我在丹麦的第九年,语言上的挫折从没有间断,而我也知道类似的挫折不会停止,可现在的我已经学会宽待自己,而不是苛刻。

推荐

有人总觉得在国外生活总是美好的,美好当然有很多,可是挫折与挑战也是不少的。我很少与别人仔细说起这些挫折与我的眼泪,因为总觉得这是很多人不太能理解的心情。坚强与固执的我会好好,因为这是我的选择。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0
喜欢
1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0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