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家在异乡】嫁给爱情

【家在异乡】嫁给爱情

很多年前有个前辈问过我‘爱情和面包’的问题。那年我22岁,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爱情。前辈当时跟我说:“没有面包的爱情,最后是不会开心的”,这句对我看似走心的劝告,其实我知道也是一份她对现实的无奈。

不过谁又曾猜想,胆小又没远见、连世界地图都还没有搞清楚的人,在29岁那时真的嫁给了爱情,而且还需要漂洋过海才遇到。

德国的冬雪。

一切回到我25岁那年,我正在地球的南端——纽西兰打工度假。

那段离开马来西亚的日子,说长不长,但是在外历练一下总是好的,顺便扩展了视野,改变了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一个人在外头打拼的日子,也尝到了自由的甜头,胆子越变越大,那时候的我对未来充满期待、对世界充满好奇,对自由更是崇尚。

就在快离开纽西兰的最后一个月,我入住了一个背包客旅店,还成为了这里的短期员工,也就在这里,我遇见了未来的德籍老公——我的同事。记得那时的他留着一头刚好及肩的长卷发,看起来有点不羁,也有点邋遢,但是他很健谈、有主见,是一个一点傲气都没有的外国人,且平易近人。我们一开始的交集没有很多,直到结束了纽西兰之后,我俩在东南亚继续了背包旅行,然后在马来西亚、柬埔寨和老挝再度相遇。

在再度相遇的日子里面我又见到了他独立自主的另一面,跟在纽西兰打工的他有点不一样,他变得更自信、更积极、更有魅力了。

他回德国后,我的一年背包客生活也跟着落幕了,很快就在吉隆坡回归了上班族的生活,而他也在德国找到了新的目标——继续升学。虽然分隔两地,但是我们依然每天都保持联系,也慢慢地展开了异地恋。

有一天晚上,他给我发来了一张来自他家乡的冬天照片,还跟我述说了关于德国的白色圣诞。那一刻,我突然很憧憬欧洲的圣诞节,很想马上飞过去德国!没有犹豫很久,我就给自己买了一张来回德国的飞机票。第一次踏入德国这片土地的那天,正是2014年的平安夜,他带着花束来到机场接机。两个异地恋的恋人终于相见了,也确定了这一趟,不是梦。

推荐

两年多后我们结束了不停往返马来西亚和德国的日子,很快就进入婚姻生活,在德国定居。我展开了在德语班里打滚的日子,那时的德国老公还是个穷大学生。我和他两人就住在东德的一个偏僻小镇里,他念大学的日子,我也在念我的德语,偶尔他会来接我下课,二人世界一直维持到今天,现在我们还在同一个公司上班呢!

转眼又冬天了,还记得第一次踏入德国这片土地时,已是七年前的事,那个2014年的平安夜。今年我33岁了,好想跟前辈说,我依然相信爱情……希望未来,我依然拥有爱情。

■刊登于:第723期《风采》(2022年1月刊)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10
高兴
1
喜欢
0
一般
2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