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夫妻守孤岛32年 两人一岛没水没电没人

夫妻守孤岛32年 两人一岛没水没电没人

这里有两个问题:

如果让你在一个没淡水、没电,还与四周隔绝的孤岛上生活,你能坚持多久呢?

如果你的丈夫必须去这样的地方生活,身为妻子,你愿意跟随吗?

这里说的不是‘度假’,而是守岛生活,没有归期。

在中国的东部地区就有一个这样的小岛,名叫‘开山岛’,它的面积只有0.013平方公里,可位置却十分重要。

1986年3月,江苏省军区发布指令,要在开山岛上设立民兵哨所,因为它是黄海的前哨,更是日军侵占灌河南岸的突破口。

此决定一出,就意味着将有人与世隔绝前去守岛。

民哨所成立后,灌云县人民武装部先后派去了10几位守岛人,但坚持最长的只有13天,有些人甚至当天就跟着船只返回陆地了。

无奈之下,灌云县人民武装部部长王长杰找到了王继才。王继才知道,如果他去了将会跟妻女聚少离多,可他还是摆摆手应了下来。

家人和邻居都很不理解他的做法,直到多年后他们在王继才妻子王仕花口中才得知他为何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1/一人一岛

7月14日上午8点,王继才独自一人带着衣物、干粮来到了开山岛上。

27岁的他有着一米八的大高子,在来之前他就做好了心理准备,立志成为一代英雄。可当他真正踏入这片领域时,才发现自己想的还是太简单了。

这个岛上没淡水、没电、没居民,唯一有点生活气息的就是那一排排破旧不堪的营房。放眼望去,周围只有陡峭的礁石和一望无际的海岸线。

当天晚上,王继才摸着黑往营房走去,不小心被一块石头绊倒摔破了头,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再加上海风呼啸的声音,第一次让他感到了恐慌。

来开山岛之前,王长杰给他带了6条烟和30瓶酒,王继才平日里从不沾这些,如今却也加入了‘酒壮怂人胆’的队伍。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又突然下起了暴雨,岛上的水蛇、蚊子、蛤蟆全都冒了出来。王继才只好关上门,靠着带来的干粮在屋里度过了4天,等太阳出来后,那些‘牛马蛇神’才散去。

即便环境如此恶劣,他也从未想过下岛,就在他的身体逐渐适应岛上的生活时,突如其来的孤独感才是最让他感到绝望的东西。

距离开山岛最近的海岸有9.2公里,行船的话大概需要一个多小时,除此之外,方圆几里很少能看见人烟。

有时候王继才就盼着海岸线上出现一艘船,即便没有交流,也可以当个寄托,偶尔想得多了还会出现幻觉。

细细想来,他来岛上工作已经22天了,每天都在重复着几件事,写日记、辨船只、挖坑道,也没人跟他说话,日子好像一眼就望到了头。

王继才经常坐到他最喜欢的那块礁石上眺望远方,往前看,是国家往外延伸的沿海,往后看,便是家。

或许远处的妻子也感受到了这份思念,8月30日,王仕花在营里同志的陪同下来到了开山岛。

她给丈夫带来了日用品,还有几只小狗,好让他有个伴。可当她一看到丈夫时,眼睛瞬间就朦胧了。

眼前这个男人胡子拉碴,头发蓬乱,身上到处都是被蚊虫叮咬的疤痕,皮肤也黝黑黝黑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个‘野人’,而此时距离王继才来岛上才仅仅过去了48天而已。

那天,王仕花用剪子给他剪了头发,帮他洗了个热水澡。“这岛上太苦了,你跟我回去吧,孩子天天找爸爸要抱抱。”

王继才深知亏欠他们太多,可肩上的任务实在让他脱不开身。“大家都知道守岛难,可我不去守,又有谁来守呢?如果王长杰找到下个守岛人,我就离开”。

王仕花知道拗不过他,短暂相聚后就下岛了,谁知3天后她竟拉着行李箱回来了:“我辞去了教师工作,告诉孩子们去守岛了,我决定在这里陪着你。”

从此,夫妻俩以岛为家,盼着离开,又逐渐接受了现实。

2/夫妻守岛

刚来岛上时,王仕花有些不太适应,尤其到了晚上听见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时都会惊醒。王继才每次都会抱紧她,心疼地说道:“别怕,有我在呢。”夫妻俩就这样在彼此的依偎下度过了一天又一天。

他们一起巡逻,一起劳动,原本杂草丛生的小岛开始变得整洁有序,还多了几棵树和几处花丛。

一段时间过后,王仕花逐渐适应了,她还学会了写日记、挖坑道。当王继才需要下岛汇报工作时,她也能做到独自一人守住这片孤岛。

这期间,夫妻二人多次询问王长杰有没有找到来倒班的守岛人,可结果始终如一,没有一个人愿意来到这里。

最终的结果他们早有所料,没有几个人能熬过这番孤独与困苦。

可谁又不想回家呢?王继才和王仕花得知答案后有些失望,但失望过后又觉得是上天的安排,再说了,他们也早就对开山岛产生了感情。

既然如此,王继才便决定誓死守护开山岛,这一守就是32年。

3/岛上产子

1987年7月,王仕花临产,王继才原本打算月初时把她送回陆上待产,但那时正好赶上休渔期,周围很少有渔船经过。再加上海风呼啸了好几日,外部也没有船敢在这时出海。

7月19日,王继才正急得团团转时,王仕花却生了。他根据电话那头医生的描述,洗剪子、用酒消毒、剪脐带。随着一阵婴儿的啼哭声,夫妻二人落下了眼泪。

王继才把孩子抱到王仕花面前,说道:“是个儿子,我没什么文化,你给他取个名字吧。”

王仕花给孩子取名为志国,她说:“希望儿子长大和他爸一样,心里有国家。”

有了儿子后,王继才不忍心让孩子跟着他在岛上生活,于是再次鼓起勇气决定向上级递交下岛申请。

可惜的是,当他找到部长王长杰时,他已经病入膏肓了。“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开山岛,这几年辛苦你了,继才。”

看着虚弱的老人家,王继才把所有想说的话又咽了回去,他决定不辜负王长杰,履行最初的约定:誓死守卫开山岛。

但一个现实问题也摆在眼前,岛上每年工资为3700元,建塔后虽然又加了2000元,可还是不够日常开销。而且现在还有了儿子,这对一家人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平日里夫妻俩的衣服破了缝,缝了破,干活干得满手龟裂也舍不得花8块钱买一瓶护手霜。

这么多年来,即使困难再大王继才夫妻都没想过投机取巧,他们的一片赤诚之心,感动了数以万计之人。

推荐

由于长期在岛上工作,夫妻俩的身体都不好,王继才还患上了风湿病。而且连女儿结婚、老人去世这样的重要场合两人都没机会参与。

女儿结婚时,连件像样的嫁妆都没有。按理说,婚礼上父亲应该牵着女儿的手送到新郎手里,可王继才的女儿只能独自走红毯。

那天女儿哭了很久,一直望向礼堂的大门,等到婚礼结束也没等到最想见的人。

老人去世时,托人告知王继才:“不要自责,我们都理解你,只有守好岛才能守好国,家才能得以安稳”。

儿子王志国研究生毕业后,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他拒绝了企业的高薪聘请,转身投入到了军营,成为了南京边防检查站的一名军官。

2018年,他被派到海警部队,继续守护着国家的岛屿。这些事情全部化作了王继才前进的动力和泪水。

4/一生守护

2018年7月27日,王仕花下岛去治疗股骨头坏死。当天夜里,王继才眺望着远方,突然心脏病发作。

由于错过了最佳抢救时机,他不幸逝世,享年58岁。

王继才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依然坚守在岗位上,他完成了当初誓死守岛的誓言。

从他来到开山岛到最后离开的这一阶段里,王仕花带来的狗狗也有的老死了,有的生下了幼崽,它们就像生与死的轮回,在这个岛上化成了最美的风景。

7月30日,王继才的告别仪式在灌云县殡仪馆举行,当天有很多干部和来自五湖四海的朋友都前来送了他最后一程。

王仕花扶着丈夫的棺材哭了好久:“你用一生守护的岛,我会替你延续下去。”对王仕花来说,守岛这件事也早已成为了自己的使命。

王继才走后没多久,王仕花就写了份‘替夫继续守岛申请’,在子女的帮助下,递交给了上级干部。

县里考虑到她的身体情况和年龄后,决定聘用她为开山岛哨兵所所长。当天下午,她和子女回到了岛上,脑海里全都是和丈夫一起守岛的点点滴滴。

她还是像往常一样,巡岛、写日记、挖坑道,除此之外,她还被邀请去各地演讲,将王继才守岛的故事传承了下去。

在她的努力下,后来有十几名民兵申请前来守岛,由于人数较多,党委决定采用10-15天的轮班制。

现在岛上有淡水、有电,营房也得到了很好的改造。

值得一提的是,1986年9月下旬的一天,王继才的父亲托人给他送来了一样东西。里面有一张国旗和一张小纸条,上面写道:“守岛就像守阵地一样,要有信念,人在旗在!”

从那之后,夫妻俩每天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升国旗,在守岛的32年里,他们总共进行了11000多次升旗仪式。

那一抹中国红,正是他们心中的信念。

资料来源/网络

【免责声明】

《风采》网站欢迎读者/网民留言,创造友好交流空间;唯网民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宗教隔阂、诽谤造谣、网络霸凌等煽动性留言。

What's Your Reaction?
极品
0
高兴
1
喜欢
2
一般
0
无聊
0

Copyright © 2021 LIFE MAGAZINES. All rights reserved.

Scroll To Top